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不走运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5:43

“毕竟也可以。”王林痛快地伸出手了手,随后又不解的问着,“陈医生,我而已腰肌肌肉劳损而已,你诊脉能号出什么呢?”“王先生,这么说吧,在中医的理论中,脉象是核心主题着身体的“王先生,这么说吧,在中医的理论中,脉象就是围绕着身体的一条河流,不管是什么问题,都会在这条河流中得到体现。”陈宇微笑着说道。。

>>>《都市医尊》章节目录<<<

《第27章 不走运》精选

“当然可以。”王林爽快地伸出了手,随即又疑惑的问道,“陈医生,我只是腰肌劳损而已,你号脉能号出什么呢?”

“王先生,这么说吧,在中医的理论中,脉象就是围绕着身体的一条河流,不管是什么问题,都会在这条河流中得到体现。”陈宇微笑着说道。

“而身体的其他部位,都会有分支涌入这河水中,所以河水或快或慢、或清或浊、或稳或乱,都能体现出问题所在。只不过这些细微的差别,很考验医生的本事。”

王林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这个理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看来真如林总所言,陈医生虽然年轻,但确实有独到之处。”

陈宇稍一搭脉,已经明白了王林的症结所在。只是因为年轻时经常久坐,缺乏运动,所以留下了腰伤。准确的说,这是大多数老年人都有的伤痛,并不能算是什么病。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才难以治愈,时刻折磨着他。

“怎么样,陈医生,我这腰痛能够治疗吗?”王林问道,其实他心里也没有抱太大希望,这些年他没少求医问药,但得到的答复,大多都是让他注意休息,不要久坐不动而已。

“生老病死,人之难免。”陈宇思考了一下说道,“彻底根治,是没有太大希望的,只能尽量压制,减少您的痛楚。”

“只要能这样,我就满足了。”王林笑了笑说道。

他心里也有数,如果陈宇大放厥词,他反而还要担心,是不是江湖骗子?

“那陈医生准备用什么方法,是针灸吗?”他问道。

“今天身上没带银针,只能先以点穴的方式,帮您缓解一下。”陈宇摇了摇头说道。

“那我需要脱衣服吗?”王林为难的看了一眼林潇,如果脱衣服,她肯定是要先回避的。

“不用,点一下就好。”陈宇走到他的身后,稍微找了一下穴位,重重的点向他的腰间,渡了一丝真气过去。

王林闷哼一声,只觉得腰间常年疼痛的地方,涌入了一股暖流,竟大大的缓解了伤痛。

他感激地看了一眼陈宇,说道:“你们有句古话,叫做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陈医生的医术,果然高明。”

听到王林的称赞,林潇也很开心,立刻说道:“王先生,下次我让他备好银针,到您家里,再给您治疗一下。”

正在这时,下面的拍卖会开始了,王林点了点头,说道:“那就麻烦林总和陈医生了,我们先看看拍卖会吧。”

他这次前来,主要是听闻有一副唐伯虎的山水画要拍卖,在S市待了很多年,他对华夏文化很是热爱。

先上来的几幅字画,大多都是现代画家的作品,难以引起他们的注意。陈宇现在身上也有一些积蓄,自然也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中意的东西。

过了一会,呈上来一副拍品,是一尊青铜酒杯,品相已经不太完整,上面还有大量的锈迹。

王林看到之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酒杯虽然有历史,但是保存不善,品相破坏的太严重了,估计要流拍了。”

正如他所言,这次前来的嘉宾,没有人举牌叫价。虽然起拍价只有十万元,但显然它并不值那么多。

陈宇起初也并不敢兴趣,只是稍微捎了一眼,也觉得它没有什么价值。可是没过一会,他身上的《先天道决》突然自己运转,速度之快,效率之高,远超他平时自己修炼的时候。

“难不成,这个酒杯有什么古怪?”他心里想到,“不管了,先拍下来。”

他按了一下房间的里的按钮,不出所料,并没有人跟他争抢。

“陈医生,这个酒杯根本就不值十万。”王林意外的看向他,善意的提醒道。

“对啊,这个东西一看就没什么价值。”林潇也说道,出身名门的她,对于古玩也有一定的见识。

“我只是觉得它很对我的眼缘。”陈宇笑了笑说道。

“眼缘?”王林笑了笑,随机说道,“没关系,只要陈医生喜欢,我就把他买下来,就当是诊金了。”

“不用了,王先生。”林潇急忙说道,“这次只是出于对您的尊敬,不需要什么诊金的。十万块钱而已,他还是能够付的起的。”

这次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拉王林一个人情,好在三天后的商协酒会上,能够得到GUCCI的合作。如果对方付了诊金,那么人情也就不存在了。

“那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勉强。”王林说道。

很快,便到了这场拍卖会的压轴商品——唐伯虎的山水画。

王林看着下面主持人,手里展开的画卷,连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唐伯虎的画风,以雄浑潇洒著称,他的山水画大多表现雄伟险峻的重山复岭,楼阁溪桥,四时朝暮的江山胜景。

这一副画卷,是他少有的细腻之作。怪不得王林这个外国人,都会迫不及待的赶过来,这幅画,是不可多得的珍品。

起拍价也很高,主持人直接喊出了五百万的价格。而他的话音刚落,就有不下于三个包间,同时按下了按钮。看起来,谁想收入囊中,还要费一番功夫。

转眼,价格已经被炒到了八百万。王林紧皱着眉头,暂时还没有叫价的打算。

“6号包间出价九百万。”看到6号包间的灯又亮了起来,主持人兴奋的说道,“有没有更高的价格?6号包间第一次,6号包间第二次...”

王林见状,急忙按下了按钮。

“好,4号包间出价一千万。”主持人大声地喊道,“一千万第一次,一千万第二次...”

"妈的,是谁在跟我抢?"6号包间里的一个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说道,正是白丘生。

他再次按下了按钮,出价一千一百万。

“我是白马集团的白丘生,还请给个面子,这幅画我要定了!”他打开包间的窗户,对着外面喊道。

“居然是白丘生,真是冤家路窄。”林萧心里冷笑,随即装作失落的样子,对着王林说道:“居然是白总,看来今天您真是不走运。”

王林的眉头,更加的皱了起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