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27 AV女星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8:53

师兄终于等到回过身来,他的目光在我身上迟疑了一下,又转而小空,“她也可以留下的。”“听见了吗?我也可以留下的。我可能会成了你因为未来的大嫂哦,来,让我们朋友相处一下吧。”小空兴高采烈的。我的心却沉了一直这样,再次档住她的紧紧拥抱我的举动,“那就以后可能会是一家人,拜托了你就“听到了吗?我可以留下。我可能成为你未来的大嫂哦,来,让我们相处一下吧。”小空兴高采烈的。。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27 AV女星》精选

师兄终于回过身来,他的目光在我身上停顿了一下,又转向小空,“她可以留下。”

“听到了吗?我可以留下。我可能成为你未来的大嫂哦,来,让我们相处一下吧。”小空兴高采烈的。

我的心却沉了下去,再度挡住她的拥抱我的举动,“既然以后可能是一家人,拜托你就不要装了,我不吃你那套的。而且你这样总是插嘴,我没办法把话完整说完。”

为什么?三年来发生了什么事?师兄一向与人不亲近,就算是对师傅和我们几个师兄弟姐妹,他也不很热情。就算他喜欢过我,那喜欢也是如此矜持,淡淡柔柔,让人回忆起来,似乎都抓不住那种感觉。

现在,为什么会这样?

小空无辜地眨眨美丽的大眼睛,慢慢沉静了下来。看,露出本色,做温柔精明的女人多好,冒充什么天真直率的千人斩少女?夸张、自大、恶心!

不过既然我师兄说小空可以留下,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把最近发生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只是隐去了我和刘易斯来往、以及与里昂亲王争斗的细节。

听我叙述的时候,我师兄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看起来像是神游物外似的,但我知道,这正是他极认真聆听时的模样。

“劫走那颗宝石的人是你吗?”说完,我直截了当地问。

我师兄还没说话,小空先叹一口气道,“怎么办呢,被人发现了。”

果然是师兄!

我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总之是乱得没着没落的。师兄为什么这样做?他是为谁干的?他失踪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连串的问题,但我都没问出来,只除了一个。

“是为豪斯会长做的吗?”

白影一闪,小空突然对我出手,而且是凌厉的杀招。

我没有提防,别说反击了,连抵挡也做不到。其实就算我能,我也不会。见了师兄现在的情况,我突然有些自暴自弃之感。我到底要看看师兄管不管我,会不会让他的女人对我痛下杀手!如果他不顾念我们之间曾经那似有似无的感情,以及十几年的同门之谊,就让我死了吧!

嘭!

沙发翻倒了,撞倒了茶几,因为地上铺着厚厚的纯羊毛地毯,发出的声音很闷。小空四爪朝天,我师兄单膝跪在她身边,一只手直掐住她的喉咙。

“你为了她打我!”小空很生气,眼泪汪汪的,我见犹怜。

“为了她,我谁都会打。”师兄貌似漫不经心,但实际上却极认真地说。

我的心瞬间揪紧,狂喜、甜蜜、得意掺杂在一起,觉得真就这么死了,为着他这一句话也值得,可惜他下面的话马上又让我冷了下来。

“她是我师妹,小丁是我师弟。所以为了小丁,让我杀人也没关系。而且,假如我知道这件事会牵连到他们,我绝对不会出手。”

“你先放开我。”小空哀求,咳嗽了两声,可见我师兄的手劲儿不小,“我也是为了我们,你该知道雇主身份不能被人知道,如果泄露,必须要杀掉知情人。这是我们这一行的规矩!”

这一行?!

“这桩买卖你是接的,你事先没有调查清楚吗?”师兄问,声音突然寒冷如冰。

小空吐出了舌头,两手紧扳着师兄的手臂,哀求道,“你放开一点……我透……透不过气。”

我眼见要出人命,连忙上前拉开师兄。可我知道,师兄真的生气了。他绝少生气,他的情绪就像冬日的阳光,明朗,却总是懒洋洋的,变化不大,但这次不同,他突然变得可怕,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他不像小丙,他心里始终总顾念着旧日的情份,不管他现在陷入了什么泥潭之中。

“我们需要钱,他出的价很高。”小空爬起来,哭得梨花带雨。

师兄沉默了。

他要钱是为了还赌债吗?可为什么他又要赌呢?我不相信他无缘无故会转变得这么剧烈,虽然学坏很容易,但也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算了,我们谈小丁的事吧,再不能耽误了。”压得人透不气的沉默中,我打圆场。虽然我也想知道师兄到底在干什么,但我不愿意让他为难、尴尬。他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对我说。我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也就会知道。

学道这么多年,莫强求三个字还是懂的。所以,当年我放开他的手。

“我发现我师妹有难,让你救援,你却故意拖到最后,以为我不知道?”师兄没理我,继续说。

“对不起,我妒忌了。”小空突然跪伏于地,请罪道,“请你原谅我。自从我们来到这里,你就一直关注她。我爱你,不可能没有反应。可是我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

小空说着突然站起来,开始脱衣服。

我这个惊吓。难道她要当着我的面和我师兄上床,以色情赔罪?虽说我看过威廉十六的真人五P大战了,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我暗恋明恋了很多年的,我怎么受得了?

