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首页 > 资讯

第9章 用事实说话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0:33

此话一出,让何彬的眉头紧皱出来了。路易莎女公爵,是他们县里面乃至于省里面的贵宾,容严禁有丝毫闪失。治好病,人家不见得会怪他们,要是弄个庸医来,岂非是彻底把合作的刚刚还沉浸在幻想中的马奎安,闻到崔卫平的言语,瞬间有种从天上跌落地上的感觉。望着那崔卫平眼中闪现的狡黠目光,再加上之前对方交代自己的事情,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个姓崔的害怕他干的那些龌龊事情被人揭露出来。。

>>>《超品玄医》章节目录<<<

《第9章 用事实说话》精选

此话一出,让何彬的眉头紧皱起来了。伊莎贝尔女公爵,是他们县里面乃至省里面的贵宾,容不得有丝毫闪失。治不好病,人家未必会怪他们,万一弄个庸医来,岂不是彻底把合作的道路给堵死了。

刚刚还沉浸在幻想中的马奎安,闻到崔卫平的言语,瞬间有种从天上跌落地上的感觉。望着那崔卫平眼中闪现的狡黠目光,再加上之前对方交代自己的事情,他哪里还不明白,这个姓崔的害怕他干的那些龌龊事情被人揭露出来。

“县长,我敢以人格保证,成岳大夫绝非是不学无术之人。虽说他才刚调入龙山镇卫生院,但他精湛的医术已经赢得我院工作人员的尊重……”

既然已经得罪了崔卫平,马奎安不介意得罪到底,一旦成岳治好病患,他这个举荐人也是有着莫大功劳的。

用?还是不用?何彬一下子无法做出决定来。如今的龙海,他还代理着书记,一旦这项合作黄了的话,恐怕他会被一撸到底的。

“何县长,鉴于贵方无法诊治女公爵的病情,我方决定暂停双方和谈项目。另外我来通知您一声,明早女公爵阁下以及谈判人员会撤离龙海。”

龙海方面迟迟拿不出来医治的方案,投资一方直接下达了最后的通牒。

“萨瓦卡助理,麻烦请您转告一下女公爵阁下,我方已经为她聘请了著名的专家,人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希望她能够收回刚才的决定。”

何彬看着萨瓦卡,用着流利的英文朝其请求道。

“没用的,何县长,你们的专家诊断不是已经诊断了吗?”

萨瓦卡摇摇头,那一双大眼睛疑惑的盯着何彬。

“不不,我们特派专家还在路上,我国大领导闻到女公爵阁下身体不适,特意从帝京请来了大专家……”

为了稳住女公爵,何彬也是直接豁出去,什么大国手之类的都给用上了。在他的再三请求下,萨瓦卡勉为其难的去做女公爵的思想工作去了。

“快,快,马什么来着,赶紧联系人。不不,洪江你跟他一起去把人给我接过来。记住了,一定要速度。”

等待萨瓦卡去做女公爵思想工作的时候,何彬朝着马奎安等人下达了一系列的催促命令。

……

或许是喝酒的缘故,也或许是压抑的太久了,宋美芬一股脑把自己的委屈事情说给成岳听。

“呼呼”

微弱的灯光下,趴在茶几上熟睡的宋美芬别有一番风味,想想今天路上发生的事情,成岳家的兄弟忍不住高唱。

“啪”

轻轻移动着 脚步,用清水洗漱一下发热的脸颊,成岳忍不住给自己一巴掌,心中默念清心咒,暂时熄灭了那一团熊熊燃烧的浴火。

“叮铃铃”

熄灭心中的浴火之后,成岳把宋美芬平放在沙发上,随后从屋内拿出一条毯子盖在对方身上,这才拎着自己的药箱,迈着轻轻的脚步离开了。

没等他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兜里面的巴掌大的手机响个不停。于是乎,他暂时熄灭机车,摁响了接听键来。

“小成大夫,我是马奎安”

“哦,马院长,这么晚打电话,有事吗?”

