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助理?不!

发布时间:2020-09-17 11:45:57

那个油头粉面的人却轻蔑的道:“聂家的人会这么杨天吗?我看所以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保镖。看他那身穿着,不是一个保镖吗?我试一试他的斤两。”说着,他对身边招招致命手,旁边说完,他对身边招招手,旁边一个等待的秘书立刻走了过来:“王总,您指示。”。

>>>《龙啸狂兵》章节目录<<<

《第25章 助理?不!》精选

那个油头粉面的人却不屑的道:“聂家的人会这么张扬吗?我看应该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保镖。看他那身穿着,不就是一个保镖吗?我试试他的斤两。”

说完,他对身边招招手,旁边一个等待的秘书立刻走了过来:“王总,您指示。”

“告诉下面的,给我打,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小子。当然,别打出人命来就好。”那个王总不屑的说道。

“慢着,如果他真的是聂家的人,那我们可就……”旁边那个人连忙出声阻止,眼光看向了那个蛇眼男人。

蛇眼男人似乎对自己手里的酒杯很有兴趣,正在专心致志的研究着什么……

那个秘书还没来得急出门,下面停车场却已经有了变化!

聂幽等了一小会,没等到想要的结果,以他的性格,如何能等待下去?

根本不理会柱子的眼神,他直接突然身体猛然加速,冲向了堵路的黑衣人们。柱子只看到他的身影兔起鹘落,在车子中间几个起落,围绕着陆飞扬车子的十几个大汉已经倒了一地。

拍着双手,聂幽走回到陆飞扬的车旁边,看看柱子:“还愣着干什么?去把那些废铁挪开,你们两个,去帮忙。我来开陆董事长的车子。”

说完,拉开车门,进入了陆飞扬的车子。

陆飞扬看到聂幽进入了车子,长大的嘴巴还没合拢:这小子的手段,也太暴烈了一点吧?

虽然问题暂时看似是解决了,可是往后的东岚集团怎么办?

这等于是公开撕了那几个家族的脸啊!

“聂幽,你……”陆飞扬回过神来,明显的脸色很是愠怒。

聂幽从后视镜里看到陆飞扬的表情,不屑的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陆董事长是不是要告诉我说不该这么粗暴?和几个家族撕破了脸,以后东岚集团还要做生意的,对不对?”

陆飞扬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聂幽看到柱子已经挪开了一辆车子,立刻开车冲了出去,路过柱子身边落下窗子喊了一声:“你把我的车子开回去。”

车子一个急转,已经上了道路,很快进入了大道。聂幽并不在乎陆飞扬的存在,摸出自己的烟盒,点了一支烟,单手握住方向盘:“今天已经撕破脸了。既然撕破脸了。那就干脆撕到底。他们想做什么,我来对付,你只管做你的生意。除了生意,其他的一切有我。当然,我可不是为了你的女儿。”

陆飞扬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做生意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聂幽这么处理事情的。这哪是做生意的,这简直就是黑帮火并的架势啊……

他现在甚至有点怀疑,听信了柱子的话,让这个叫聂幽的只有一面之缘的家伙来负责自己的安全,会不会是自己做出的最大的错误。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一切都于事无补。更重要的,这个叫聂幽的年轻人刚才虽然行事鲁莽,但是他刚才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却让陆飞扬感觉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不应该属于商场,而是战场。更重要的是,他面对那些所谓的家族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那股轻蔑和不屑一顾,让他心底隐约有些心动:说不定,这个家伙真的能帮自己解决眼前的危机?

随即他又忍不住心里苦笑:指望一个保镖,解决东岚集团目前面临的几个家族围追堵截的局面?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了,还是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

抬头看着眼前的聂幽,顺便斜了一眼他丢在副驾驶上的烟盒:黄金叶!

五块钱一包,这种烟,当初自己创业的时候,也经常抽。

看到这包烟,陆飞扬突然脑子里甩掉了一切:“聂幽,给我来一根。多少年没抽过黄金叶了。”

聂幽从车内后视镜看了他一眼,笑了下,摸过烟盒单手弹出一根递给陆飞扬,顺便把打火机也丢给了他。

陆飞扬在后面点燃了那根价值两毛五一根的烟,用力吸了一口。

也许是养尊处优的日子久了,有些不太适应眼前的这种劣质香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不过很快,就适应过来。

“当初我就经常抽这种烟,甚至更差的也抽。现在想来,当初创业时候的老朋友,似乎也应该算他一份。”陆飞扬忍不住有些出神。

聂幽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一个倾听者。

路不远,但也不近,走了约莫四十分钟,才回到陆飞扬的别墅。这四十分钟,陆飞扬就几乎是在会议中度过的。当然,顺便的,也给聂幽讲了几个他创业时候的艰辛中的乐事。

“路董事长,到了。明天一早,我会正式上班,来接你。八点,我准时到。”聂幽把车子停在了别墅的车库里。

陆飞扬皱了皱眉,这是车库,不是他应该下车的门口。

“董事长,车库和别墅之间,是有一道门的。走那比较好。大门口太容易暴露。”聂幽耸耸肩。

陆飞扬看一眼聂幽,没有动身子:“你不打算跟我说一下刚才浦江大酒店停车场的事情吗?”

