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六章 荒山清木

发布时间:2021-11-02 20:00:17

光晕很淡,淡到黄道人我以为是自己眼睛花,他但是头一次见这么弱灵根属性的苗子。可光晕再淡,那是亮了,程昭昭一颗心扑通扑腾直跳。她能体会到这道光线带给的温度,如旭日东升的第几道阳光,温暖又很舒服,放佛在点亮她往前的人生。“师傅,这,是金灵根?”小弟可光晕再淡,那也是亮了,程昭昭一颗心扑通扑腾直跳。她能感受到这道光线带来的温度,如旭日东升的第一道阳光,温暖又舒服,仿佛在照亮她往后的人生。。

>>>《一昭升仙》章节目录<<<

《第六章 荒山清木》精选

光晕很淡,淡到黄老道以为是自己眼花,他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弱灵根属性的苗子。

可光晕再淡,那也是亮了,程昭昭一颗心扑通扑腾直跳。她能感受到这道光线带来的温度,如旭日东升的第一道阳光,温暖又舒服,仿佛在照亮她往后的人生。

“师傅,这,是金灵根?”小弟子有些惊愕的问道。

正如黄老道所言,这天地万物有灵,灵者生根,若有灵根者便是与仙道有缘,缘者入仙。这灵根便是凡人和修仙者最最基础的差别,却也是天渊之别。

修仙界所知的基础灵根分为金、木、水、火、土五大类,当然因人而异还能出现稀罕如风、雷、冰等属性。又因具有的灵根数目而判断灵根的优异。

“你以为单一灵根是这么好遇到的?”黄老道摆摆手:“金灵根乃赤金之色,极为耀眼,这位小姑娘的灵根暗淡不明,多半是——五系杂灵根。”

“可是师傅,我记得从前见过五灵根,五色一一显现,光彩夺目。这个……”小弟子再看一眼验灵石,这个光晕真的是太淡了,不由同情的看了程昭昭一眼。

黄老道心中也是纳闷,五灵根他也见了不少,正如小弟子所言,五色皆现,不过极少数也化为朦胧一片,那是一种混沌灵根,比之风、雷、冰这些特殊灵根更为少见,他不曾见过但也肯定这少女肯定不是。

所以这一切要归结于这少女的灵根太弱,五色不显,待到沐生门自有验灵玉重新测验。

程昭昭收回手:“你们是说我有灵根?”

“有。你站到这边等着,看下一个吧。”黄老道倒不至于说失望,毕竟这苍芜山脉小山村里能寻获有灵根的苗子,都是收获。

队伍有条不紊的前行着,程昭昭脸色苍白的站在梨花树底下,方才在他们讲到灵根的时候,她脑海里又浮现了一个虚影,那是一些悬浮发亮的字样,就像印在她脑海里一样,里面写着灵根的一些说法:

上古不重灵根,因众修士皆为五系灵根。修士各择其能选择所修习灵根功法。现如今天楚闭界,不予外界互通往来,灵气稀薄。修士以单一灵根为优,所摄灵气更为精纯;多灵根为劣,所摄灵气多为繁杂。然,多灵根修士不必气馁,凡至元婴境至上者,不惧灵根掣肘。

如果说之前那些虚影幻像还是她白日做梦,可现在这段话却不是她能杜撰的出来的。

“你,没事吧?”

正当程昭昭茫然失措的时候,身边响起那个小弟子的声音。

程昭昭回神,看到他趁着换人空挡关切的看着她。

“没,没事。”

“我知道,你是不是对自己的灵根失望了?其实五灵根也没什么的,我听师傅说天楚的很多修仙翘楚中就有很多五灵根的修士。远的不说,就说我师傅的师傅,洪河真人,那可是了不得的金丹大修士,也曾是东岭大门派的弟子,他就是五灵根……”

也许是因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有灵根的人,小弟子之前对待凡人的傲气疏离仿佛一下子消失不见,变得一团和气。

程昭昭发现他还是个小话痨,很快她就知道了小弟子名叫清木,还没有道号。他们无门无派,途径苍芜也不过是因为接了几个任务。

“洪河、荒山、清木,你们师徒孙的名字倒是一脉相承。”程昭昭道。

“你也这么觉得!”清木显得很开心,不过看了一眼程昭昭之后又状若无奈:“可惜你是个五灵根,不然我师傅说不定也会收你为徒,那样你就可以叫红叶或者飞花。”

闻言,程昭昭突然觉得不能成为黄仙师弟子这件事好像也不是什么遗憾事。

不知不觉中,一群孩童全部都被测了灵根,令清木失望的是,这个村子深居苍芜山脉,山明水秀,可除了程昭昭,竟然一个拥有灵根的孩童都没有。

黄老道倒是面不改色,这种情况他遇到的多了,灵根苗子又不是大白菜,到哪都能捡到。

“师傅,不如给那些村民也测测?”

清木觉得这村子里的青年、老者也占据半数,若是里面有人能有灵根,或许也能让他们有一些机缘。

黄老道没有意见,却也不报什么希望,修仙界大器晚成者有之,却是凤毛麟角,这也是为何他们这些发掘苗子的修士,只将目光投放在那些少年孩童身上。

全村的孩童都没有灵根,这让村民们对修仙这件事的热情降到了最低。听到他们的话突然又激动的围了过来。

“你们不要挤,一个个排好队。”清木有序的开始查验。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不再关注那边的黄仙师问道。

“程昭昭。十三了。”

“家里还有什么人可要去道别?”

道别?这是就要走了吗?

“仙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程昭昭想了想道。

“你说。”

“方才清木仙师说你们是无门无派的散修,您是打算收我为徒,还是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虽然程昭昭觉得遇到修仙者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她今后的命运也将完全系在她今日的决定上,她不能不慎重。

黄老道冲她意味不明的点点头,而后道:“你既然有此一问,那我便直言相告。收你为徒,不是不可,而是不能。我荒山道人虽是散修,在修仙界也没甚声名。可这一脉皆是男修,带着你这么一个姑娘家,着实不便。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们这一趟是接了任务,其中一个便是为沐生门挑选修仙苗子。”

“沐生门?”

“东岭一个专门圈养灵兽的门派,修士以灵兽为伴,灵兽认修士为主……跟你说这些为时尚早,你这样的灵根去了那里多半也只是个杂役,可能成为大门派的杂役也好过你在这小小的山村里潦草一生。”

黄老道说这些话也不担心程昭昭就此放弃,就如他说的,这五灵根到了沐生门充其量不过是个杂役,一个五灵根苗子所得不过十块灵石,而要从苍芜山脉带着一个小姑娘,沿途还要护送照应,算下来也着实算不得划算。

“我见你这姑娘还有些机缘,不如你且回家去与家里人商量。明日辰时在此,若是你没来,老道儿就当你放弃这等仙缘……姑娘家入修仙界也是要吃苦头,不如啊早早寻了良人嫁了,生子过活也是安稳。”黄仙师面对这般稚嫩面庞,不免想起昨日种种,真挚的叮嘱了几句。

“多谢仙师,我明日一定到。”说完,程昭昭快速绕过村民,朝来处奔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