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0章 小肥羊要来了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8:43

林羽鸿递过来一看,登时倒吸凉气:“丝——果真美得冒泡!”这是一个姿容绝色的女子,左右十八八岁,眉目如画,双唇涂丹,身着一件白色汉服。腰间系鹅黄色丝绦,袍袖衣角处点腰间系鹅黄色丝绦,袍袖衣角处点缀着粉色的花瓣,举手投足之间,充满飘逸出尘的气息,有如仙子临尘一般!。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0章 小肥羊要来了》精选

林羽鸿接过一看,顿时倒吸凉气:“丝——果然美得冒泡!”

这是一个姿容绝色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眉目如画,双唇涂丹,身穿一件白色汉服。

腰间系鹅黄色丝绦,袍袖衣角处点缀着粉色的花瓣,举手投足之间,充满飘逸出尘的气息,有如仙子临尘一般!

林羽鸿用手指摸着手机屏幕,疑惑道:“这不会是P的吧?当今社会,哪来这样气质的女孩?”

秦霜月抢回手机,在上面呵了口气,将林羽鸿的爪印擦掉,警告道:“见面的时候,你可不许口花花,把她吓跑了,她是属于我的!”

林羽鸿顿时大惊失色:“啊?原来你是百合……”

秦霜月翘起兰花指,弹向林羽鸿的脑门:“去你的,我看中的,是她的身份!”

“什么身份?”

“这个女孩,名字叫做韩映雪,是北上官的旁系,千金小姐一名。她老爸韩雄,已经代表上官家族来到江城。如果抢先把拉她上贼船,对咱们公司的发展大大有利!”

“哦,这么说来,她就是我们要找的小肥羊?”

“小肥羊?嘻嘻,别说得这么难听嘛!不过倒挺形象的。”

江城位处南七北六,十三省的交界处,是万里长江入海口,又连接内地最富裕的数个省份,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正因为如此,北上官与南慕容同时看中这里,经过数轮争夺,耗费无数人力物力,却相持不下。

两大世家谁也无法寸进,江城倒成了三不管地带,秦、宋、洪、陈四大家族乘势崛起。

南北两大世家从未放弃过占据江城的努力,不断有人被派驻进来,进行一轮轮争夺,把江城当成了两大世家,青年子弟们的试炼场。

听完介绍之后,林羽鸿皱起眉头:“这纯属火中取栗,到时候二虎相斗,你肯定会被当成炮灰,送到第一线战场上!”

秦霜月含笑点头,拍了拍林羽鸿的肩膀:“不错嘛!你不止会打打杀杀,还懂得开动脑筋,作为老板我很欣慰!放心,我不会那么傻,真去当他们的走狗,只是想浑水摸鱼,捞点好处罢了。再说了,本大小姐后台很硬,绝不是好惹滴!”

确定了未来的发展方向,秦霜月在床上支起懒人桌,拿手机设置了热点,开始用本本上网,查找资料。

“我看了韩映雪的空间,她性情清冷,喜欢华夏传统文化,过两天要在梅园会所办一个酒宴,以乐会友。我得事先做点功课,到时候跟她套套交情。”

窗外夜色如水,林羽鸿靠在床头,借着星光打量努力工作的秦霜月。

都说认真的女孩最美丽,的确如此。此刻,在林羽鸿的眼中,时而专注敲打键盘,时而手托香腮,默默背诵的秦霜月,身上散发出端庄宁静的气息,令他身心沉醉。

许久之后,秦霜月轻舒玉臂,伸了个懒腰,这才发觉林羽鸿痴痴的目光。莫名其妙心中竟然一喜,娇嗔道:“傻看什么呢,有这个闲工夫,还不如去帮我煮杯咖啡!”

“好咧,马上来!”

忙活到天色发白,秦霜月才放下手头工作沉沉睡去,直至日上三竿,还在甜美的梦乡中遨游。

至于林羽鸿,他现在已是炼体境暗劲期,只需稳定心神,进入深沉睡眠状态,一两个时辰,就能恢复全部精力。

醒来之后,林羽鸿撩开帘子,静静地观赏着酣睡中的秦霜月。侧身蜷卧的美人总裁,身子在薄毛毯的覆盖下,曲线优美之极。

她的脸蛋白里透红,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小嘴微微嘟着。没有了平时的自信霸气,却多了几分娇憨可爱,别有一番风情。

两瓣如带露玫瑰般娇艳的红唇,看得林羽鸿狼心大动,他俯过身去一点点凑近,耳边可以听见自己胸口内的剧烈跳动声,如同奏起了惊天战鼓。

就在四片嘴唇将触未触之际, 忽然间房门被轻轻敲响,让林羽鸿心头猛地一惊。虽然秦霜月依然像一只小香猪似的沉睡,但他却做贼心虚,连忙抽身后撤。

心头火起,不耐烦地吼道:“谁呀!大清早的敲啥敲?”

门外沉静了半响,许久才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对不起,早饭做好了。”

林羽鸿一呲牙,“原来是楚依依那个小丫头,刚才怕是吓着她了。”

连忙下床开门,外面站着的,果然是萌纯可人的楚依依。

林羽鸿连声道歉,脸上堆满笑容:“不好意思,刚才做梦呢,不是冲着你的。”

可奇怪的是,楚依依似乎还是很害怕,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惊恐的神色,脚下不停倒退,好像面对的是一匹恶狼。

林羽鸿疑惑了半响,被天台上的凉风一吹,这才忽然想起来,“糟糕,我还光着呢!”

出于多年来的习惯,林羽鸿晚上睡觉时,通常都是上身赤果果,下面只穿一条四角大裤衩。

特别是今天早晨,看了秦霜月娇艳的睡姿,全身气血翻涌,难以自控。

可想而知,楚依依骤然看见一个男人满脸浪笑,露出健硕的胸肌,一步步向她逼近,自然吓得半死。

林羽鸿的脸皮虽然厚,但也被现在这种状况弄得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啊!”

连忙躲进屋里,把脑袋塞到水龙头下,足足冲了五分钟,总算抑制住了内心升腾的烈焰。这才穿戴完毕,走出门去。

吃过香甜的米粥,林羽鸿又看见了楚依依。她左手端着碗筷,右手拿着一只盛着中药的陶罐,来到天台水池清洗。

鼻中飘过一缕似曾相识的药香,林羽鸿顿时心生疑惑,“龙血草、七叶花、铁木树枝,竟然都是治疗内伤的药物。楚依依这丫头,看来不简单啊!”

林羽鸿在好奇之下,厚着脸皮凑过去搭话:“嗨,小美人几岁了,在哪上学呀?哥开车送你去呗,你有自行车?没关系,放后备箱里,我的车子很大,真皮沙发很舒服哦——”

经过一番死缠烂打,林羽鸿不管楚依依警惕的眼神,死皮赖脸地贴在身边,和她并肩走出大门。

穿过小巷来到大街上,林羽鸿刚想把车钥匙掏出来显摆,目光扫过,顿时傻眼。

“嚓,轮胎上哪去了?”

只见那辆原装进口的车子,所有轮胎都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四摞红彤彤的板砖!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