“说什么?”聂幽回头看着陆飞扬。“说我的功夫?还是问其他的?”

陆飞扬有些郁闷,这小子似乎天生的就有一种压迫别人的感觉,即便是他,已经多少年高高在上的人,在他面前,居然都会感觉到一些压力。

“好吧,对方既然只是保镖出现。那就说明他们没打算真的撕破脸。你要面对的,就是商业上的手段。至于保镖的问题,当然是保镖来解决了。”聂幽知道陆飞扬这种人,一定会寻找一个合适的答案,干脆的说道。

陆飞扬眼睛微微一亮,看着聂幽:“就凭你这句话,你不应该只做一个保安,或许我的助理更适合你。”

“助理?助理可以每天上班愿意来就来,愿意走就走吗?”聂幽看着陆飞扬。

陆飞扬哑然……

董事长助理别说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恐怕就算是你正在床上和女人研究科学,董事长需要的时候,你也要半截穿衣服响应召唤。

“所以,保镖,恩,确切的说,保安经理更适合我。路董事长觉的如何?”聂幽笑着看着陆飞扬。

把陆飞扬送回到自己的住所,柱子很快赶来,聂幽交代了柱子这里需要注意的一点事情之后,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刚取出钥匙,聂幽的手突然定住了,嘴角微微一笑,才继续开了门。

“不请自来,而且是破门而入,很不礼貌。我不喜欢没礼貌的人拜访我。”聂幽一边换下拖鞋,打开灯,就看到了坐在客厅里的一个一身休闲装的青年男子。

看到这个男子,聂幽倒是有点惊讶:“国安居然这么年轻的毛头小子都出任务了?还是我不值得那些老家伙们出手了?”

那个青年男子看到聂幽走过来的节奏,就知道自己绝不是聂幽的对手,哪怕他就在对面,甚至自己手里还有武器。原本握在腹部的双手松开了,把握住的手枪放到了桌子上:“海市不是金临市,也不是边境,更不是国境外。这里是国内最大的都市,治安需要一个良好的面貌。你做的太过了。上面的人要我告诉你,别太过火了,适可而止。毕竟你已经离开那个地方了,那个地方的规则,不适合这样的城市。”

青年人说着,走到窗边,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都市:“看,这里的人都很平和,不是吗?”

“如果你只是来告诉我这个的,那么你可以走了。”聂幽对这个青年人还算有些好感,若是其他人来,早就送客了。

青年人苦笑道:“好吧,我的电话,有需要可以联系我。我可以解决一些你现在的身份不方便解决的问题。你知道的,有些事情,我来出面,比你直接动手可能效果会更好。当然,这是我的私人请求。我进入国安几年,刚得到外出的机会,我希望能安稳的度过几年。”

聂幽突然笑了起来:“你才多大?居然希望安慰的过几年。这不是你这个年纪该想该做的。”

青年人笑了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四十五岁了,你会不会相信?”

聂幽看着他,歪了歪头:“相信。国安总是出一些怪胎。”

“好吧,我已经四十五岁,并不是毛头小子。不然,我也不可能来负责海市的分局。今天我不是以我国安的身份来找你,只是我的私人身份。重新介绍下吧,我姓杜,杜昊。海市杜家的人。我知道你的来历,如果你愿意,海市会翻天覆地。但是我想,你不会那么做的。所以,我以杜昊身份来和你交个私人朋友,不是杜家的长子身份,也不是国安身份。可以接受吗?”那人重新坐了下来。

聂幽看着这个自称杜昊的人,随手丢给他一根烟:“不抽可以放在桌子上。”

“五块钱一包的黄金叶。你挺简朴。如果我是陆飞扬,我会立刻把女儿嫁给你,然后把东岚集团交给你。”杜昊并没有拒绝,点燃了,抽了一口,并没有什么难受的样子。

“他只知道我是一个保镖。当然,我也希望,他只知道我是一个保镖。”聂幽看着杜昊。

杜昊点点头:“放心吧,聂家的事情,我们杜家没资格,也没那个胆子乱说的。”

“好吧,我要休息了。”聂幽下了逐客令。

杜昊很自然的站起来:“好,改天有时间,我请你喝酒,吃烤肉。芙蓉街有一家烧烤店挺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