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35 成为吸血鬼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8:59

轻轻的呻吟声从地面传来,接着是嘎巴嘎巴的骨头一举扭转声,意义深远得像是(地狱。小丁动了!在浓厚的灰暗气息中,他动了!他在地上翻腾了几下,像是很痛苦……的旋转着脖子,调整后着角度,接着又伸了伸懒腰才睁开眼睛了眼睛,那模样,犹如在亘久的死亡……沉眠中醒过来。我惊惧的小丁动了!。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35 成为吸血鬼》精选

轻轻的呻吟声从地面传来,接着是嘎巴嘎巴的骨头扭转声,深远得似乎来自地狱。

小丁动了!

在浓郁的阴暗气息中,他动了!

他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好像很痛苦的转动着脖子,调整着角度,然后又伸了伸懒腰才睁开了眼睛,那模样,有如在亘久的死亡沉睡中醒来。

我惊恐的亲眼看到,他的面容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灰败的脸色有了生机,却不是人类应有的红润,而是吸血鬼特有的苍白,于他,近乎透明。他被我强迫染回本色的头发变得齐肩长,黑得发蓝,发梢微微卷曲着。同时,他五官也似乎深刻了许多,下巴更为尖削,睫毛更为黑长浓密。

师傅曾说过,小丁漂亮的尖下颚是福薄之相,然而此时的小丁虽然还保留着原来的影子,但我不能确定,他还是不是我的师弟,那个一心要保护我的师弟。

“你做了什么?!”我连退了好几步,若不是倚在墙上,简直已经无法站立。

“我替你做出了选择。”里昂深陷在沙发里,对我的痛苦无动于衷,“在你回来之前,我杀了他,然后给他喝了我的血。简单的说,在让他死去还是变成吸血鬼之间,我为你选择了后者。喜欢吗?我亲自初拥了他。你现在看到的,是他正在转变。很美是不是?一个新吸血鬼的诞生。”

有那么一瞬间,我毫无反应,事实就好像一座巨大的山,完全把我压垮了。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我唯一的亲人茫然坐起,以陌生的目光看着我,把我们的世界隔成互不相通的两个,再把我们相依为命的人生碾成齑粉。

绝美的少年啊,有着会令人落泪的纯真与脆弱,却令我的心碎了一地。他的双眼闪烁着混杂了残酷与神圣的光芒,看起来纯洁无比又极度的冷酷血腥,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就像无意中坠入地狱的天使,让人忽生温柔,然后又忽生恐惧。

“你是谁?”小丁站了起来,望着里昂的目光,有着天然崇拜和信赖,就像小鸟才出壳。

“从某种角度来讲,我是你的父亲,你的创造者。”里昂温柔地说,眼睛却嘲讽地盯着我,“以另一种角度来说,我是你的亲王,你的管理者。”

“父亲大人,亲王殿下。”不知是不是血的联系,小丁轻易就信任了里昂。

“不,他是杀你的人!毁了你的人!”我忍不住大叫。

小丁一愣,似乎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别人。他歪过头,盯着我,“亲王殿下,这个女人……又是谁?”

我如遭雷击。

小丁不认识我了!为什么会这样?!

“啊,居然失误了!或者是我活得太久,总是忽略一些事情。”里昂继续盯着我,似乎不想错过我任何一个最微小的痛苦表情,“马小丁接连死了两次,对他的记忆损伤太大。其实也好,他是真正的新生儿,没有过去,只有未来。”

“小丁?我叫马小丁吗?”小丁好奇地问。可惜,他问的是里昂。

“不,你不再是马小丁了。从今以后,你叫威廉。记得吗?你叫威廉。”里昂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发射力巨大的弩箭,箭箭正中我的胸口,穿了我无数的透明窟窿。

彻骨的疼痛使我大叫,“你就是马小丁,不管变成什么样,不管是生是死,你永远是马小丁。快离那个刽子手远一点,跟师姐走。师姐不管上天入地,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

我冲上去拉小丁,可是眼前人影一闪,他风一般出现在我身后,拦腰抱着我,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

我的心顿时软了,他小时候总喜欢这样腻着我,还经常逗我说:师姐别回头,假如在森林里,千万不能回头。因为我如果是头狼的话,你一回头,我就会咬断你的脖子。

他的习惯没有变是不是?这证明他一定还有记忆,只不过深到暂时无法挖掘。

我心升希望,但下一刻又变成了绝望,因为他闻了闻我,唰的一声露出了尖牙,对着我的颈动脉咬了下来。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被最疼的、最爱的亲人伤害。我不知道,我只是悲痛得不愿意反抗,觉得这世界没有半分可留恋,恨不得立即死了,恨不得一切都毁灭。然而我并没有被咬,黑影晃动中,里昂把我揽在了他的怀里。

“很好,不用教就会运用自身的能力。”里昂也不知是赞赏还是嘲弄,“你是我见过的本能最强大的新生儿。只是,你不能吃这个女人。你可以把任何人任何人当食物,唯独她不能。”

“为什么?我饿死了,她闻起来真香。”小丁有点生气似的盯着我,还咽了咽口水。

里昂哈哈大笑,“她如此芬芳,你吸的第一口人类之血若来自她,以后包管你再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我不在乎。”

