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来者不善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5:38

三个人走到聂幽身边,实则也没什么很奇怪,实际上却了封住了聂幽的所有退路。所以是某个非常特殊部队科比球衣的家伙们。“兄弟,实在对不起了,公子要我们给你点教训。我们也好拒绝。“兄弟,对不住了,公子要我们给你点教训。我们也不好拒绝。放心,我们有分寸的。”一个带头的大汉看着聂幽,似乎很有些为难。。

>>>《龙啸狂兵》章节目录<<<

《第24章 来者不善》精选

三个人走到聂幽身边,看似没有什么奇怪,实际上却已经封死了聂幽的所有退路。应该是某个特殊部队退役的家伙们。

“兄弟,对不住了,公子要我们给你点教训。我们也不好拒绝。放心,我们有分寸的。”一个带头的大汉看着聂幽,似乎很有些为难。

聂幽吐出一口烟,淡淡的说道:“独眼狼的徒弟?”

听到聂幽的话,那三个大汉顿时浑身一个机灵。

“唉,找个工作不容易。保镖不丢人,凭自己的本事和手艺吃饭。不过给这种纨绔做这种事情,就有些过了。”聂幽丢掉烟头,在地上用脚碾灭了,抬头看着他们三个。“我不为难你们,动手吧。不过这事之后,去找别的工作。如果觉的可以,可以来找我。我在东岚集团。”

从他们的架势上,聂幽就能知道他们来自哪里。

独眼龙,是某个特殊部队的教官,算是聂幽的师兄。独眼龙,是他的代号。独眼狼,却只有几个最亲近的人可以叫。平时的时候,哪怕是部队的将军,都不会也没资格这么称呼他。

能叫出独眼狼这个称呼,那三个家伙就知道,今天倒霉了……

聂幽既然已经让他们动手了,他们就必须动手,因为眼前的这个人,不需要他们留手。哪怕他们拼命,也不一定有效果。

聂幽突然动了,几乎和他们三个同时动了。

一记手刀,快于闪电一般随着他矮身一错,从左侧的大汉腋下穿过去,顺便就斩在了大汉的大腿内侧,那大汉顿时倒了下来。

另外两个根本第一击只打出一半就失去了聂幽的踪影,接着,他们很干脆的停手了。

“师叔,我们栽了。明天我们就去东岚集团。”带头的那个大汉很干脆的说道。

聂幽点点头:“还不错,基本功没丢。再回炉三五个月,也就差不多能用了。”

听到聂幽的话,三个人没来由的心里打了个哆嗦:回炉!这是他们那个地方特有的意思。回炉的机会当初经常有,每一次,都让他们刻骨铭心……

“好了,回去吧。顺便告诉那两个家伙,如果他们再敢在我面前晃荡,我就让他们彻底消失。”聂幽的话到了最后,已经是冰冷一片。

三个大汉点点头,两个完好的,扶起还倒在地上的,往回走去。

聂幽不理会他们,开门上车,直接调转车头,往回而去。

车子无声的行驶在路上,陆琳裹着车上备用的一件外套,似乎很冷,哪怕现在的天气和冷根本没关系。

“你果然很能打!”陆琳突然看着聂幽说道。

聂幽笑了:“你能看懂?”

“看不懂。但是那三个人和柱子哥是同样的人。可柱子哥和他们都怕你。而且那个人肯定是被你打倒的。”陆琳的眼中开始冒出星星的光芒。

哪怕她平时再怎么强悍,再怎么穿着职业套装,都改变不了她是一个只有二十二岁的女孩这个事实。这个年纪的女孩,是喜欢和崇拜英雄的。聂幽,毫无疑问在她眼中就是一个英雄。

“哈哈,其实很简单,我只是踢了一脚他的胯下。是男人都会倒下的。哈哈哈……”聂幽大笑起来。

有的时候,被人崇拜一下,也是很让人开心的。尤其是让一个美女崇拜一下,那怕你对她不感冒。

车流中速度很快,陆琳一脸嗔怒的看着前排得意洋洋的聂幽,满心都是不屑:踢人胯下……这就是柱子口中的高手强者吗?就这样的人能保护自己父亲的安全吗?

