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真迹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4:12

陈宇说出来了价格,心说,一转卖就赚了一倍,这个老板所以懂得知足了。“拿货是两千,卖回去可不能够就只卖四千,小兄弟,看你不喜欢,这张画五千转卖你,这是最高价了。”店老板摇了“进货是两千,卖出去可不能就只卖四千,小兄弟,看你喜欢,这幅画八千卖给你,这是最低价了。”店老板摇了摇头,显然想要更高的价格。。

>>>《都市医尊》章节目录<<<

《第23章 真迹》精选

陈宇说出了价格,心想,一转手就赚了一倍,这个老板应该知足了。

“进货是两千,卖出去可不能就只卖四千,小兄弟,看你喜欢,这幅画八千卖给你,这是最低价了。”店老板摇了摇头,显然想要更高的价格。

“老板,你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陈宇嘴角冷笑,“这样,我就出五千,卖不卖,您看着办。”

“好吧,看到小兄弟真喜欢,我就让个利,算是交个朋友。”店老板说道,心里其实已经满足。

陈宇掏出卡,刷钱取画。

而此时,身后却响起来一个声音,“北宋三大家范中立的画,可是很久都没见到了。”

陈宇转过身,看到一名中年男子站在门口,好奇的看着陈宇手中的画。“小兄弟,能让我看一眼吗?”

陈宇笑了笑,将画递给了他。

中年男子接了过来,细细一观,不由得摇了摇头,“原来只是后人仿品。”

他合上画,说道:“小兄弟,这幅画虽然是临摹作品,但其画风与范中立极为接近,本身也有着一定的价值,不知道小兄弟有兴趣割爱吗?”

还没等陈宇说话,店老板抢先问道:“你能出多少?”

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后悔将这画么快出手了,这中年人要是早点来,说不定还能抬抬价。

“三万块。”中年男子说出价格,“小兄弟,你觉得如何?”

“三万?”店老板的眼皮一抖,心里后悔死了。不过既然卖给了陈宇,后悔也没有用了。

但是出乎意料,陈宇摇了摇头,说道:“抱歉,这幅画我也很喜欢,不想卖。”

店老板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说道:“小兄弟,三万块不少了,别不知足。”

中年人也是皱了皱眉,说道:“三万块价格已经不低了,既然这样,我就再加两万。”

听到这话,店老板想死的心都有。自己还在得意,一幅画转眼就能翻两番卖出去。可看这样子,只要自己再忍忍,卖给这个中年人,估计七八万都行。

“老兄,这就是一副赝品,不值得花那么多。您进来看看,我这还有顾恺之的临摹,比这个还要好。”店老板看中年男子财大气粗,忍不住想要拉拢生意。

要论山水画,顾恺之要比范中立有名的多。

中年男子却不理他,只是看着陈宇,“小兄弟,这个价格,你可满意吗?”

店老板一把将陈宇挤开,满脸堆笑,对着男子说:“老板,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我这好的画,多的是。”

陈宇被他冷不丁一挤,连退了好几步,心里不禁气急。

其实这画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陈宇心里本来还舍不得卖。只是这个店老板的嘴脸太过恶心,让他极为不爽。

看不得小爷赚钱,那小爷偏偏要赚给你看!

他一把拉住中年男子,说道:“不是我贪心不足,实则这画内有乾坤。”

听到他这么一说,中年男子倒是来了兴趣,问道:“恕我眼拙,这画明明就只是一副仿品,还有什么秘密吗?”

此时旁边也围起了一群人,听着陈宇和中年男子的对话,看着热闹。

“老兄,你别听他瞎说,我都开了二十年的店,过手的东西不知道多少。这幅画,就是一个赝品而已。”店老板嗤笑一声,不屑地说道。

“人都有走眼的时候,或许你的本事,并没有那么高明。”陈宇冷笑道。

“哎呦,你跟我较上劲了。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还真以为能捡到漏呢?”店老板说道。

“要不打个赌?”陈宇说道,“如果这画真的有玄机,怎么办?”

“如果真的有玄机,我就输你十万。”店老板很自信的说道,“不过,也不能是小伎俩,必须要有足够的价值才行。如果你是在瞎说,找不到什么东西,就要再把这幅画输给我,敢吗?”

“有何不敢。”陈宇大笑,看着围观的人群,说道:“诸位给做个见证,一会别让这个老板耍赖。”

“放心,小兄弟,如果真像你说的,他赖不了。”

“小兄弟,你放心吧。”

......

这围观的人,大多也都是识货的,自然不会轻易被谁给骗了。

“不用担心,小兄弟,有我在,担保没人敢赖账。”中年男人笑了笑,“我楚安山的名头,还是有些信誉的。”

“楚安山,就是那个著名山水画家,今天竟然来这了?”

“好看了,好看了,今天如果小兄弟真能找到玄机,那可就出名了。”

“是啊,连楚大师都没看出来的东西,你要是能找到,可就太了不起了。”

连陈宇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到一个大人物。他当即说道:“拿一杯水来。”

话音刚落,就有人递了一瓶矿泉水上来。

“故弄玄虚,今天如果这画里真有东西,我明天就关门歇业。”店老板看到众人支持陈宇,忍不住冷笑。

“那倒不必,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就行。”陈宇从容地喝了一口水,用力喷在了古画上。

这时,他用上了体内的真气,只见水落在画上,极为均匀,刚好将表层打湿。然后他轻轻的扣了扣边角,顺着他的手指,表层居然被他撕了下来。

而随着表层揭落,这副画卷露出了它的真容。

虽说看上去差别不大,但细微之处,仍有点滴差别。

楚安山看到这里,急忙接过画来,仔细地审视着。“这居然...是...是范中山的真迹。”

范中山的画,留存极少,再加上他的名气不大。除了圈内的人,外界所知不多。

但毕竟是有其独到之处的,对于楚安山这样的山水画家来说,有很大的学习意义。

“没想到,没想到,差点错过了。”楚安山如获至宝,激动地对着陈宇说道,“小兄弟,这幅画对我来说很有价值,我也不坑你,50万,怎么样?”

陈宇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请求。

“小兄弟,除了我之外,没人还会出这样的价格。”楚安山说道。

而这时,店老板肠子都悔青了,五十万,都快抵得上他一年的收入了。他发疯似得抓着陈宇的手,说道:“这画我不卖了,你的钱我再退给你,双倍奉还,哦,不,十倍奉还!”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