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血战八式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9:00

明叔的出场动作极为华美,运出绝顶身法,在草叶上一掠而过,十米之遥瞬息间即至。但是还没来及不动手,林羽鸿口中还说出“老玻璃”三个字,让他差点儿喷射出一口老血。大吼道:“可是还没来得及动手,林羽鸿口中却说出“老玻璃”三个字,让他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4章 血战八式》精选

明叔的出场动作极其华丽,运出绝顶身法,在草叶上一掠而过,百米之遥瞬息即至。

可是还没来得及动手,林羽鸿口中却说出“老玻璃”三个字,让他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怒吼道:“无耻小辈,竟敢胡言乱语,毁我名誉,扰我心神!”

看见明叔出场,秦霜月顾不上跟小妈斗嘴,连忙向秦汉解释:“老爸,刚才杜云鹏想杀我,小林子为了救我才出手的,你怎么可以让明叔对付他?”

杜烟一声冷笑:“你说谎也编个好点的理由,鹏儿爱你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杀你!分明是你的野男人见到鹏儿丰神俊朗,所以自惭形秽,出手偷袭他!”

秦霜月翻翻白眼,脱口而出道:“自惭你个毛线啊!”

杜烟立刻抓住把柄,向秦汉撒娇:“看,你的女儿才跑出去几天,就学会说脏话了。秦哥,再不管教就来不及了!”

当秦霜月说,杜云鹏要对她下杀手的时候,秦汉眼神闪烁,掠过一丝厉芒。可是立刻掩藏起来,依然不动声色。

他之所以想对付林羽鸿,压根就不是因为什么杜云鹏,而是恨他拐走了宝贝女儿!

见老爸不动声色,秦霜月在怀中的袋子里一通乱翻,掏出一把中世纪的纯金拆信刀,对准自己修长白皙的脖子。

“老爸,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肚子里还有你的外孙。你再不让明叔住手,我就死给你看!”

秦汉差点让宝贝女儿给气乐了:“月儿,你满打满算,离家出走还不到一个礼拜,没这么快吧?”

秦霜月眨巴眨巴眼睛,疑惑道:“哦,是吗,那要多久才能怀上?”

杜烟在一旁小声嘀咕:“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

面对女儿的威胁,秦汉丝毫不为所动。他可不信,从小精灵古怪,不肯吃亏的女儿,会为了一个才认识几天,没发生半点关系的男人去死。

其实他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只要将林羽鸿打成重伤,秦霜月自然会陪护左右,这样就可以将宝贝女儿一块留下。

向秦霜月摆摆手:“那好吧,看在月儿的面子上,如果那小子能接明叔三招,就放他安全离开。”

秦明当年被江湖人称作霹雳火,得名原因就是他的脾气和手段,性如烈火,手段凌厉。如霹雳当空,中者立死。

以秦明炼气境中阶,气海期巅峰的修为,体内真气浩荡,如江河湖海。对付比自己低几个境界的林羽鸿,如果全力以赴,只需一招,就能将他毙于掌下!

虽然秦明对这个天份卓绝的小子,有些许好感,但既然家主发话,秦明自然要遵从。再加上林羽鸿满口胡言乱语,毁坏他的名誉,更加不能轻饶。

“小子,只要挡住我三招,就放你离开,敢么?”

“哼,尽管放马过来!”

秦明双掌互击,将空气劈出阵阵脆响,真如晴空霹雳,脚下连环踏出,直奔林羽鸿而去!

再看林羽鸿,却一反常态,没有和对手拼死搏杀,而是运出流云步,不断躲闪逃避。

仿佛他已经被秦明的攻势,吓得魂飞魄散,连招架都不敢。看的秦霜月心惊肉跳,手指握拳,指甲陷进肉里,竟然都没觉得疼。

连连后退十多步之后,林羽鸿终于把握住机会,足尖轻点,身体飘然向后倒退数尺,“嗤——”长刀握在手中。

刀柄上染血的红绸,在空中随意飘飞,林羽鸿右臂挥洒,口中一声大喝:“傲骨如山!”

秦明听得一愣,“咦,这不是我秦家血战八式的招法么?”

看到林羽鸿肃杀的神情,和乌云盖顶般的刀势,秦明的心头忽然出现一种错觉。

仿佛面前这小子,变成了一座高不可攀的巨峰,屹立在地平线上。任凭自己如何发力,只能击碎几片山石,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根本。

“好一招傲骨如山,这才是我秦家刀法的精髓啊!”

血战八式,其实在秦家不算机密武学,包括家主秦汉在内,许多男丁在年少时,都曾经学习过。可没有人认为,这刀法有什么精妙之处,无非是劈砍横扫,比拼气力而已。

可当林羽鸿一使出来,立刻点石成金,那气势如泰山压顶,令人身心俱寒。

“第二式,傲气如海!”

此招一出,如怒海生波,巨浪翻卷,一种席卷天下的威势扑面而来!

虽然林羽鸿气焰滔天,但两人境界的差距摆在那儿,如果真的硬拼,林羽鸿绝对扛不住。

可秦明却舍不得出手,他武学天赋卓绝,自幼被培养为家族的守护者。现在见到祖传武学,竟然藏着如此深厚的底蕴,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领悟机会?

