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32 逃出生天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8:56

我吓了一跳,“你把他怎么了?”“马小姐,您费心也不是过多了吗?他是我血族中人,是我的‘孩子’,生与死都和你毫无关系。”他突然变冷,目光从烧红的烙铁一瞬间变为了蓝色的冰块,“你说过,救回你的师弟,你便会回中国去,有生之年再也没有会会出现在这里。”我点我点头,“我虽然是女人,但说得出就会做得到。那不如我们提前道永别,省得一会儿忙乱,相斗一场却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离开。”。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32 逃出生天》精选

我吓了一跳,“你把他怎么了?”

“马小姐,您操心不是太多了吗?他是我血族中人,也是我的‘孩子’,生与死都和你无关。”他突然变冷,目光从烧红的烙铁瞬间变成了蓝色的冰块,“你说过,救回你的师弟,你就会回到中国去,有生之年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点头,“我虽然是女人,但说得出就会做得到。那不如我们提前道永别,省得一会儿忙乱,相斗一场却连个招呼也不打就离开。”

他站起来,如果我没看错,他的嘴唇似乎动了一下,喉咙处也动了一下,但沉默数秒后,他却终究没有说什么,经过我身边时才甩下话:“你会消失在所有人的记忆里,就像没存在过。人类的生命短暂,这是你们可怜又可悲的地方。”

“谁说这可悲?”我想起了豪斯会长,“永恒却厌倦才可悲。”

他的脚步停了停,最终还是消失在门外。

我耸耸肩,对这种人没什么同情,一颗心全系在小丁的身上。既然这个所谓的小书房没人打扰,我就专心致志的帮小丁按摩,表面上看应该还很悠然自得的,其实心里又痛又急,犹如架在火上烤一样,人家是度日如年,我是度秒如年。

师弟,师姐一定会救你的!我不断对自己和半死中的小丁起誓。

好不容易熬到快天亮,开特.凯撒和AARON来带我和小丁经暗道去交易。我穿行在曲折蜿蜒、有如迷宫的地下暗道中,感觉着那潮湿阴冷的气息,觉得这地方真是变态阴森,让人好似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宗教迫害的中世纪。

这让我不禁猜测,里昂为什么买下这样一个地方?那些交错纵横的暗道好像不是新开凿的,难道这座由粗糙的岩石建造起的、历经几百年暴烈海风吹打而不倒的建筑,死神监狱,在建成之初就备下这些秘密通道了吗?好奇怪的行为。

“马小姐,请您上船。”正东想西想以压抑紧张的心思,开特.凯撒身子一侧,让出路来。

我深吸一口气,拼命保持镇定,慢慢走出暗道口。

立即,一片水光迎面扑来。

那是生的气息,清新而生机勃勃,与我在月光情人中那压抑、温暖却又奢靡黑暗的感觉很不一样,令人精神为之一震。再看我师兄,也不知他打哪儿弄了一艘快艇,居然开进了哈德斯岛所属的私人海域,就泊在石头栈道的尽头。

我想快走几步,我想即刻带小丁上船,却被AARON拦住了。显然,他在等他亲爱的亲王殿下的指示。

我循着他的目光望去,见里昂站在另一艘快艇上,孤身一人站在操作台上,没带任何随从。到这个时候,我倒有几分佩服他了,因为他信守承诺与忠诚,因为他舍我其谁的傲慢,因为他坚强的自信。虽然他是我的敌人,是个种族主义的混蛋,但这一刻我不得不承认,他气压全场。

“宝石拿来。”他隔空伸出手。

“先还我师弟,在我们离开之前,自然奉上。”师兄举起手中宝石,神色间虽然淡淡的,但东方男子特有的含蓄优雅,不卑不亢却使他在这场男人的气势交锋中丝毫不落下风。他不慌不忙地包裹宝石的黑色布套子被取下,以使对方看得清清楚楚,表明我方有绝对的诚意。

微暗之中,日行石周围浮现出极浅淡的光晕,那晚它看起来像夜明珠的,现在看来倒像一颗水晶,果然它在日光之下是肉眼不可见的。而这石头看似普通,实则价值连城,而且意义重大。一旦它被血族中人所掌握,吸血鬼们就可以自由出现在白天了。这对整个世界会有里程碑式的影响,可对人类社会又会造成什么样的灾难?

我家老太爷的,没想到有一天我马小乙也能左右人类的命运。

我逼自己自私,一心要救下小丁,但那丝愧疚和担忧却无论如何也抹不去。反观里昂,他目光沉郁深邃,被波光映得闪闪发亮,就算他再有定力,这时也流露出极深的渴望来。

“你师弟带走。”里昂一挥手,“你师妹留下,直到你交出宝石为止。”

师兄有一瞬间的犹豫,我连忙对他猛点头,表示这个条件可以答应。我虽然白菜一点,但毕竟有些道术,更擅长阴谋诡计,就算里昂不好意思,也不可能在几招之内就治服或者控制住我,我的血更不是他能饮用的,所以我被当做人质,总比小丁当人质好多了。

师兄的目光中有着深深的关切,可是却淡淡的扫来,令我的小心肝一颤,转过眼却看到里昂嘲弄鄙视的神情,立即从温柔乡掉进刀剑海,坚定兼坚毅兼坚强地说,“我愿意留下。”

里昂挥挥手,开特.凯撒把小丁从水晶棺中抱出来,跳上一条小快艇。

我担心得不行,不住地在旁边喊,“轻点,轻点,诶诶,你别这样搬他啊,把你的头和脑袋对折,你的骨头不会断吗?”