“我在乎。”里昂沉吟了一下,“因为……她有毒。”

小丁露出很失望的神色,脸色登时跨了下来,就像是得不到玩具的孩子。

“我给你点了餐,客户服务。”里昂继续说,“你这样强大的新生儿实在太罕见了,我会保护你。只要你听话,并且离这个女人远一点。

小丁很乖的点头。

我又蹬又踹,奋力挣脱了里昂的怀抱,然而这时却传来敲门声。我猛然记起他说的点餐的话,心中的惊恐无以复加,第一时间冲出去想阻止。可是晚了。我做什么都似乎晚了。我再度被他钳制住。

“你想饿死他吗?”他的声音冷而涩。

“他可以喝血库的血,我去帮他弄。”我拼命挣扎。

“没什么比活人动脉里的血更新鲜美味了,你难道想让他吃腐烂的食物?”

“我不要他杀人!”我焦急地吼。

但是……没办法了。

生平第一次,我那么绝望地感受到无能为力的痛苦,眼睁睁的看着送餐的服务生推着小餐车进入了房间,眼睁睁的看着他丧失了人类最后的和最起码的尊严与自由,成为血族的食物。

我甚至连阻止小丁的叫喊声也发不出,亲眼目睹我那么疼爱保护的师弟像野兽一样咬断了那年轻人的脖子,杀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人,向着地狱的深渊迈进一步。

“慢些,慢些。你不该让他先死。”里昂“耐心”地教导着。

小丁的嘴没有离开“食物”,眼睛却看着里昂,眨眼表示懂了。他的目光如此无邪,残酷的无邪。

于是我的悲伤和痛苦变成了狂怒,眼前血红一片,只想杀了那个微笑的恶魔。没有别的念头,只想杀了他,唯有他的死,才能平息我心里那沸腾的悲愤。

“五行之刃—弱水!”我踢翻了餐车,借用翻倒的大水杯中的水,化为一柄短剑,转身刺向里昂。

他没有躲。

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躲!任我的短剑刺入他的腹中。水刃遇物则化,升腾为水汽。只是今天的水汽是红色的,混合了里昂的喷涌的血。

“我相信,你气疯了。不然,你应该知道这伤不了我。”他歪着头,对我笑着。他的神态搭配着他腹中不断涌出的血,格外邪恶。

“可是,仍然很疼。”他扯开衬衣,让我亲眼见那伤口慢慢愈合,“而我这个人,很记仇的。”

咦,愈合的速度有些慢。他可是八百多年的吸血鬼亲王,实力不应该只是如此吧?还是,我愤怒之下超水平发挥了?

“那,就更深的记着我吧。”我揉身而上,没有了章法,也不顾自身安危,只一味猛攻。

我知道此时我已经丧失了理智,可是我愿意、我喜欢、我爱!我就是要发疯,小丁无可挽回的滑向罪恶,小丁再也见不到阳光,人生已经变异,我再他妈的有理智,我就不是个爱他的姐姐了!我也知道这没有用,可是够痛快,我想伤害这位亲王殿下,好像他伤害我一样!

一夫拼命,万夫莫挡。况且,里昂的情况有些奇怪,动作似乎慢了不少,于是接连四下被我毫不留情的伤到。这一次我用的是五行之刃—苍木,对吸血鬼的伤害力比较大,他的腿、胸、肩和侧腹,都被我持刃穿透。

我从没这么狠过,可是我恨!那情绪如果不宣泄出来,我可能会自爆。

里昂浑身是血,一掌把我打飞。不过,不知为什么不太疼,落下的时候还是落到了柔软的床上。

“马小乙,不要再挑战我的耐性!”他很恼火,咬着牙,把身上的三处木椎拔了出来,伴随着闷哼。

“怎么办呢?我就是喜欢这样做。”我一骨碌爬起来,目光寻找到小丁。却见小丁吸干了那服务生的最后一滴血,正心满意足,饶有兴味的蹲在一边看我和里昂对打。他的下巴上挂着血迹,令他天使般不沾烟火的脸,又有着恶魔的妖异。

我泄了气,因为每看他一眼,我就绝望得更绝望一分。可是我心里又明白,死,也不能对他放手!

“其实我比较喜欢这样。”里昂把侧腹部的最后一根木椎拔出,飞身扑过来。

我因为小丁而分心,反应慢了半拍,整个人都被他压在床上。他的血、他的气息,瞬间包裹住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

…………………………………………

…………………………………………

那个,起点又搞年终盛典。有一个最佳作品,还有一个年度受欢迎作者什么的。这本书呢,刚开始,就不争最佳作品了,虽然已经有朋友投了我的票。

其实不想拉票,因为投票要花一块钱。可是意思意思还是拉一下吧,大家随意,喜欢不喜欢投都自由决定。只是要投,就集中在最受欢迎作者身上吧,不然分散票数,更不划算。

那个盛典的投票地址,在女频首页的左侧腰封,挺喜庆的红色。

再说一句,请大家随意,不必太介怀。

另广告一则:

重生在京华侯门,她却只得孤女弱弟寄人篱下。《冠盖满京华》,书号1782902

府天大人主站王者归来,女频精神出发,请点击下面蓝色小字,直达。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