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天鹰海东

发布时间:2021-11-02 20:00:42

凉亭内环境幽静,小桥流水下有几只肥壮的灵鱼不停地的跃入水面,喷射出一柱柱水花,伴着面前修士饮茶的声音,很是很融洽。程昭昭能保持着施礼的姿势也没动,所以她察觉到到这位真人正上下打量她。据说这些中阶修士大概如此都有令人难以琢磨的性子。眼观鼻眼观鼻心的站了片刻,就程昭昭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没有动,因为她察觉到这位真人正在打量她。。

>>>《一昭升仙》章节目录<<<

《第28章 天鹰海东》精选

凉亭内环境清幽,小桥流水下有几只肥硕的灵鱼不停的跃出水面,喷出一柱柱水花,伴着面前修士喝茶的声音,很是融洽。

程昭昭保持着行礼的姿势没有动,因为她察觉到这位真人正在打量她。

听说这些高阶修士大抵都有令人难以捉摸的性子。

眼观鼻鼻观心的站了片刻,就感觉一股寒气透体而入。

这是……

程昭昭猛然抬起了头。

对面的金丹修士目光已经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毫不掩饰打量着她怀里的千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倒是有趣。”严守将手里的灵茶放下。

“咯……”千里突然痛苦的鸣叫一声。

程昭昭直起身子。

“前辈,便是它,误食了妖兽肉和化兽丹,还望前辈能出手相助。”

话音一落,程昭昭怀里就是一轻。

千里落在凉亭的白玉桌上,圆滚滚的身子在上面划过,发出一道刺耳的摩擦声。

骤然间,千里浑身着起了火。

与此同时,热浪袭来,瞬间驱逐了凉亭里的寒气。

“千里!”程昭昭大急。

但见严守真人取了手中灵茶,浇在千里身上。

呲呲声顿起。

那股火焰瞬间被熄灭,可就这么几息功夫,千里肉乎乎的身体已然变得焦黑,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烤肉的味道。

“还真是胡闹啊。既非灵兽,却吃了妖兽肉,还敢服用化兽丹。这只海东,倒是可惜了。”

“海东?”

严守抬头看了一眼程昭昭:“怎么,你还不知道?”

程昭昭诚然不知,道:“还望前辈解惑。”

日头正猛,严守轻挥袖子,千里身上的黑烟就消散一空。凉亭的四面柱子泛出一丝幽蓝,其中的空气骤然清新。

“你可知北渊极地城?”

程昭昭点头:“听说过,北渊极北是天楚最大的雪域,那里唯一的一座城池,就是这极地城。”

“这极地城附近的雪域深处,有一种高阶妖兽名为海东,是天鹰之极品,生性孤傲,睚眦即杀人。茫茫雪域,寒气逼人,也唯有这等妖兽羽若轻鸿,可叱咤万里,傲然九天之上。”

程昭昭的目光不自觉落在千里身上,竟有这等身世?

“海东是妖兽,可为何千里,呃,我这只它只是一只凡鹰?”

“海东既是天鹰极品,天生不凡,自是受天道诸多掣肘。

传闻一只海东需千年历劫方得成年,一生只得一次繁衍后代的契机。幼鹰自出生之日起便会被海东弃于荒野,终其一生能飞回北渊的海东少之又少。

可但凡成功历劫的海东,在北渊皆是一方霸主。”

这便是千里被抛弃在苍芜极北雪域里的原因?

严守真人瞥了一眼旁边的茶壶。

“本座方才说了,幼年海东历劫无数,这第一劫,就是血脉觉醒。若是不能成功,终其一生,不过是寻常凡鹰罢了。”

程昭昭心领神会,忙给他倒了一杯茶:“前辈,它可还有救?”

严守思索片刻,道:“妖兽觉醒血脉在其全盛时期皆是九死一生,更何况这只海东,五脏皆损,气息不足。”

程昭昭手一滑,茶壶跌落玉石桌上,发出一声脆响。

严守目光瞥了她一眼,眉头微蹙,笑容渐渐收敛。

“对不住啊,前辈。”程昭昭重新扶起茶壶,幸而这茶壶质地不凡,丝毫未损。

“外力可能相助?”

严守颔首道:“修士若要强行干预,也需得天阶功法相助,还需金丹修士施以灵气相辅。”

天阶功法?程昭昭脸色变得难看。

“这功法任宝阁倒是有,只是小友恐怕无法支付。”

“前辈……”

好似知道程昭昭要说什么,严守当下打断:“任宝阁不是善堂,就算小友得了那等功法,这只海东想要觉醒妖兽血脉,也是渺茫。

小友既已尽力,想必这只海东也不会怪你。这世间,不管是修士还是妖兽,都有其命数,非是勉强能够扭转。”

程昭昭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位真人与她非亲非故,这番相告已是仁善。

方才胖修士在外说的天阶功法尚需五十万灵石,她到哪里去弄这么多灵石?

就算现在把她卖了,也值不了那么多灵石。

一个储物袋突然出现在白玉桌。

程昭昭惊愕:“前辈……这是何意?”

严守示意她打开。

程昭昭希冀着里面会是那等天阶功法,可没想到里面放的是十万灵石。

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灵石,程昭昭的眼底倒映着满满的天蓝色,光芒万丈,差点迷失在这令人舒服的海洋里。不知这么多灵石够不够买功法?

直到,严守漫不经心开口。

“一只海东藏品,值这个价。”

藏品?

闻言,程昭昭脸上的笑意收敛,漠然道:“前辈,是打算买了它?”

她突然想起之前店铺伙计说的,这位真人素爱稀奇玩意。

恐怕在他眼里,千里就是这等稀奇。

严守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打量着千里。

“这品相已是不好,算是本真人这些年寻到的异兽最下品,若不是看在你待它尚有一份真心,待它死后保它一具全尸……”

程昭昭没等他说完,就上前抱过千里。

“千里能被前辈看上,是它莫大‘福分’,只是君子不夺人所爱,晚辈实在不舍得它。”说着,程昭昭放下了储物袋。

“你考虑清楚了?”严守声音低沉。

程昭昭冲他行了一礼:“多谢前辈今日相助,晚辈不敢再有叨扰,告辞。”

复而断然转身离去。

严守没有想到程昭昭会这么做,当下沉了脸:“不识抬举!”

方才的寒气再次袭来,程昭昭强忍着哆嗦,脚下不停。

所幸这位真人还没有到气量狭小的地步,也没有出手阻拦程昭昭的离去,只是钉在她背后的视线令人觉得恐惧。

程昭昭一直警惕着,直到安然出了任宝阁大门,才放下了一颗吊着的心。

如此,她算是得罪了一位金丹修士。

在她离去之后,任宝阁的伙计来到严守身侧:“掌柜的,你若是想要一只海东,大可与极地城的大掌柜联系。”

“不必。”严守挥手:“此事就此作罢,你不必理会。”

“是。”

严守神色不明,道:“告诉那小子,下不为例。”

“是。”伙计退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