而在我还目瞪口呆的时候,小空已经脱光了衣服,重新趴伏在地。原来她是在做传说中的裸体跪拜求饶,不得不说这方法很变态。

我愕然看着师兄,没想到他根本无动于衷。这令我突然感到奇怪,就算老夫老妻,以小空的完美身姿和肌肤,是男人就不会没有反应,何况他们在一起顶多两三年,应该还在热情期吧?

可是师兄这反应……他们真的有关系吗?我很怀疑。而且看小空的态度,甚至有些惧怕师兄似的。而我师兄,平时也不是喜欢追究的人,他若恼了一个人,就绝不理他,说这么多话质问是不可能的。

那么,他是心乱了。因为小丁,因为我,或者还小丙,他宛若无波秋水样的心,乱了。

我要帮他,让他静心,于是我说,“师兄,当前最重要的,我认为是取回宝石,把小丁救回来。你忘记了吗?你的那个秘术……”我没有说得太直接,毕竟那个日本女人还在场。

师兄呆了一呆,垂下了眼睛,我知道他这是在思考,所以没有出声打扰。

旁边,小空也不说话,可恶的是也没穿上衣服,看我不能理解的目光,她很自然、很骄傲地一笑,“人的身体是最美丽的,何况我这样完美的身材呢?”

“你学美术的?”我问。小空气质优雅,可行为癫狂,所以我做出这样的判断。

“不是。”

“你是天体主义者?”

“不是。”

“那你……”

“遇到你师兄前,我是职业演员。”她很认真的说,“我的名气曾经很大。”

“大作是?”

“看你的样子还没开窍,不可能看过。”她轻描淡写地说,“除非你看AV。”

天哪,师兄搞上了一个AV女星!

我崩溃。

“那颗宝石已经交到了豪斯会长的手里。”在我为小空的身份而震惊的时候,师兄突然插嘴,“我不知那宝石的具体作用,但显然它还没有被利用,正被豪斯会长收藏着。或许,他是在寻求更大的利益。”

“我查过他家,没有。”我说。

“不在他家,在他的办公室。”师兄很肯定。

“我去偷。”我转身要走,师兄却拉住了我。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一时没有放开我手。

“那地方你进不去。”师兄皱紧了眉头,“他的办公室有一处法阵,西方称之为魔法屋,是不知哪两个东西方高人在几百年前共同设立的,假如你读一下猎人手册就会知道。曾经,有无数吸血鬼想攻打那个地方,但都没有成功过。”

“这么厉害?我们东方法术也不行吗?”我惭愧,我从没读过猎人手册,都不知扔哪里去了。假如这回小丁能平安救出,我会找出来,好好学习一下。

“因为好奇,我上回探过。我料想,当初参与设计这个魔法屋的两位前辈非常强大,我破不了他们设立的禁制。”师兄又垂下头,半晌才抬起道,“不过那个魔法屋的禁制像是一层层的大门,一道东方,一道西方,自动开启和关闭口诀据说已经失传了,后来的历任会长进进出出,都要逐层打开或者关闭,耗时大约在两小多小时,所以会长们真正办公的地方是在别一处。魔法屋,应该只是一种权威的象征,并且存放贵重的东西。”

“比如……那颗宝石对吗?”我心头一亮,突然明白师兄要怎么做了。

那颗宝石如此重要,豪斯会长必定格外紧张小心,也必定会存放在魔法屋里。假如我们放出消息,说宝石已经被偷,他就算觉得不可能,以他深沉谨慎的个性来说,也会打开魔法屋,进去看看才能放心。这时,如果我们突袭,应该比较容易得手。

不过,那么老谋深算的人,在进入魔法屋前,必定会派很多看门狗吧?我们只有两个人,就算师兄特别强大,可我特别废柴啊。这样彼此搭档起来,就算能赢,也不可能速战速决。而时间拖得越久,我们离失败越近。

小丙和小空是不安定因素,不能算在我方力量中。

“调虎离山。”我想了想,突然记起电子病历上的事,几乎与师兄同时说出这条妙计。

………………………………

………………………………

明天本应该是单更,后天双更。

但因为后天有事,(平安夜嘛)反而明天比较有闲,所以调换一下。

明天双更(中午十二点,晚上八点)。后天单更。

谢谢大家的各种票票支持。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