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萌纯楚依依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8:28

林羽鸿从小说和动漫里知道,反派人物,不管小龙套还是大坏蛋,占了上风之后,都喜欢唧唧歪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一大堆废话。给主角回血回魔,绝地翻盘的机会。从前还认为是作者胡掰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19章 萌纯楚依依》精选

林羽鸿从小说和动漫里知道,反派人物,不管小龙套还是大坏蛋,占了上风之后,都喜欢唧唧歪歪,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一大堆废话。给主角回血回魔,绝地翻盘的机会。

从前还认为是作者胡掰,没想到现实中,真有这种不知道乘胜追击的傻X。他心中一喜,连忙稳定心神,舒缓气血,准备再次出击。

这名老者,自然就是秦霜月家中的管事明叔,想当年纵横江湖时,人称“霹雳火“秦明,受家主之命,前来调查大小姐私奔一事。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林羽鸿,捻须一笑道:“年轻人,我觉察到你元阳未泄,莫非还是童子之身?”

看到老者那喜滋滋的模样,林羽鸿顿时全身寒毛直竖,鸡皮疙瘩掉一地。心中揣测道:“这不会是个老玻璃吧?”

连忙否认:“胡说八道,老子当然不是。打架归打架,不许人身攻击啊!”

老者忽然仰头,目光向上方瞟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看来有人在等你,我们下次再比过。”说完倒退进了巷子,瞬间不见踪影。

林羽鸿好奇地抬眼望去,发现在不远处出租房的楼顶,站立着一个身姿窈窕的倩影,正在四处东张西望,正是秦霜月。

林羽鸿心中瞬间涌出一阵暖流,被人惦记和盼望的滋味,真的很不错!

如果不是怕惊世骇俗,林羽鸿肯定会从楼底一跃而上,但即使是从楼梯上去,他身形如电脚步如飞,也只花了不到三秒。

见到林羽鸿出现,秦霜月美眸一亮,二话不说拖起他的手:“走,吃饭去!”

小屋里支起了一张折叠桌,上面摆着满满当当的菜,还有一大盆冒着热气的浓汤。

秦霜月指着餐桌介绍道:“糖醋里脊、青椒牛柳、醋溜土豆丝、西红柿炒蛋,还有山药薄荷炖排骨,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

林羽鸿被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式弄得口水四溢,不可思议地看着秦霜月,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天,这样完美的女孩,一定比东北虎和金丝猴还要珍稀吧?

“不可能,一定是我肚子太饿,出现幻觉了!”

林羽鸿皱起眉头,摘下墙上的镜子拿在手中,一脸凶神恶煞地对准秦霜月:“快说,你是不是被田螺姑娘附体了!妖孽,还不速速显出原形,更待何时?”

秦霜月挥舞拳头:“坏小子,竟敢说我是妖怪,该打!”

听了秦霜月的解释,林羽鸿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大小姐没那么完美,她只是请了一个临时工而已。

“打扫卫生收拾房间,外加买菜做饭,每天才三十块钱,很划算吧?”

“这么便宜?”林羽鸿也大感意外,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着:“既然这么能干,下回让她把咱们的衣服也给洗了。”

秦霜月得意洋洋地打了个响指:“还用你说,我早有此意!”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从门外传来温婉清丽的声音:“秦姐姐,你在家吗?”

随着秦霜月的应声,房门开启,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出现在林羽鸿的面前。正是今早在天台见过的那个女孩,依然是那么萌纯可爱,令人心疼。

女孩手中抱着一大叠衣服,看见房里还有一个成年男子,正在对她虎视眈眈,娇美的脸颊上立刻浮现出一抹红晕。

“秦姐姐,这是你们的衣服,已经晒干了。还有这些钱,是买菜剩下的。”

林羽鸿愕然转过脑袋,对着秦霜月呲牙咧嘴:“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三十块钱的临时工?总裁大人,你也太没节操了吧!”

即使以秦霜月的厚脸皮,听见这句话,也差点面红耳赤。瞪了一眼重色轻友的林羽鸿,亲热地迎出门去,从女孩手中接过衣服,把钱依旧塞回她的手中。

“自己收着吧,这是我给你的小费。”

女孩正想推辞,林羽鸿也凑了过来,热情招呼道:“还没吃饭吧,来,一块吃呗!”

见到那只越伸越近的魔爪,女孩吓得花容失色,再也顾不上客气。向秦霜月道谢之后,连忙转过身去,一溜烟地跑了。虽然腿脚有些不方便,但并不妨碍她逃避色、狼的速度。

秦霜月看着满脸遗憾的林羽鸿,气呼呼地关上房门,双手叉腰一声娇叱:“现在告诉我,谁更没节操?”

林羽鸿理直气壮地说:“你可别想歪了,我是关爱未成年少女,绝没有坏心思!”

听了这句辩解,秦霜月一脸鄙视:“如果她是个男孩子,你还会这样心疼吗?”

“呃,这个嘛——”

“呸,没话说了吧,分明是你居心不良!”

鄙视完林羽鸿之后,秦霜月又出言解释:“虽然只给三十块工钱,不过我还送了她两套衣服,上个月买来的时候,要八千多块呢!”

林羽鸿心中嘀咕,“八千多又怎样,以她的小身板,就算天天喝牛奶,也长不到你这么高,压根穿不了啊!”

两人吃过饭,秦霜月将碗筷一推,像地主婆一样吩咐道:“小林子,去把碗洗了。”

林羽鸿翻翻白眼,拿起桌上的牙签,专心致志地剔牙,装作没听见。

秦霜月神秘一笑,悠悠道:“想不想知道那个女孩的名字?要不要哪天我把她约出来,去小河边野游呢?”

林羽鸿二话不说,立刻抱起碗筷出门,直奔天台上的水池。

秦霜月在他身后喊着:“喂,我话说在前面,她还是个小女孩,你现在可不许吃,起码得再养几年!”

“咣当!”林羽鸿差点一跤摔倒,悲愤地回头:“难道在你眼里,我像那么禽兽的人么?”

“嗯嗯。”秦霜月托着下巴,认真地点头:“不是像,你根本就是!”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两人洗漱完毕之后,斜倚在床头聊天,秦霜月为林羽鸿详细讲述了女孩的情况。

女孩叫楚依依,楚楚可怜,小鸟依人,真是人如其名。她的身世很惨,父亲早亡,母亲身患重症,不能见光,不能吹风,也不能干重体力活,只能做一点刺绣养家糊口。

楚依依腿上的暗疾,似乎是从娘胎里带来的,看了不少医院,都无法治愈。

这样一个女孩,貌美如花却家境贫寒,身上又带着残缺,无论在学校还是社会中,都引来无数异样目光。可想而知,在她短短十多年的岁月里,不知经受过多少磨难。

可是楚依依却倔强独立地生活着,她穿着老旧的衣服,吃着粗粝的饭食。不管周边的人怎么看,眼神依然清澈如水,从未有过一丝阴郁,就像绽放在空谷中的幽兰。

听着听着,林羽鸿忽然说了一句:“月姐,我想预支薪水!”

秦霜月白了他一眼,不急不缓地说道:“有些人不需要别人同情,因为她们太骄傲。”

林羽鸿抓头:“什么意思?”

秦霜月露出一丝坏笑:“我是在说楚依依的妈妈,她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见到之后记得要叫梅姨,如果你运气好,说不定以后是你丈母娘呢!”

林羽鸿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月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

“切——”秦霜月竖起中指:“去死!”

说着从睡衣口袋里掏出手机,调出一张图片:“喂,别想好事了,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搞定这个人,快看,也是小美女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