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28 黑吃黑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8:53

豪斯会长除了将近三个月的生命。宝石到了他手,他却秘而不宣。他找寻的执行任务者是做为替罪羊的我,在交代任务时并也没对我表明宝石的最重要的性。第二位是有把柄在他手中的小丙,但是小丙做过什么可怕的的事还严禁而知。第三位恰恰我的师兄,强悍、理智、难以捉摸不透宝石到了他手,他却密而不宣。。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28 黑吃黑》精选

豪斯会长还有不到三个月的生命。

宝石到了他手,他却密而不宣。

他寻找的执行任务者是身为替罪羊的我,在交待任务时并没有对我说明宝石的重要性。第二位是有把柄在他手中的小丙,虽然小丙做过什么可怕的事还不得而知。第三位正是我的师兄,强大、冷静、捉摸不透,重要的是赌债缠身。

以他长老会会长的身份,想调动我和小丙不是难事,但他又是怎么找到我师兄的呢?我师兄真的只是个行尸走肉的烂赌仔了吗?他有没有更深的秘密,有没有更神秘的身份,有没有肩负着更大的使命?

我觉得命运像一只无所不在的手,用三年的时间布下一个局,或者在很早的时候,它就设下了一个迷宫,只等着我们一一踏进去。现在我什么也理不清,更找不到出口!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句话到现在我才深刻的体会到了。

就好比豪斯会长,我断定他设下连环计不是为公,而是为了一己私利。在吸血鬼与猎人的世界里,他已经是顶级的存在,可以说能操控一切,只除了……他的生命。

表面上看,他很平静,甚至没有令人看出一丝病态,但越是这样的人,越是对生命充满了渴求,不是吗?否则,他也不会理智沉着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兵行险招,而且用了极其卑鄙的手段,这对他自诩为公正仁慈的原则也是一种挑战吧?

什么让豪斯会长如此?唯有生命!对生的强烈渴望。他想活下去!

那宝石的作用正是这样的吗?那为什么,它对不死之身的血族中人也一样重要?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心底有一个罪恶的萌芽,悄悄钻出了我的心田,令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很可怕的可能。假如豪斯会长真这么想,说不清他是愚蠢还是聪明,只能说相当的……贪婪。

以此为基础,我和师兄制定了如下计策:我们放出消息,说血族得到了那颗宝石,并在谎言的细节上下了功夫,务必勾得豪斯会长心中起疑。然后师兄隐身,日夜蹲守在长老会会长办公室外,发现豪斯会长进入魔法屋,验证宝石是否还在后,就立即通知我。

而我在另一地,黑布蒙面,用枪顶着豪斯会长主治医师的头,让医生照一张纸念台词。其主要意思就是,豪斯会长的病情有变化,之前的检查出现了小小的失误,在某个时间段内赶到医院用药,他就有继续活着的可能。否则可能会因为延误而来不及,十万火急,就是这么巧合,就是这么紧迫。

这个时间限制,会让豪斯会长来不及重新花费两个多钟头重新布置层层的法术大门。他可能犹豫,可能会怀疑有人设计他,但我们赌的,就是他对活着的渴望大于一切,能令他再次铤而走险,扔下全部的责任,第一赶时间跑到医院去。

那时,魔法屋的防护是最脆弱的,虽然也非普通人可以攻入,但以我师兄强大的道法修为来讲就不成问题。而行动会定在白天,豪斯会长应该相对放心,因为他会认为他的敌人是只能夜行的吸血鬼,却并不知道是人类。

可是白天,强大的血族成员们怎么会出现?我们甚至考虑到他把宝石随身携带要怎么办?

“他虽然职位高,但法术能力并不强,所以他不敢把那么重要的宝石带在身上。”师兄说,“我认为那宝石并不能保住他的生命,只是一个筹码,去跟别人换取生命的筹码。假如他能活下去,筹码的重要度就降低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能舍下魔法屋及里面的东西,先赶到医院再说。”我点点头,“那小空怎么办?虽然咱们是密议,但提防不了她私下跟着坏事。”

“给她找事做,让她盯着小丙。”师兄想也不想,“她们去互相折腾,我们才能清静。”

我莞尔。

师兄从前就是这样,对不喜欢的事总是会想办法调开。说起来这有一点小小狡猾,不过很可爱。

“血族那边不会捣乱吧?”他问。

我脑海里浮现出刘易斯的样子,然后渐渐淡去,被里昂的模样强力挤走,令我忽生烦躁。

“不会的。其实是里昂亲王找上的我,可能是知道他们攻不进魔法屋,所以必须利用别人。”我叹了口气,很明白一定是里昂调查清楚了我与小丁、以及小丙、师兄间的关系,并且看出豪斯会长行动的一丝端倪,于是以小丁为人质,逼我做出这么多事来。

吸血鬼,是高智商动物,长长的生命令他们智慧,当然也有变得更愚蠢的。但普遍来说,他们的个人能力强于人类,所以尽管他们昼伏夜出,但并不妨碍他们完美的调查能力。不过这笔帐,我早晚让里昂那个大混蛋还出来!

