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请叫我浩瀚哥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8:49

因为之后的几次误解,楚依依在心中判定,林羽鸿是个不喜欢调、戏小女生的坏人,暴、露狂加委琐男的合体。此时看见他张着着嘴巴,目瞪口呆的囧样,小丫头登时心花怒放,抿着小此时见到他大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囧样,小丫头顿时心花怒放,抿着小嘴,“咯咯咯”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1章 请叫我浩瀚哥》精选

因为之前的几次误解,楚依依在心中认定,林羽鸿是个喜欢调、戏小女生的坏人,暴、露狂加猥琐男的合体。

此时见到他大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囧样,小丫头顿时心花怒放,抿着小嘴,“咯咯咯”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楚依依这一笑,犹如春日降临,山花烂漫。特别是她左边脸颊上,出现了一个小酒窝,看起来愈加可人。

林羽鸿心中大动,不由自主地探出手,想去抚摸楚依依的脑袋:“小丫头,你是在幸灾乐祸吗?”

楚依依连忙侧过脑袋,避开那只魔爪,踩着脚踏车飞快逃跑。就像一只被大灰狼追赶的小鹿,看得林羽鸿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林羽鸿开始犯愁,这辆车可是秦霜月的宝贝疙瘩,也是新秦氏集团的唯一财产。可想而知,当美人老板知道后,会怎样怒火中烧,大发雌威。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虽然林羽鸿修为高深,武技超群,但要想寻出偷轮胎的小毛贼,还是显得很不专业。

想来想去,他只得去找包租婆,询问附近是否有盗窃团伙盘踞。

敲开房门,刚将事情说完,包租婆就连声叹气,“唉——你这孩子好不懂事,晚上干嘛不把车子推进来啊,我这院子这么大!”

林羽鸿听得一愣:“推——进来?”

两人正说着话,忽然从包租婆身后窜出一颗金灿灿的脑袋,吓了林羽鸿一跳:“我嚓,哪里来的人形金毛犬?”

只见那金毛犬口吐人言,发出一声娇叱:“我呸!”声音还蛮清脆的。

林羽鸿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名金发少女,虽然不是秦霜月那种倾国佳丽,却也有几分动人的姿色。

只不过她一身非主流打扮,金毛碧眼,显然是染了头发,戴了美瞳。假睫毛一寸多长,十根手指黝黑发亮,好似幽冥鬼爪。嘴唇涂成了紫红色,像是刚吃了死孩子似的。

女孩一脸鄙视地望着林羽鸿,单手叉腰:“你个吃软饭的,敢说老娘是狗,想找死啊你!”

林羽鸿纵横沙场多年,和各方势力交手,得到过许多外号。什么“赤色风暴”、“梦魇骑士”、“丛林之神”等等,可“吃软饭”这三个字,还是头一回落到身上。

顿时心头不爽,双目圆睁:“脑残妹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在百战余生中养成的杀气,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少许。头顶金毛的非主流小妹顿时感觉身心俱寒,仿佛千斤巨石压了过来,连呼吸都困难。

她虽然心中害怕,嘴里还不肯认输:“有种没种怎么了,你咬我?来啊来啊!”

一边说,一边还挺着身子,动作很是诱人。

如果不看她非主流的打扮,仅仅看她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特别是现在,正是清晨时分,女孩刚刚起床,只穿着单薄的棉质睡衣,身形更是完美。

林羽鸿正看得起劲,包租婆却察觉不对,连忙回过身,一巴掌拍在女儿的脑袋上。

“早跟你说过,讲话不许自称老娘,一点规矩都没有。吃软饭又怎么了,那是人家的本事,职业不分贵贱嘛!”

好一句“职业不分贵贱”,看来这件事越描越黑,连解释的力气都省了。

教育完之后,包租婆又吩咐女儿道:“去给耗子打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每个月两百块的保护费,咱不能白交。”

林羽鸿清晰听见,在内室卧房打电话的非主流小妹,正对着手机告状:“耗子,老娘被人欺负了,你带齐人马,过来帮我出头!”

没多久,只听见外面一片喧闹,什么雅迪、新日、速派奇,各种品牌的十几辆电动车杀到,停了半个院子。

为首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青年,人高马大,鼻直口方,脑袋剃着板寸,满脸牛皮哄哄。

一身阿迪达斯运动服,拉链半敞,露出弹力小背心,和两块健硕的胸肌。脚上踏着凉拖,胳肢窝里还夹着一个手包。

边走边喊:“谁欺负我家娇娇妹子来着,给老子站出来!”

小弟们也纷纷解皮带,拎在手里叫嚣:“敢动我们大嫂,抽死你丫的!”

包租婆赶紧把女儿推回屋里,让她去换衣服。双手叉腰在门口一站:“耗子,别耀武扬威了。我这儿有人丢了轮胎,赶紧帮忙找找。”

看到面前这位不伦不类的打扮,林羽鸿强忍着笑,伸手和他打招呼:“原来你就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耗子兄,久仰久仰。”

小青年把眼睛一瞪:“怎么说话呢,我是江浩瀚,你叫我浩瀚哥就可以了!”

