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浮华 公公 杨乐袁婷婷 村色满园 凶宅
首页 > 资讯

第六百零八章心里攻势

发布时间:2020-09-17 12:01:55

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八章心里攻势在线阅读。布坚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爽快就同意了,一时间竟有些怀疑她的目的。。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章节目录<<<

《 第六百零八章心里攻势》精选

你要尸首吗?”沁娘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布坚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爽快就同意了,一时间竟有些怀疑她的目的。

“你既然那般想要,那便给你吧。”说着,她再次用帕子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灰,看向李牧道,“李大人,既然已经立了案,尸体应该在你这里吧,你不如,就将尸体抬出来给这位大叔看一眼好了,只不过,被仵作验过己,可能有些不太好看。”

布坚脸色变了变,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要将尸体抬到这公堂之上,而且,还特意提醒是被仵作验过尸了。

若是被仵作验过尸了,那便意味着,尸体会很难看,必要时,可能还会切开某个部位,这样尸体看着就有些不堪入目了。

他若是同意了,出于一个父亲的立场,若是放任女儿的尸体以这种不堪的形式呈现在公堂之上,便不适合了。

原来如此,这个女人是在打着这样的算盘吗?又想给他挖坑!

心念电转间,布坚就想了许多,刚才击鼓鸣冤是他失策了,他应该先上顾家闹一场然后再来击鼓鸣冤的,那样,对方就拿不住话柄说他什么了。

现在,这个女人又想给他挖坑,他可不上当!

思及此,布坚指着沁娘义愤填鹰的说道:“我女儿好歹是个未出阁的闺女,你居然想要把她的尸首抬到这公堂之上来,当真是心思恶毒。”

沁娘诧异的看着他,一脸无辜的说道:“这难道不是大淑你刚才的要求吗?你一直在说要见到布淑媛的尸首,众所周知,布淑媛死于非命,这件事情既已报了官了,尸首自然是在京兆府的衙门里头了,不抬出来给你怎么给你?”

她一脸的“说要尸首的人是你,不让抬出来的也是你,你好难伺候”的模样,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分明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被她这般一说,堂内看热闹的老百姓都有些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是他们冷血,实在是布坚表现出来的样子,实在是不像一个身为人父的人该有的样子,笑完后,他们又忍不住有些同情那位布姑娘。

若这位真的是她的父亲的话。

“我……”布坚被她堵得哑口无言,只能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看着她。

“咳咳!”李牧适时的咳嗽了两声,表示自己这个主审官还在场,“你到底要不要领尸首?若是不领便退堂吧,本官也不追究你胡乱击鼓鸣冤的罪名了。”

布坚一听要退堂,立马出声喊道:“不行!顾家的人还没说清楚呢,我女儿到底是怎么死的,凶手查到了没有,至于尸体嘛,大人可以退了堂以后再给我。”

李牧这个时候倒是机灵,突然间问了一句:“你不是说要当着全京城老百姓的面审这个案子才公平吗?若是退了堂以后再交给你,你回头又该说本官与顾家联手欺负你一介平民了。”

布坚被他怼了个满脸,一时间竟哑口无言。

那些围在外面的老百姓顿时笑得更欢了,第一次发现这位父母官竟也这般幽默风趣。

“我说这位大叔,你到底要如何?你不能仗着自己跟布淑媛长得有几分相像,便硬赖在这里浪费公堂吧?”沁娘无语的说道,“凶手目前还在查,你若非要李大人给你一个说法,那便是布淑媛伙同别人在这京城里放蛇,最后被灭了口。”

什么?

放蛇?

沁娘话音刚落,大堂内齐齐的传来一阵阵倒抽凉气声。

之前京城里各大府邸进了蛇的事情人人皆知,可如今沁娘却说,那蛇是布淑媛放的?

为何?

她一个姑娘家家的,与这京城无缘无仇的,为何要做这样的事情?

“你胡说,分明就是你们顾家勾结外敌,祸乱京城,被小女发现了,要杀人灭口,你们之所以报官,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显得你们光明磊落而已,你们说小女放蛇,有可证据?”布坚打死都不认。

他是要置顾家于死地的,不能反被顾家给坑进去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沁娘冷笑了一声,随即抬手击了两下掌。

很快的,一个人便被从门外扔了进来,如扔麻袋一般。

“哎哟~”

众人定睛一看,被扔进来的还是一个人,一个牛高马大的男人,一身的异族打扮,那只露出来的半条胳膊上,还有一条黑色的蜥蜴刺身。

那男人被扔进来后,抱着腿在地上滚了半天,嘴里嗷嗷的痛呼着。

沁娘眼角一抽,一个大男人有必要嚎成这样?