“是我连累了你。”师兄忽然说,虽然神色间还是淡淡的,但我知道他有多么愧疚。这让我很欣慰,因为不管他这三年里做了什么,以后有什么打算,身上有没有背负秘密,他仍然没有像小丙那样断绝我们彼此想连的心脉,没有忘情绝意。

想想我真可怜哪,只要这样,其实我就满足了,从没想过再要更多的东西。只要这一点点,就成为了足够我活下去的食粮。

“不,是我连累了小丁。”我摇头,“不过,这时候自责和责任他人都没有了意义。事情已然出了,想办法解决他是正途。”

“没错。”师兄说,“但我要提醒你一件事,就算豪斯会长百分之九十九不会带宝石在身上,我们还是要提防那百分之一。因为,那颗宝石在白天的时候,人类肉眼看不到。”

我一惊,随即恍然大悟。

怪不得偷袭威廉十六的时候没有派我在白天进行,毕竟那时候吸血鬼们正在睡觉,就算醒着,也是力量虚弱的时候。当时我还纳闷来着,原来所有的安排都是围绕那颗宝石进行的。

“那怎么办?”我问。

师兄递给我一副墨镜,“这是豪斯会长当时给我的,怕我行动时天色亮了,不好进行。”

“那你怎么办?”

“只有一面镜片是特殊的。”师兄又拿出一副自己戴上,“我拆开了重做的。”

我看着他,胸口顿时涌起一片温柔心意,因为我们小时候常常玩左眼右眼的游戏,各蒙上一只眼,两个人的脸贴在一起,我用右眼,他用左眼,好像这样才是一对儿。

“师兄……”我忍不住呼唤他。

他低头望着我,眼神像静谧夜晚的明月,看似无动于衷,但那冷冷的清辉却遍照着我的身体、我的心灵的每一个角落。

“小乙,你要学会放下。”他轻声说。

我觉得他想吻我,可是他没有,就这么深深看到我瞳孔里,就像他离开的那夜一样,好像要把我永远印在他眼眸中,看得人心都软得没力气跳动。

“小丙……不要恨她。但是,也不要再信她。她已经彻底变了,或者说露出了本性,很危险,你离她远一点。答应我,这样我才能放心。”他一连串的说,我只能模模糊糊的点头。

我觉得他有魔力,能轻易让我失去自我意志,完全听从于他。

“救出小丁,我就带他回中国去。”我说。

他点点头,“这样最好。小丁太单纯,你虽然鬼主意很多,但心肠却太软。跟你说,这边的世界很不安稳,你和小丁不适合这边的残酷,回去好。”

“你呢?”

“我不知道。”他说,忽然流露出一丝悲伤。

那表情震碎了我的心,令我突然有勇气对他说:师兄我喜欢你,你答应我一定要回去。

“不能做到的事,我不能答应。”他说得冷酷,可意思却温柔。他不能给我一个空的期待,他希望我可以对一切放下,他希望我不痛苦。可是,我怎么做得到啊。

“那你可不可以,偶尔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写信,发电邮什么的?”

“对不起,小乙。”他摸摸我的头发。

话题,到此就结束了。

接下来就是行动,我很紧张,没想到却出乎预料的顺利。看起来,果然是好的战术不如好的人物性格分析啊,抓住人的弱点,往往是通向胜利的最快捷之路。当然我们详细的事前谋划也很重要,没有好的行动配合,只有理论也完全没用。

“接下来怎么办?”我看着眼前那颗看似普通的、夜明珠似的宝石。

戴着师兄给的特殊墨镜,捂上右眼时,桌子上空无一物。捂上左眼时,就能清楚地看到它就在那里。

“真神奇,这宝石到底有什么作用?”我好奇。

师兄摇摇头。

其实是我多嘴了,这种事不用问也知道,师兄是被雇来做事的,没必要告诉他太多内幕。不过,豪斯会长派我当替罪羊可以理解,但他为什么在派了小丙做任务,并且还成功之后,又派师兄做为第三方,暗中抢走宝石呢?

自己抢自己,什么路数?除非,得知他行动计划的另有其人,他是在黑吃黑。

那个人,又是谁?

…………………………………………

…………………………………………

呵呵,小空雷到大家了。

但人家没有特指谁哦,大家随便联想好了,恶搞无罪,联想有理。

今天的第二更,晚八点左右。

谢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