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首页 > 资讯

第49章 仙月无岁

发布时间:2021-11-02 20:01:15

刘胖子被邶婕的大声地吼得耳膜一痛,忙捂着耳朵揉了揉,道:“你们三更半夜不睡着,在这里叽叽喳喳,我哪里还睡得着?反正了,声音如果大,我的耳朵又如果敏锐,怎么会听将近?”刘胖子比画了下从山洞到这的距离,则表示她们离得太近了。邶婕哼了一声:“听墙角除了邶婕哼了一声:“偷听还有理了?那你倒是说说,我又哪里说的不对?”。

>>>《一昭升仙》章节目录<<<

《第49章 仙月无岁》精选

刘胖子被邶婕的大声吼得耳膜一痛,忙捂着耳朵揉了揉,道:“你们三更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叽叽喳喳,我哪里还睡得着?

再说了,声音那么大,我的耳朵又那么灵敏,怎么会听不到?”

刘胖子比划了下从山洞到这的距离,表示她们离得太近了。

邶婕哼了一声:“偷听还有理了?那你倒是说说,我又哪里说的不对?”

“你说那女修跟道侣隐世了,那怎么可能?我可是听说他们一起飞升去了,再则什么道侣啊,遂阳的史载里可没有这一段。”

刘胖子信誓旦旦,倒让一边的邶婕吃惊了:“遂阳的史载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我大姑的表姨夫就是遂阳派的修士,遂阳派的弟子怎么能不知道遂阳派的史载?”

关于这点,她们倒是没太过怀疑。

虽然她们还没入过门派,但却知道天楚各大门派从创派开始就会有专人负责记录门中发生的大事件,便是本派史载。

大多门派史载也会在本派书阁中供门中弟子浏览。当然弟子众多的门派,这些史载自然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流传出去。

就连程昭昭这个初入修仙界没多久的修士,也在昊山城坊市看到过几个大门派的史载。

更何况是遂阳派这样千万年来屹立不倒的顶级门派,这史载在天楚定然也是流传甚广。

“所以你是南境的修士?”程昭昭突然道。

从前只是觉得刘胖子行事古怪,没有一点东岭修士的作风习惯。

现如今一想,他对南境各地的了解显然不是一般东岭修士能够企及的。

刘胖子一愣,而后竖起手指放在嘴前:“嘘!”

“这里又没有旁人。”邶婕打了个哈欠。

刘胖子指了指上方:“天知,地知……”

“你是不是南境修士,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程昭昭也打断他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

昊山城便是东岭边境的城池,这通往南境传送阵关闭一事她们自然是知道的。

也正是靠近边境,这些城池也担负起了苍芜山脉外围巡查一事。

对于那些偷偷从苍芜山脉里出来的南境修士,他们可是一点都不介意来一场光明正大的劫杀。

邶婕点点头:“小题大做。”

而后与程昭昭对视一眼。

因为她也是南境修士啊。

至于程昭昭,虽然她爹是东岭修士,她也出生在东岭,可幼时是在南境长大的。

对于她来说,是东岭修士还是南境修士真的没什么关系。

刘胖子准备好了诸多说词,被噎了下来。

而后胖脸上笑的挤出两个大酒窝:“那你们知道那个南境为什么有那么多佛修吗?”

“为什么?”

刘胖子接着道:“还能是为什么,因为当年那个女修成了佛修,弘扬佛法,最终还和一个佛修大能一起飞升了上界了呗。

哪里有什么道侣?”

邶婕蹙眉:“不可能!传记里说她的道侣可是青梅竹马一同长大的师兄。”

“哈哈,还说你知道,你知道个屁!当年那位九阶制符大师可只收了她这么一个真传弟子,哪里有什么师兄?你真的是,哈哈……”

“你还能再笨点吗,就不能是同门师兄?传记明明就写了……”

程昭昭看着两人争吵不休,当下起身就封了灵识,当下一片清净。

……

想要去南境,就要横穿一望无垠的苍芜山脉。

苍芜山脉里大大小小都是险地,想要成功通过,以他们如今的修为是万万不能的。

不过也不是全然没有办法,就是当年的极北雪山。

当年邶氏一族以凡人之躯花了数月才到了东岭,如今她们若是能寻得到那个地方,想必已是修士的邶婕也能安全到达南境。

程昭昭心有不舍:“你想好了,你真的要去?”

邶婕点头:“与孟黎说好了。她喜欢灵兽,去到南境恐怕不能如尝所愿,可是她现在年幼,我不放心她一人在此,是以,我带她一起走。等她再大些,就由她自己选择想要去的地方。”

孟黎抱着千里,点了点头:“程姐姐,你放心,到了南境,我会想你们的。”

程昭昭知道这些年,邶婕已将孟黎视作亲妹妹看待。

“也好,我送你到雪山。”

“不,不必了。”

……

仙月无岁,寒来暑往。

他们四人行至苍芜的雪山。

“怎么没有?”

邶婕望着这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山,情绪有些低落。

他们耗了几日在当年遭遇追杀的地方找寻,可别说是人了,就连妖兽的尸体都没有见到一只。

“奇了怪了?”

刘胖子举着一个棒槌一样的灵器,道:“我这个可是能探查到任何生气的,可是这方圆百里就只有我们这几个活物。”

说着抬脚踢了踢蹲在一边的千里:“蠢鸟,不然你到天上去试试?”

千里大怒,跳到了刘胖子脑袋上就用翅膀一顿狂拍。

“哎哟哟,你这个蠢鸟,让你上天你还不乐意了!”刘胖子一边驱赶,一边拿着那根灵器跑远了去。

“不但没有活物,当年他们的尸体遗骸,也不见了。”

邶婕指着一处大石道:“就是这块石头,当年我二叔就倒在那里。”

“会不会是当年那些人?”

“不可能!当年那些畜生是不可能会替我们族人收尸的。”

邶婕恨意浮现,事实上她千方百计想要回到南境,不止是想进入那个顶级修仙门派,更是为了报仇。

那个周仙师,当年是全族惧怕的所在,如今她也成了修士,无论如何,也要让他血债血偿。

程昭昭没注意到邶婕此时愤恨的眼神,只是道:“会不会,是这些年经过的人……或者,是有人在我们之前回到了这里。”

这处雪域听说在春来盛夏的时候也会消融,那时也许到此的人会多些。

不对!

程昭昭猛然怔住,当年书生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都说大平村的村民极少深入山林,那么为何书生会到了这里,这里离大平村的距离……

难不成大平村在这附近?

这个想法令程昭昭震惊,当下告知邶婕。

邶婕却不可思议道:“这里可是苍芜山脉极北。你确定这附近会有村庄?”

“其实这一点要问清木才是,之前我对那大平村在何处全然不知,只知道苍芜山脉之中。”

程昭昭当年怀着忐忑和激动的心情,坐了飞舟出苍芜的几日,哪里能辨方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