“顾少夫人,这……”李牧目瞪口呆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指着地上哀嚎的男人问,“这是何人?”

沁娘笑了笑道:“大要,这是城中那间灵兽店的老板,叫洛伊,他平生最喜欢蛇了,也知道该如何操控和训养那些蛇,不如,让他来告诉您,到底是谁在这京城之中招来了大批的蛇吧。”

原本躺在地上哀嚎的洛伊闻言立马便不嚎了,还不等李牧发话,便连连举着手叫道:“大人,小人招,小人什么都招,一切都是布淑媛弄的,小人发誓,小人只是把一首能够操控蛇的曲子交给了她而已,除此之外,小人什么都没有做。”

此刻的洛伊哪里还顾得上那条被打断的腿啊,他只想着赶紧撇清干系,好回去请个大夫看看伤,刚才那个抓他的男人实在太厉害了,他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被打伤了。

出手诡异又迅速,眼神冷得吓人。

他敢说,他今日若不把自己摘清楚,回头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虽然他是奉了命在京城里扎根,可他也不过是个线人,根本没有受过任何训练,也经不住任何严刑烤打。

“污蔑,这是污蔑!大人,小女是个心善之人,她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呢?这定是有人拿小女当枪使了,小女在京城里无亲无顾的,除了顾家,她还能听谁的?说起来,她指不定就是这样被灭口的……”

布坚眼见着洛伊二话不说就将布淑媛给供了出来,而且还给她扣了个主谋的罪名,他哪里肯干?

他是死也要把顾家给拖下水!

大家都长了一张嘴,凭什么只由他们说!

布坚目光阴鸷的扫了洛伊一眼,看来事成之后,这个人也不能留了。

沁娘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一眼洞穿他的想法,冲着李牧说道:“大人,这位大叔一直在说顾家的小姐与他无媒而合,试问,此事若是真的,他是出于何等心态才能三番四次的提起这件事情的?”

而且,丝毫不顾及自己发妻及女儿的感受,这样的男人,即便他说的是真的,也不会有人相信。

试问这世上哪有一个亲生父亲会这般置自己的女儿于无颜之地的?哪怕这个女儿已经死了。

所以,这个时候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和鄙夷。

“既然这件事情大家都凭着一张嘴,口说无凭,我倒是有一个办子,不知道大人可否一听?”沁娘扫了那布坚一眼,语气淡淡的说道。

不知为何,布坚那颗原本坚定无比且自信满满的心被她这一眼看得突然间有些拿不准了,他虽然第一次跟这个女人正面交锋,可就在这短短的半盏茶功夫,他已经对这个女人有了初步的深刻了解。

她看似不紧不慢,云淡风轻,但却每时每刻都在挖坑,一个不小心就会着了她的道。

他提小心应对,不然今日就要功亏一篑了。

布坚看向沁娘的眼神里瞬间有了几分警惕。

沁娘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只听李牧朗声道:“顾少夫人有法子尽管说,本官洗耳恭听。”

沁娘笑了笑,道:“大人,我刚才已经让人悄悄的从侧门送了个人去后堂,我现在去跟她说几句,一会儿让她亲自出来说说到底谁黑谁白。”

李牧闻言怔了怔,但也知道沁娘这个人做事情一向有章法,便也没拦着,只道了声:“顾少夫人请自便。”

沁娘谢过他之后,便抬脚去了内堂。

此刻,布淑媛正被五花大绑着扔在地上,她的下巴还没被接上,两只眼睛不安的在眼眶里四处乱转着,身边只有一个负责看守她的秋雪。

这令她十分的不安。

公堂上的动静她隔着一道屏风听得一清二楚,这一刻,她的内心是复杂的。

沁娘走到她身边,蹲在她身前,凑近她小声的说道:“布姑娘,你可瞧见了,那便是你的亲生父亲,他根本不关心你的死活,也不在乎你的名声,却一心只想着要借着你来抹黑顾家,这样的父亲,你可还要忠于他?”

被说中了心中的隐痛,布淑媛大睁的眼睛里蓄积了泪水,似乎摇摇欲坠,却又生生忍着没让其落下来。

沁娘一看便知道她动摇了,便继续展开她的心理攻势:“他从敲响了门外那只鼓开始,脑子里想着的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一惜一切代价将顾家拖下水,即便是放蛇这件事情是你做的,他也要将你跟顾家绑在一起。”

“布姑娘,顾家虽不愿承认你,你摸着良心回想一下这段日子他们可曾亏待你?他们即便猜到你来者不善,却也没有对你如何,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回报他们的?”

沁娘的话,如一记闷雷,重重的打在布淑媛的心房。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