“第三招,山河破碎!”

此招一出,刹那间如山岳崩塌,河流枯竭,天地为之动容!

“第四招,第五招、第六、第七……”

秦明看的目眩神驰,心中不断呼喊:“原来如此,我悟到了,我悟到了!”

不知不觉中,七招已过,在众人的眼里,只看见林羽鸿大发神威,一刀刀将秦明劈得东倒西歪,似乎毫无反抗之力。

连出七刀之后,林羽鸿止住脚步,全身汗出如浆,鞋子也被踏得支离破碎。干脆两脚踢出,把鞋子甩了出去。

右手长刀斜指,身躯挺立如山,仰天大笑道:“哈哈哈,你告诉我,现在几招了?”

秦明如今顾不上胜败的事,连声发问:“还有一招,最后一招怎么不出?”

林羽鸿抓抓头:“不好意思,最后一招,我暂时没有领悟。”

秦明幽怨地叹了口气:“唉——可惜呀可惜。”

说罢转身向秦汉拱手施礼:“家主,这场比斗,我输了。”

“欧耶——”秦霜月连蹦带跳地来到林羽鸿的身边,牵住他的手使劲摇了摇,脸上笑靥如花:“坏小子,真替我争气!”

杜烟看得一头雾水,追问道:“明叔,这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放水了吧?”

“住口!”秦汉面沉似水,厉声呵斥:“妇道人家懂得什么,还不给我进屋去!”

杜烟自从嫁给秦汉之后,一直被丈夫疼爱,十多年来,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惊骇之下,顿时满肚子委屈,抹着眼泪跑进屋子。

秦汉看了看林羽鸿,又注视着他手中的大刀,目光首次出现了暖意,自言自语道:“看来这小子,和我秦家有大缘分。唉——女儿大了,终究是要飞走的,就……随她的心意吧!”

目送女儿和内定的未来女婿离开之后,秦汉来到主楼医务室,探望武功尽废的杜云鹏。

“云鹏,我已经把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你,等伤势痊愈之后,就进入董事会。”

杜云鹏原本打算告状,现在却无比纠结,秦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那可是百亿资产,一个天文数字啊!

心想:“这算是因祸得福么?”

只听秦汉继续说道:“秦家家门不幸,月儿成不了大器,我也心灰意懒了。这副担子,你今后要帮忙挑着。”

杜云鹏顿时心跳加速:“秦叔叔,我一定更加努力,决不辜负你的信任!”

在秦汉身后的明叔,看见杜云鹏脸上抑制不住的喜色,不禁在心里为他默哀。这个家伙,绝对是家主精心挑选,用来挡枪背黑锅,送死的货色,迟早被玩残。

“如果他知道,家主当年的外号叫玉面妖狐,阴死无数江湖大佬,恐怕就不会笑得这么欢了吧?”

再看秦霜月,挥手告别了老爸,和上身赤果果,光着脚丫子,背负大刀的林羽鸿并肩走出烟霞山庄。一路上引来无数保安、园丁、清洁大妈异样的目光,让她感觉丢人丢到家了。

看着身边得意洋洋,牵着千金大小姐的手,不停向众人点头致意的林羽鸿。秦霜月心中埋怨:“这死小子,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家伙!”

两人来到围墙外,隐蔽的停车处,林羽鸿忽然脸色一变。那种趾高气扬的神情再也看不见,身子瘫软在了秦霜月的怀里,将她整个人压得趴倒在地。

秦霜月气得大叫:“喂喂,我快被你压死了!”

林羽鸿勉强扭了扭腰肢,从秦霜月身上滚下来,伸长手脚,大字型躺在草地上,好像一条断气的死狗。

秦霜月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咦,真的受伤了?不会又是骗我的吧!”

林羽鸿无力地摆摆手:“没受伤,就是耍完那几招之后,一点力气都没了。”

“那你还慢悠悠地散步,不赶紧找地方躺着?”

“呵呵,男人嘛,就是要顶天立地,你懂的。”

秦霜月不屑地撇撇嘴:“死要面子活受罪。”侧身躺在林羽鸿的身边。想了想,用食中两根手指在红唇上贴了一下,印上林羽鸿的脸颊。

“嘻嘻,奖励你的!”

然后又捏捏他的鼻子:“你这个样子最乖了。”

如果不是体力耗尽,林羽鸿一定会化身人狼,来个顺水推舟。可是现在,他只能任凭小女子欺负。

两人晒着温暖的太阳,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随意聊着天,畅想公司的未来。直到阳光渐渐失去热力,四周阴沉下来,这才起身离开。

车子回到春风街,已经是入夜时分,秦霜月不愿和光膀男同行。于是把林羽鸿扔在街心公园,独自去帮他采购衣服鞋子。

闲来无事,林羽鸿干脆拔出长刀,静心思索今天的领悟,一招招耍了起来。

他却没注意,在小公园的附近,两位胳膊上戴着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已经盯上他很久了。

“叮铃铃——”随着清脆的车铃声,一辆自行车飞驰赶到。上面坐着一个面容俏美如花的女警察。

大妈连忙迎了上去,悄悄指着林羽鸿:“凌警官,我们在电话里说的就是这个人,光脚不穿衣服,还拿着大刀,肯定是有暴力倾向的神经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