“有事,重大的事情,你待在家里等我,我马上就到。”

“嘟嘟”

有事,还有重大的事情?没等成岳仔细询问,对方直接把电话挂断了,搞得他一脸懵逼。他晃动脑袋想了一下,也没有想出所以然来,干脆启动机车奔向自己住处去了。

“快,快,小成大夫,带上你的医药箱子跟我去县里面一趟。”

一见到成岳,马奎安二话没说,拉着对方就要往车里走去。

“马院长,除了啥事了?”

坐上汽车的成岳有些懵逼,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马奎安。

粗喘一口气的马奎安,简单把女公爵住院的事情说道一番。还说这是政治任务,必须要治好之类的言语。

坐在前头副驾上的洪江看清楚成岳的模样后,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这成岳年轻的太过分了,根本不像是医术高超的大夫。虽说不是医学生出身,但他也见过不少名义大夫,哪一个不是四五十岁出头的。像是二十出头的名医,还真是为所未闻。

当他们一行赶到县医院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两点钟了,不少人都已经休息了。但听到成岳来了,还是有不少人揉着蓬松的睡眼走过来了。

“林县长,这不是胡闹吗?”

看清楚成岳的模样,李长胜忍不住摇摇头。

其他人县医院的专家大夫,也是纷纷对成岳指指点点,说他是骗子之类的话语。闻到这些人的言语,成岳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来。

“这位老先生,你最近一直是不是失眠焦虑不安,大便干硬……”

不理睬其他人异样的眼神,成岳直接望着李长胜开炮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他虽说才二十出头,却是实打实的“老中医”了,十二岁那年就开始出师了,满打满算已经有着十二年的看病资历了。

李长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直接朝着自己亮山门了。闻到对方的言语,他脸色变了变,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对方口中所说的症状,跟他身体出现的症状丝毫不差。若不是两者没有交集的话,他真的怀疑对方跟踪调查他。

“还有老先生左手一直捂着左腰部位,那个身体的部位已经被切除了。老先生,小子狂言了,还请您雅正。”

摘除的左肾,一直以来都是李长胜心中的一个痛。当年他对自己做出误诊,害的自己失去了一个肾脏。哪怕是他的老师开除一些药方给他,也无法弥补肾脏对身体的功效。或许是习惯,也或许是其他的,久而久之造成他习惯把手放在那个位置,也算是给他日后看病一个警醒吧!

听到对方最后一句话,李长胜颔颔首,这小子狂归狂,倒也是知道尊师重教。人家给足了他面子,他自是不会自找难看的。

“进去吧,病人性格有些怪异,你可要小心点。”

此话一出,县医院的大夫专家以及崔卫平等人懵逼了。他们有些不甘相信,刚才李老还横眉冷对那小子,如今却是语气都变了。

李长胜这一关过了也就等于通关了,萨瓦卡等北俄人不像其他人在意成岳的年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面,只要有本事就行,丝毫不在乎年龄大小的。这也是中西方文化的诧异,外国小子发明一些东西会得到其他人的鼓励赞赏,国内的小孩子要是有什么发明的话,会被其他人指责抄袭或者不务正业的。

北俄女人的身材不同于华夏人,不知道是天生还是后天养成,侧躺在病床上的女公爵那前凸后翘的身材会让人遐想纷纷的。再看看对方那张芭比娃娃的脸蛋,一般男人见到恐怕会直接软倒在地的。

成岳不是一般人,他瞥了女公爵一眼,很快的把目光收回来了。这一幕看在女公爵的眼里,心中对他有了一抹好感来。

作为一名成功的商人,伊莎贝尔女公爵经历太多太多的公共场合,那些男人看到他的时候,大都是有种想要把她吞入肚中的感觉。

“萨瓦卡,我不是说过了,我不看中医吗?”

当成岳提出来诊脉的时候,伊莎贝尔女公爵朝着女助理发火了。

“不,不,女公爵阁下,您误会了。我这是为您诊断,而不是治病。”

成岳摆摆手,用着一口流利的俄文解释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