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少女的秘密 城镇医生 保健室的秘密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古玩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3:51

“那就林董事长说,无功不受禄,那我就再帮你一把。”陈宇地说,“望着你的脸色,好像前段时间有些难言之隐吧?”“你胡说八道什么!”林南是真的不高兴了,自己看上他的医术,不“你胡说八道什么!”林南是真的生气了,自己看中他的医术,不愿跟他多计较,没想到他还敢蹬鼻子上脸了。。

>>>《都市医尊》章节目录<<<

《第22章 古玩》精选

“既然林董事长说,无功不受禄,那我就再帮你一把。”陈宇说道,“看着你的脸色,似乎最近有些难言之隐吧?”

“你胡说八道什么!”林南是真的生气了,自己看中他的医术,不愿跟他多计较,没想到他还敢蹬鼻子上脸了。

“林董事长最近应该经常会感到腰膝酸痛、四肢发凉吧,而且还畏寒怕冷,极易疲劳。”陈宇笑着说道,“最重要的是,往往力不从心,心里的火气排不出来,对吧?”

“你...”林南虽然心里狂怒,但是却难以发作,自己最近的身体,确实如他所说。

“为了让林董事长心里舒服,觉得这五百万花的值,我就给你写一个方子。如果你相信,大可服用,绝对物超所值!”陈宇拿过办公桌上的纸笔,快速的写下了几笔。

“不过我还是要提心林董事长一声,年纪大了,就要明白一个道理,鲜花虽好,也要节制才行。”

看着林南一副吃瘪的样子,林潇不禁心情大好,说道:“爸,如果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走了。”

林南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头之火,低沉的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过几天有一场商协酒会,这你是知道的。倒是你如果能够拉来那几家海外公司的合作,那么我就会推掉婚约。

但是,如果你还是不能摆脱困局,我就会让董事会革除你的职务,倒是谁给你求情都没用,我就算绑,也会给你绑到马家去。你自己,看着办吧!”

走出办公室,林潇心里的不甘和怒气,变成了委屈和苦涩。她低着头,沉默了好久,才收拾好情绪。

仿佛在自言自语,她幽幽的说道:“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我是林家的独生女,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这么大公司的总裁,多么让人羡慕...

可是对于我父亲来说,我只不过是一个出色的下属而已,就像本季流行的商品,等到下一季的时候,就会打折卖掉。

以前家里没钱的时候,父亲是那么的疼我爱我,可是现在呢?呵呵...”

“林总,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伤春悲秋也没有意义。”陈宇在她身后,淡淡地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伶?”林潇揉了揉眼角,抬起头看着他,“我告诉你,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只需要你在适时的时候,能够给我帮助,就像刚才那样。”

“你不配得到怜悯。”陈宇突然说道,“比你惨的人很多,有多少人,连饭都吃不饱,有多少人,想要努力都没有机会。你比他们强多了,至少,你还能选择。”

“选择?”林潇嗤笑一声,“我真的有选择吗?”

“当然有!”陈宇很肯定的说道,“选择屈服,或者选择反抗,哪怕粉身碎骨。”

说完后,陈宇不管呆立在原地的林潇,自顾自地打了一个哈欠。

“林总,我先去睡会午觉,你有事再找我。”

林潇还是站在原地,心里在回味着陈宇的话。如果是旁人这样说,她一定会嗤之以鼻,但是从陈宇口中说出,却是另一种滋味。

当初他只是一个实习医生,就敢给自己做手术,现在是自己没事,如果有事的话,恐怕他真的会粉身碎骨吧?

可是,他还是为了自己的信仰,选择了反抗。说起来,他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呢?现在又在自己的手底下打工。

想到这里,林潇不禁笑了笑,“一定是他上辈子欠我的,这辈子过来报恩来了。”

......

下了班,把林潇送到了家,陈宇也算有些空闲时间,闲来无事,到银行将支票里的钱汇到卡里,便准备出去逛逛。

《先天道决》涵盖极广,不仅有医术,还有风水、鉴宝之类的知识。他直接开着法拉利,来到了古玩街,想在这里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够淘得一些宝贝。

现在正是晚饭时间,古玩街还没有到最热闹的时候,不过人流也不小。陈宇停好了车,看着两边的店铺,除了古玩,就是玉器。

而就在此时,一个看上去极为猥琐之人,朝着一家古玩店走去。陈宇打眼一看,这应该是来销赃的人。

所谓的销赃,就是把来路不明的东西,拿到这里贱卖。而过来销赃的人,往往也是劣迹斑斑,去不了大型的拍卖行,只好在这里,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老板,这次的货来了,您给掌掌眼?”那人掏出一副画卷,递给了店老板。

看起来还是熟人,陈宇感到有趣,便走进去看了看。

这个画卷展开之后,长约一米,宽约四十厘米。画的是一副山水,画风颇古,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也算得上是一副用心之作。

而老板就显得比较专业,拿起一个放大镜,细细地看了起来,观察了一会,才摇摇头说道:“你这个东西,只是后人仿的范中立,没有什么价值。”

卖画的人一愣,有些不服气的说道:“怎么可能,为了这一副画,我可赔了好几个兄弟,他们现在还在局子里,等着我去捞呢。”

“那就是你看走眼了。”店老板笑了笑说,“你若是不信,大可以找一家其他的店。”

卖画的人死死的盯着店老板,而后者神情自若,毫无任何变化。过了一会,卖画的人似乎认命,叹息的说道:“就算兄弟这次赔了,弄了个赝品,您出个价吧?”

“咱俩也不是第一次做生意,你能到我这来,也是看得起我,这幅画,我就出两千吧。”店老板说道。

“那好,下次有货,我再来拜访。”卖画的人拱了拱手,拿着钱就离开了。

旁边的陈宇看到他离开,上前恭喜道:“老板这次赚了,虽说这画是赝品,却也不止两千块。”

“呦,来了个行家啊。”店老板说道:“怎么,您也对这画感兴趣?”

看到陈宇一身装扮,应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店老板一开始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这样吧,我出四千,把这副画买了,如何?”陈宇微笑着说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