开特.凯撒和AARON同时甩白眼给我。于是我悟了,长得帅翻白眼也一样难看到死。然而就在紧张和不安中,我焦躁地看着小丁被送到师兄的快艇上,心底涌上一股欣慰的热流。

终于!

终于我把他从血族的魔爪中救了出来,然后师兄会尽一切力量令他重生,我很快就会看到活蹦乱跳的他了!也许他又会犯很多错,又会给我惹很多麻烦,但只要他能活着就好。

眼着着师兄的快艇开到明亮的水面上,里昂架船紧跟其后,始终保持着同等距离。清晨的阳光虽然没有照射到他的身上,但水面的反光已经令他极度不适。

“你不用紧张,我师兄不会拿我的生命开玩笑。”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我劝了他一句。或者是因为看到他紧咬牙关,抵御着阳光的侵蚀。

“你怎么能确定?人的心是最复杂的,你永远无法预测它会在哪个地方转弯。”

“我为什么要预测?我就是相信。”我直视他的目光,“我就信任我师兄,咋滴?有时候一根筋也是很幸福的,我想你这种活得太久的人不会明白。”

他反直视着我,眼神中有些复杂的情绪,但下一刻他就抬起头,对停在阳光下的我师兄,再度伸出了手。他的意思很明白,他没兴趣和我这种低智商的移动小血库多说话,他要拿回自己的东西,然后在他还没有反悔之前,把我踢走。

正合我意,哪个白痴才想和他这种凶残没人性的种族主义混蛋待在一处呢。

“准备水遁。”我脑海中涌出师兄的话。

于是我凝神静气,暗中存想龙神,同时手指轻摇,画出相应的符咒。当一道极淡的白色抛物线从师兄那儿划到里昂这儿,当里昂全心全力去迎接那道光,我突施遁术,顷刻间就到了快艇边。

不过……计算失误,差了一米……扑通一声,我掉在了水里。

好在里昂和他那两个手下并没有追过来,也没精力嘲笑我丢人现眼的法术,他们已经完全被得到日行石的激动所淹没。而我,也很快被师兄捞到了船上。

他抱着我,抚开我额头上的湿发,手指温柔极了。

阳光照在我脸上,令我睁不开眼,微眯着看到他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忧伤和很刺人的痛。

“小乙。小乙。”他轻声呼唤我。如果我没有听错,他的声音里满是眷恋和思念。然而,他却只是呼唤我,没有任何下一步的举动,过了好半天才想起什么似的,把我放下来。

“我们走吧。”他又回到那疏离淡然的模样了。

船开了,我爬过去,看到小丁被一块黑色的厚厚面料覆盖住。我知道不能掀开,因为他中了血族中的行尸走肉魔法,未解除前也不宜直射阳光。

“师兄,你会救活他吧?”我问。

师兄从前没用过那个能震撼鬼神、起死回生的秘术,所以我有点担心。

“他以后再这么胡闹,我就不管他了。”师兄没正面回答,但我安心了。

沉默中,只有水花的响声和风的鸣叫,一切都那么安宁祥和。眼看就要到达港湾了,我突然听到了一阵轰隆声,水面也似震动了一下。我本能的回望哈德斯岛,见那内部华丽奢靡,但外部却荒凉阴森的建筑上空冒出一阵黑色浓烟。

“出了什么事?”我一惊。

“与我们无关。”师兄淡漠地说,“答应我,等我救回小丁,立即带他回中国。我总觉得,多事之秋就要来了。”

我点点头,明白师兄说的是什么。

日行石到了有魔党思想的里昂手中,这个地方还不知会有怎样一场天翻地覆呢。顶多,我回中国后立即通知泰戈尔院长,告诉他血族将恢复在阳光下行走的能力。那时,教廷和协会自然会想办法,就不劳我一个外人操心了。

不过,刘易斯是否还在岛上?不管血族内部有什么斗争,或者发生什么变故,我真的很希望他不要受到伤害。带小丁回国,我本以为除了师兄外我别无牵挂,但刘易斯却突然浮现在我脑海里,令我发现我有点放不下他,毕竟那丝愧疚和感激一直徘徊在我胸口。

虽然隐藏着,却始终在。

………………………………

………………………………

忘记说了,本书现在每天一更,一更3000字以上,更新的时间定在十一点左右。

因为公众版没有定时更新,我手头的其他工作又会耽误些,所以时间不很确定,抱歉。但在每天上午10点12点间这个时间段一定会更的。

谢谢,请多多收藏推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