可是刚才的战斗,她虽然缩在车里,但是却也看到了一些,好像不是聂幽说的那样,只是一脚踢了人家的胯下那么简单。一时之间,她反而矛盾起来。

在她的矛盾中,聂幽已经把车子停在了她的住所门口,开了车门。

把钥匙丢给还没下车的陆琳,聂幽丢下一句话,接着扬长而去:“今天的任务完成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明天才是我正式上班的时间。今天的保护,算是额外赠送。若是以后有这样的事情,要算加班费的。”

“你……”一个你字出口,下面,陆琳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个看起来有些浪荡,又有些不靠谱的人,却不知不觉之中,给了她一股诡异的安全感。似乎只要在他的身边,就会一定平安无事。这样的感觉让陆琳感觉怪异之极。

没等她再反应过来,聂幽已经开着他的车子离开了这个高档小区。

闷闷的自己下车,回到自己的住所,脱掉衣服,看着镜子里依然青春靓丽,却总是被她自己包裹在暗淡的职业装里的身体,陆琳却突然泪水滴了下来。她不是不懂事的大小姐,而是相反,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老爸创立东岚集团的艰辛。她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为什么会早早离去,完全是因为东岚集团的工作累死的。东岚集团,不只是陆家的企业,更是陆家创业史的结晶,更是陆家的荣耀。

为此,陆琳一直是个懂事的女孩,努力学习各种知识,希望陆家唯一的孩子,将来能够接掌这家已经算是巨大的公司。可是随着她接触公司越来越多,就感觉到东岚企业的不易。她的性格也就变的有些难以捉摸起来。

此刻,她看着自己的身体,哭了。

她也希望在自己如花一样的年龄里,有一个疼爱她的大男孩来呵护她,每天过着单纯的日子。可是对于她来讲,这一切都是奢望。她只能把自己包裹在那套职业装里,扛起越来越多的沉重负担。

朦胧的水雾中,她美好的身体在流水的清洗下洁净如玉,但是却洗不掉她心中那沉重的乌云……

聂幽开着车子,开了窗子,点燃了一支烟,在城市里漫无目的的穿行,突然,他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失落……

离开了那里,离开了自己的老头子曾经为自己安排好的路,也许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但是此刻,真的离开,真的要踏入普通人的生活,他似乎又有些空落落的。

那个地方……

他的沉思中,电话突然响了,打开看是柱子:“柱子,怎么了?”

“幽哥,不好了,我们被堵在滨海路了。”电话那头,柱子语气十分的仓促。

“怎么回事?我立刻到,告诉我详细的地址。”聂幽弹飞烟头,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闪亮的弧线,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往前窜去。

滨海路,浦江大酒店,一家规模中等,但是确实诸多高层商业人员最喜欢来到的地方。这里一般来说,是不会出事的。因为浦江酒店的主人姓朱。在海市,也算是一方豪强的家族。没有人轻易会到这里闹事。哪怕是海市那几个著名的纨绔都不会轻易来这个地方。即便来了,也要收敛。

可是今天似乎有些不同,一辆奔驰S系列600轿车被几辆豪车困在了中央,柱子和另外两个保镖站在车子四周,周围是一圈几乎和他们一样的黑衣人,正在这里静默的围着他们。既不说话,也不放他们走。

车子里的陆飞扬已经是满头的汗水,对方既然敢在浦江大酒店动手,就说明他们已经肆无忌惮了。他的手里握着一部电话,可是他始终没敢拨打。因为他知道,拨打了那个电话,确实能够解决目前的问题。可是那样做的结果,后果却很难收拾……

不到万不得已,陆飞扬绝不会把通话键按下去,除非……

就在众人依然沉默对峙的时候,一辆凯迪拉克,即便是价值五六十万的车子,在浦江大酒店这种地方,依然是不入流的。这样一辆不入流的车子,突然驶入了停车场,直接向陆飞扬的车子所在冲了过来。

“嘎吱”一声,车子嚣张的在距离包围陆飞扬的车子不到一米的距离上停住,几乎立刻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车门打开,聂幽一身西装还在,只是上衣却已经脱掉,只有里面的白色衬衣,嘴里叼着一根烟:恩,依然是那包五块的。

看看周围的大汉环绕的陆飞扬的车子,突然笑了起来,走到一个大汉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兄弟,让让路,你的车子堵在路上了。”

那大汉正要发怒,却只感觉身体一麻,顿时矮了下去,差点单膝跪倒在地上。

一巴掌拍开那个大汉,聂幽毫不停留,直接往中间走去。走到柱子面前,看着柱子,突然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没用的东西。没长眼睛的东西堵了路,这种小事都处理不了,要你干什么用?”

说完,不等柱子回头,直接回头看着那些大汉,刚才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变的冰冷无比,接着目光转向了浦江大酒店的大厦冷哼一声:“这种手段,在这种场合用,太下作了。今天老子刚上班,不愿意惹事,给老子滚开。”

浦江大酒店四楼的一个房间中,一个油光满面的中年人大怒,“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撒野?”

他旁边的另一个人,带着眼睛,三十多岁的模样,显得文质彬彬,只是那一对蛇一般的眼睛,却让整个人变的阴鸷无比。

“既然这小子敢这么嚣张,怕是有一定的背景吧?我们最好先弄清楚他的背景再说。”蛇眼男人慢慢的说道。

“没错,敢在浦江大酒店这么张扬的人,我在海市还没见过呢。也许是那个聂家的人?”旁边还有一个四十来岁的人,看着停车场的聂幽,皱起了眉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