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39 财阀之女

发布时间:2021-10-14 20:09:04

靠,是个美艳动人的亚洲妞。看她说话的的样子,像是和里昂很陌生,是“那种”陌生,大家懂的。极度自恋的想一下,亲王殿下的口味转变,与我有关系吗?上回我来,但是看见一个金发碧眼的肉弹,特意为他跳了一场水准很H的钢管舞。“毫无关系要紧的人。”这是里昂对我评语,看她说话的样子,好像和里昂很熟悉,是“那种”熟悉,大家懂的。自恋的想一下,亲王殿下的口味转变,与我有关系吗?上回我来,可是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肉弹,专门为他跳了一场水准很H的钢管舞。。

>>>《姐姐有毒》章节目录<<<

《39 财阀之女》精选

靠,也是个美艳的亚洲妞。

看她说话的样子,好像和里昂很熟悉,是“那种”熟悉,大家懂的。自恋的想一下,亲王殿下的口味转变,与我有关系吗?上回我来,可是看到一个金发碧眼的肉弹,专门为他跳了一场水准很H的钢管舞。

“无关紧要的人。”这是里昂对我评语,可我根本不在乎。

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我在乎的只有小丁,另外加上刘易斯而已。所以,我无所谓的耸耸肩,才想问起小丁的情况,里昂却突然拉过那个亚洲女孩道,“这是金秀儿,韩国第一财阀的独生爱女。”

妈的谁问你了?

我点点头,表面上是打招呼,实际上却是对自己点头。很好,刚走一个日本AV女星,又来了一个韩国有钱女,怎么最近亚洲女孩的行情看涨吗?

“小丁……我能见见吗?”我假装不那么紧张地问。

里昂唇角扯动,像是微笑,又像是轻蔑,表情暧昧难明,但他的回答很干脆,“不能。”

“为什么?”我一下子声音变大,有点受不了他故意刁难。

“他是我的人,所以由我来决定要怎么做。就好像……”他看看我和刘易斯,“你们的事,你们来决定。”

“法克!”我当场爆粗口。

给我针尖对麦芒是吧?你等着我,小爷我不闹得你鸡犬不宁就跟你姓!

啊!有人轻呼一声。一抬头就见到金秀儿受惊的脸,好像我爆粗口是对她大小姐那纯洁温柔的耳朵极大的冒犯。这什么年代了,哪个大家闺秀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装什么蒜!

然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金秀儿这个脑残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巴张得圆圆的,可以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她惊讶的表情都完美无缺,漂亮是漂亮,就是假得厉害。这个韩国妞和那个日本妞简直不在一个档次,演技忒差了。

大概是太有钱了,经常呼吸金粉,阻塞了脑供血通路,打量别人都是傻子,看不出她的把戏。

“亲王殿下,我英文不太好。法……克,是什么意思?”她眨了眨眼睛,很她令堂的甲醇,而且段位低到令人发指。刚才还受惊了,现在却来问别人惊吓为何物?可笑。

不过,我倒想听听亲王殿下怎么回答,多幼稚、多绝倒、而且是多么难以回答的问题啊。这一刻,我感觉喜神和囧神双双附了金秀儿的体。

没想到亲王殿下的借力打力、祸水东引玩得很精,他脸上仍然挂着深不可测的微笑,指了指我道,“秀儿,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问说这话的马小姐呢?”

你家老太爷的,我还以为你会直接用肢体语言,给这位假天真小姐解释这个每天被无数人挂在嘴边上的词汇。呕,还秀儿,恶心!恶心死了!

“法克是一种古希伯莱语。”我笑眯眯的,人畜无害,温柔而且善解人意,“意思呢……就是上帝保佑。”

噗!我听到旁边有人喷了。不过我没时间看看那是谁这么沉不住气,因为我还得悔人不倦嘛。

“法克米,就是请求上帝保佑你。”我很认真地继续说,“只要你每天对着天空虔诚的念十次法克米,上帝就会真的保佑你的。”

我说完,看到金秀儿脸都绿了,可是又不能反驳我。真是的,以为别人智商都低于二十五吗?原来第一财阀的女儿就是这德行。她爹准是暴发户,真正的贵族小姐是不会这样的。

里昂笑了,笑得无声,手掌按住额头,显然我一番挖苦,令他非常开心。

刘易斯倒还勉强保持着翩翩风度,“失陪。”他说,拉起我就走,走到吧台附近才笑出声。

“小乙,你太坏了!”他笑的样子好可爱,因为平时脸色太忧郁了,笑起来就显得特别迷人。

“我坏吗?”我摊手,“我都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好的人。”

“我喜欢坏女孩。”他突然俯下头,眼睛距离我的眼睛不足十公分,“所以我们第一次相见后,我就一直想要找到你。”

“我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我喉咙发干,想稍微保持下距离,但怕这举动伤害他的男性自尊。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让他尴尬难过。

他大约是想吻我,那就吻吧,也不是没有吻过。但上回里昂……

他越凑我越近,直到我的眼睛失焦,直到我强烈的感到两道目光如火般巡视到我的背上,直到我们的呼吸接触,嘴唇只相差零点零一公分。

突然,音乐停了。接着,四周一片寂静,舞厅内的众人都莫名其妙。而这种突如其来的环境变化,那种从极度的喧嚣突然陷入死一般沉寂的状况也令刘易斯停止了下一步动作,我则连忙借机退了一步。

好险!

