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血脉觉醒

发布时间:2021-11-02 20:00:43

在里面的时候,看天色偏偏是艳阳艳阳高照,可一出了任宝阁,才意外发现这日头了西斜。刘胖子就坐在任宝阁的大门口,一看见她出就问着:“怎么样,那谨守可有法子?”程昭昭而已看了他几眼,也没停下来脚步,缄默我们走过。“嘿,你这到底什么意思?”刘胖子挠脑袋,而刘胖子就坐在任宝阁的大门口,一见到她出来就问道:“怎么样,那严守可有法子?”。

>>>《一昭升仙》章节目录<<<

《第29章 血脉觉醒》精选

在里面的时候,看天色明明是艳阳高照,可一出了任宝阁,才发现这日头已经西斜。

刘胖子就坐在任宝阁的大门口,一见到她出来就问道:“怎么样,那严守可有法子?”

程昭昭只是看了他一眼,没有停下脚步,沉默走过。

“嘿,你这究竟什么意思?”

刘胖子挠挠脑袋,而后问后面出来的任宝阁活计,在得知需要天阶功法之后,刘胖子无奈摇摇头:“爱莫能助啊。”

片刻,刘胖子又追了上去,手里捏着一颗丹药:“不然,我这里还有一颗化兽丹,你再试试?说不定一颗不成要再加一颗。”

却听她道:“好啊。”

刘胖子一喜:“我就说嘛,你也想看看这只黑鸟究竟——”

下一刻,程昭昭猛然转身夺过那颗丹药就丢进了刘胖子张着的嘴里。

“咳咳,你做什么!”刘胖子瞪大眼,忙伸手去抠。

面前的人潮拥挤,根本就走不出去。

程昭昭当下大喊:“让让,着火了着火了!”

“啊?什么!”周围的修士忙跳开去。

待众修士反应过来,就见这女修已经火急火燎的从坊市中跑过。

也许是黄昏的最后一缕斜阳,驱除了程昭昭身上的寒意,她抱着千里回到洞府的时候,已将之前的不适统统抛却。

“千里,他们都说你现在还活着就是不可思议的事,那你就创造这个奇迹啊。”

“在苍芜那样的绝境你都能活下来,这次你也一定可以!”

“等你醒来,我就带你吃很多很好吃的肉,再也不拦着你了!”

洞府里静的出奇,只有程昭昭轻柔和缓的一声声呼唤。

千里的眼皮在她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弹了一下。

焦黑的圆球涨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就到了极限。

触手滚烫,它发涨裂开的皮肉里冒出一颗颗血珠,瞬间蒸腾成血雾。

千里不断的发出痛苦的鸣叫,一声声的,像刀子一样刺进程昭昭心里。

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

程昭昭面色微微发白,却是猛然拍了下自己的脑袋。

对了,之前从识海里刻录出来的那么多玉简!

程昭昭忙从储物袋里倒了出来,很多玉简她还没来得及细看,只记得有那么一篇是关于灵兽的。

啪!

啪!啪!

一个个玉简迅速的拍上脑袋,她以一目十行的速度读了玉简。

修士所谓的查阅玉简,实则都是用神识没入玉简,以神识浏览其中内容。

当初引气入体的时候,清木就曾告诉过她,千万不可过度使用神识,以练气修士的识海,每日能查阅的玉简,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

是以程昭昭在这之前也没有尝试过像这般疯狂的查阅玉简。

只是,她好似半点不适感都没有。

一枚枚玉简被丢开。

“这是,《兽灵觉》!”

程昭昭惊喜万分,居然真的有一篇提到灵兽血脉觉醒的,当下逐字逐句研读起来。

“妖灵精怪皆异兽,上至上古神兽,下至蜉蝣昆虫皆有其源。先天血脉可传承其先祖神通,后天者随血脉精纯时日,日渐传承……”

按着《兽灵觉》上面所述,千里这种后天想要觉醒血脉的难度极大,和严守真人所说一样,千里能不能熬过去都是未知数。

程昭昭再看了千里一眼,它这种情况和玉简上说的体内灵气爆乱已是相近。

且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不能再等了!

死马当活马医!

“千里,你给我好好听着,你我可是好不容易从那样的绝境里生存下来的,天灾人祸统统都没能将我们打败,你可不能因为贪吃……那样我会笑话你一辈子的!”

程昭昭当下按着玉简里的方法为千里输入灵气。

玉简里提到妖兽体魄强悍,越是强大的血脉若非先天觉醒,那么后天必要承受难以想象的劫难。

而能否成功历练,只能靠着妖兽自身炼化,外力不得强行干预。

她唯一能做的只是用灵气去疏导这股暴乱的灵气,让其变得有序,其他的就要看千里了。

程昭昭就是如此做的。

玉简上还说,妖兽对自身的保护意识极强,若是陌生的气息它们会产生不安,从而排斥导致爆体而亡。

也许是程昭昭和千里相处已久,她在输入灵气的时候,千里并没有出现任何排斥的现象。

这或许也是之前的严守真人没有轻易出手的原因。

暴乱的灵气使得程昭昭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迫,灵气一入千里的体内就似野马想要脱离她的控制。

程昭昭一边将所有的灵石倒出放在身边,抓过灵石吸取灵石。

大约吸了几十颗灵石的样子,程昭昭才稳定住灵气,引导着在千里体内循环,也让那股暴乱的灵气顺着她引导的方向前行。

……

今夜的星空璀璨明亮,星光点点倒映在地上的两个小水滩上。

‘滴答’

水珠掉进水滩,星影晃动。

坐在程昭昭洞府外的孟黎仰着脑袋,两侧的泪水不住的划落。

“邶姐姐,那只小黑鸟会不会……已经死了?”

“嗯嗯。”

“啊……都是我不好。”孟黎无力的把脑袋埋进膝盖,哭的不能自持。

随意点着脑袋的邶婕却是神游天外,洞府里的女修真的是程姐姐?这只黑鸟也是当初那只?

可是过了这么久,程姐姐好似根本认不出她来了。

若是这次黑鸟死了,她会不会恨她们?

哎……

邶婕回神,看着孟黎缩成团,一耸一耸的可怜样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明日一早,我们就进去见她,若是那只黑鸟……我们就去赔礼道歉。程姐姐,她从前是个极好的性子,她应该会原谅你的。”

“真的吗?”孟黎猛然抬头,甩的两侧的毛球一阵乱晃。

“应该吧。”

只是那是从前啊,现在的程姐姐会怎样,她也不确定。

邶婕微微一叹。

孟黎僵着脖子,涨红了脸。

见此,邶婕安慰道:“她会原谅你的,你别这样哭了。”

孟黎依旧一动不动,眼眶里的泪水冒得更汹涌了。

“不,不是。邶姐姐,我的脖子扭了。”

邶婕:……

两人坐在洞府外,一直从天黑等到了天亮。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