说着,江浩瀚从手包里摸出两盒红双喜,交给身边的小弟,吩咐道:“肯定是顺风汽修那帮孙子干的,怎么现在不偷电瓶,改偷轮胎了?你拿着烟,让他们把轮胎送回来!”

不一会,小弟骑车回来,身后跟了辆电动三轮,拖斗里放着四个轮胎。

江浩瀚看得一愣,向林羽鸿瞅了瞅:“呦,真没看出来,你还有汽车呢!”

包租婆的女儿屠娇娇,在房间换好衣服,从老妈身后挤出来。走到江浩瀚的身旁,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江浩瀚顿时恍然大悟,望向林羽鸿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吃什么软饭,没出息。以后跟着我混算了,虽然挣不着大钱,但咱是纯爷们,对得起天地良心!”

小弟们齐声迎合:“不错不错,浩瀚哥说得对!”

林羽鸿摸摸口袋,想给对方一点好处费,才想起自己身无分文。干脆从衬衣上摘下一颗水钻纽扣,扔给了江浩瀚。

“耗子,今天欠你一个人情,什么时候遇上麻烦,记得把这颗扣子送过来,我帮你摆平!”

“呦!”江浩瀚差点被气乐了,上上下下打量着林羽鸿:“不会是武侠片看脑残了吧,你以为自己是谁,武林盟主还是东方不败?”

正说着话,忽然传来一声娇呼:“小林子,别和人聊天了,跟我出去一趟!”

众人抬头一看:“丝——”全体哗哗淌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只见在高高的楼梯上,站着一位俏佳人,穿着酒红色修身长风衣,里面是手工针织衫,包裹着曼妙的身材。

脚上蹬着十公分的黑色高跟,风姿无双面容绝色,齐肩的青丝随意披散,宛如天上仙子一般!

江浩瀚顿时舌头打结:“这这……这就是包你的女老板?”

一众小弟全体石化,呆了半响之后,纷纷涌到林羽鸿的身边,堆起满脸笑容:“大哥大哥,帮忙问下你的老板,有没有闺蜜好姐妹,求包求虐啊!”

江浩瀚连起飞腿,将小弟们踹得人仰马翻,怒吼道:“一帮没出息的东西,老大我平时怎么教育你们的!”

说着还对屠娇娇赌咒发誓:“娇娇妹子,我跟他们不一样,心里只有你一个!”

屠娇娇抿嘴一笑,正想答话,包租婆连忙拖住女儿,一个劲把她往房间里塞:“赶紧收拾东西上班去,要迟到了!”

知道事情经过之后,秦霜月大方地从包包里拈出几张红票子,递给江浩瀚:“请兄弟们喝茶。”

江浩瀚还想假意推辞几下,小弟们却一起欢呼雀跃起来:“月姐威武!”

众人拿着千斤顶和扳手,七手八脚把轮胎装好,抚摩着香槟色的流线型车身啧啧赞叹。有人立刻掏出手机,竖起剪刀手与大奔合影,上传网络,发各种留言。

“老子今天买了辆新车。”

“好霸气,妥妥贵族范儿。”

“艺校的妹子们,想不想坐哥的车子兜风?”

只有屠娇娇心中不爽,秦霜月一出场,就如同旭日当空,光艳照人。映衬之下,她立刻成了一只卑微的萤火虫。

“草,这帮没骨气的,懒得看你们发、浪,老娘上班去了!”

江浩瀚连忙推起自己的雅迪电动车,跟在屠娇娇身后:“我送你,我送你。”

一边走,一边拍着胸脯发誓:“给我三年时间,帮你买辆跟这一模一样的车子!”

屠娇娇向他抛了个媚眼:“还是浩瀚哥哥对我最好。”声音娇嗲无比,把江浩瀚爽得骨头都酥了。

挥别众人,林羽鸿按照秦霜月的指示,车子一路飞驰,向江城东浦区驶去。

东浦区,是江城开发最早,经济最繁荣的地域,许多公司和建筑物,都能上溯到百多年前。

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发展更是一日千里,现在已成为华夏乃至亚太地区的金融中心。江城市几乎所有的跨国集团,都将总部放在了这里。

可想而知,东浦的房价是个天文数字。所以当林羽鸿看见,面前这片烟波浩渺,树木繁茂的景象时,是何等震惊。

秦霜月很满意林羽鸿的表情,将手一指:“这就是江城最著名的景致,风湖烟柳。”

风烟湖加上垂柳林,方圆大约数百亩,岸边错落有致地耸立着几十座庄园。不用问,这里一定是江城顶级家族的居所。

占地面积最广的一座园子,就是秦霜月今天的目的地,烟霞山庄。

车子停在侧翼的围墙外,两人下车之后,秦霜月将两手一伸:“抱紧我。”

林羽鸿顿时欣喜若狂,摩拳擦掌地扑上去:“原来月姐喜欢在野地里战斗,好有情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