说起来,我有几分感激那突然停掉的音乐。我喜欢刘易斯,但嬉皮笑脸、动手动脚还好,若是真正带了感情的吻,我觉得太快了。

“啊,对不起。”DJ说,“好像我突然哑了。”他笑着,手一挥,音乐声又起。

“我想见小丁。”在刘易斯的情绪再度酝酿出来之前,我分散开他的注意力。也许,打扮得太动人不是一个好主意。可想想我第一次来月光情人的时候,臭讲究的里昂还让我换礼服,倘若我衣着不光鲜,说不定他都不让我进来。

“你放心,他没事的。”刘易斯安慰我,“你大概不了解,我们血族的新生儿对普通人来说是极其危险的。所以,为了防止他们不过度猎食,他们的创造者会让他们吸过血后就陷入沉睡,慢慢消磨掉他们体内天生的本性,直到他们能自我控制为止。”

原来是这样。可是见不到小丁,我心里真的很不踏实。而且刘易斯用了“猎食”两个字,让我特别不舒服。从不曾想过,有一天我会成为小丁的食物。

“他要这样一直睡多久?”我问。

刘易斯摇摇头,“我不知道,这要因人而宜。况且他不会一直这样睡,中间会醒来,进食后再睡。”

“你的亲王殿下……会给他吃什么?”我心里一阵发毛,生怕会听到可怕的答案。

还好,刘易斯说哈德斯岛上有合法的血库,反正每一百万人中只有一个吸血鬼,虽然现代血族喜欢群居在一个地方,可血源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也就是说,足够吃。

“可是,你们的亲王不是亲魔党的人吗?”

“他的思想是一回事,事实是另一回事。而事实就是,本州是密党的统治地。”刘易斯叹了口气,似乎是感觉侥幸,“血族的成员,远比人类想象的更加忠诚于制度。”

“那么你呢?”我又问,“我知道你有多善良,但是你当初沉睡了多久,才能自我控制的呢?”

“很久。”刘易斯转过脸,仿佛往事不堪回首,“另一个事实是,我从来不能控制自己,只是我不得不逼自己这样做。”

他说得那么悲凉和无奈,令我突然心疼,忍不住伸臂抱住他。

小丁,就是第二个刘易斯。看刘易斯的态度就知道,他从不想成为吸血鬼,但他和小丁一样,面对里昂的时候,没有过选择。

总之,我与小丁,还有刘易斯,甚至还有我所不知的别人,我们的痛苦都是拜里昂所赐。我恨他,这种情绪永远不会断绝。

“好啦,为什么说不开心的事?”刘易斯拍拍我的背,“见不到小丁,咱们过几天再来。不过今天既然到了这儿,就不要管这么多,好好玩。”

“好。”

“你渴吗?想喝点什么呢?”

“你拿什么,我就喝什么。”我笑说,“不过酒性不要太烈,我的酒品相当不好,会发酒疯的。”

“我很期待看着人大醉。”刘易斯在我额头上印上一吻,转身去拿酒。

他一走,我忽然有些落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我看向里昂那边。只见他静静坐在那儿,孤独的一个人,似乎俯视着全场,而他身边,似乎不会有人能靠近。那个金秀儿,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他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我突然很好奇。

“小姐,有荣幸请您喝一杯吗?”正发愣,身后有人说。

我回过头,见到一个褐发披散的男人对我说。

这男人挺帅的,彬彬有礼。不过见过了全球女性无法抗拒吸血鬼的第二的P先生、第三的刘易斯、第七的里昂亲王、第十的威廉十六,对普通帅哥就免疫了。就好像吃过了大块肉,对肉渣就失去了兴趣。

“谢谢,已经有人请我喝了。”我客气地回答。

基本上,在我情绪正常的时候,我是个来自东方礼仪之邦的好女孩。但若有人惹了我,我就是东方蛮族,“黄祸”的急先锋。

“您经常来这里吗?”被我拒绝了,褐发男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我暗暗皱眉,但还是礼貌地说,“不常来,今天是第二次。”我一边说,一边寻找刘易斯的身影,见他正端了两杯鸡尾酒走过来,连忙对褐发男点点头,迎向刘易斯,打断他要攀谈的意思。

随后我就把这个小插曲忘记了,也没有注意褐发男的去向。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隔三差五就来一趟月光情人,可始终没有见到小丁。我听刘易斯说,小丁是非常强大的新生儿,对付起来特别困难。这让我又担心,又欣慰。

但至少,他没有再跑出来杀人。

……………………………………………………

……………………………………………………

内个,啰嗦一句,本书5号上架,普通用户的读者,快入V吧。

已经是V的朋友,喜欢本书的,愿意投我票的,而且还恰巧有小粉的,能不能给我留到五号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