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给你个机会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8:58

面对那名青年男子,咄咄逼人的追问,林羽鸿没有理会,而是转头和身边的秦霜月调笑。“月姐,这孙子是你未婚夫吗?看他那副吊样,总算理解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了。”“呃——”秦霜月手捂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3章 给你个机会》精选

面对那名青年男子,咄咄逼人的追问,林羽鸿没有理会,而是转头和身边的秦霜月调笑。

“月姐,这孙子是你未婚夫吗?看他那副吊样,总算理解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了。”

“呃——”秦霜月手捂小嘴,一副恶心想吐的样子,不屑地说:“别让我反胃好不好?他叫杜云鹏,是我小妈的侄子,来我家蹭吃蹭喝不算,还想打本大小姐的主意。哼,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杜云鹏的小白脸顿时绿了,原本他西装革履,趾高气扬,一副青年才俊的样子。现在却面皮哆嗦,手脚瑟瑟发抖,似乎在强力抑制心中的怒火。

不过他城府极深,在短短几个呼吸之后,立刻平静下来,脸色也恢复成白里透红。

深情款款道:“月儿,无论你怎么想,我爱你的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林羽鸿笑眯眯地瞅着杜云鹏:“咦,这位兔公子的脸,竟然会变颜色,好神奇啊!”

“噗嗤——”秦霜月展颜一笑,伸手拉起林羽鸿:“走了走了,乘我老爸还没回来,咱们赶紧溜。”

杜云鹏将手臂一伸,厉声道:“月儿,你不能走,秦叔叔就快回来了。他有多惦记你,你知道吗?”

林羽鸿作势去拔背上的大刀,威胁道:“妈蛋,月儿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兔公子,你再不让开,别怪我辣手无情!”

杜云鹏的脸皮再次抽搐起来,声嘶力竭道:“我姓杜,姓杜!”

林羽鸿连连点头:“了解,兔公子。”

“你!”杜云鹏忽然明白过来,手指一点:“原来你是故意的!”

林羽鸿露出惊讶的表情:“被你发现了,阁下的智商竟如此之高,真是人间奇才!”

“哈哈哈……”秦霜月抱着肚子,笑得乐不可支。手肘一撞林羽鸿的胸膛:“小林子,没想到你挺有搞笑天赋的嘛!”

杜云鹏心中烈焰翻腾,面前这两个人,只顾自己打情骂俏,压根没将他放在眼里。被人无视的感觉,比被人厌恶和仇恨,更加让他受不了!

杜家在江城原本只是三流家族,直到杜烟嫁给秦汉之后,才跟着飞黄腾达。

经过姑姑推荐,杜云鹏来到秦氏集团,不仅工作兢兢业业,而且费尽心思,对秦霜月百般讨好。

生活上更是一尘不染,陪着客户去夜场的时候,连身边的公主都不带正眼瞧的。

可一切都是白费心机,秦霜月少年丧母,家里却无端端多出一个小妈,自然而然讨厌这个女人。连着整个杜家,也被她恨上了。

杜云鹏经过多年努力,眼看一步步得到秦汉的认可,自以为很快就要迎娶白富美,踏上人生巅峰!

可现在却梦想破灭,女神竟然离家出走,和别的男人双宿双栖。自己多年来的奋斗,还有无数次精心安排的偶遇和表白,全他妈成了笑柄!

杜云鹏为表明自己对秦霜月痴心一片,这些年从没交过女朋友。一个身家过亿的富家公子,在最宝贵青葱岁月,陪伴他的,却只有卫生纸和自己的右手,这得多可悲啊!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认输!”

杜云鹏越想越窝火,瞬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心中暗想:“无毒不丈夫,秦霜月,这是你逼我的!”

身形一动,脚下生风,右手化掌为拳,突然向林羽鸿全力击出。

林羽鸿何等阅历,早就注意到杜云鹏,看他脚步沉稳,筋骨凝重,是用过一番苦功的。

但一个富家公子,即使有武学天赋,也有名师指导,不过有一点,是根本无法做到的,那就是实战经验!

武学是战场搏杀之术演变而来,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在生死之间,才能真正顿悟。

林羽鸿单掌如刀,向下飞速斩落,目标是对方的腕骨。如果命中,这位兔公子肯定筋断骨折,从此右手尽废。

就算能够治愈,以后玩玩斗地主、扎金花还凑合,要想玩撸啊撸这么激烈的游戏,恐怕是不行了。

可万万没想到,杜云鹏对付林羽鸿这一拳,竟然只是虚招。就在拳掌相交的前一刻,他脚步轻动,右手拳头收回,左手却探出爪子,向秦霜月狠狠拍去。

“啊!”幸好林羽鸿经验丰富,每次出招都留有余力。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右腿急速踢出,化作一条鞭影,正中杜云鹏的小腹丹田,将他远远踢飞出去。

刚才的险情,让秦霜月惊出一身冷汗,她用玉掌抚摩着剧烈起伏的胸脯,惊魂未定地转头看了看。

在她的身后,正是书房的落地玻璃窗,如果那一掌拍中,秦霜月肯定会像乒乓球一样,穿过玻璃直接飞出墙外,“啪嗒”一下掉下三楼,摔成烂柿子。

“坏小子,你又救了我一次。”

林羽鸿嘿嘿一乐:“想报恩么?以身相许呗!”

秦霜月一扭身子,眼中的感激瞬间消失无踪,娇嗔道:“去死!”

杜云鹏被林羽鸿踹中,像狗皮膏药一样贴上书房大门,发出的轰隆巨响,引来一波波保安,可当他们拿着各类器械赶到时,却集体愕然。

“是大小姐?”

“发生了什么事,那男人是谁?”

“表少爷怎么了,难不成是争风吃醋?”

林羽鸿和秦霜月对视一眼,默契地来到落地窗前。打开之后,林羽鸿一手揽住秦霜月的玉背,一手抱住她的腿弯,“嗖——”的一下,从窗户跳了出去。

耳边风声呼呼,秦霜月只觉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将整个身子蜷缩在林羽鸿的怀中,感受着他的体温。在这短短的半秒钟,仿佛渡过了悠久的岁月。

“轰——”草地上出现了两个深达三寸的足印,林羽鸿脚底发出暗劲,从坑里一跃而出,头也不回地向围墙跑去。

没跑几步,前方传来一声断喝,声音浑厚有力:“站住!”

秦霜月俏脸白了几分,轻声道:“是我爸。”

“哦,老丈人吗?那得见见。”

将秦霜月放到地上,林羽鸿昂首挺胸,脸上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原来是老丈……哦不,是秦叔叔,久仰久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面前这名中年男子身形颀长,容貌英俊无匹,双眸凛冽深邃。脸上却是一片平静,看得林羽鸿心中忐忑。

毕竟是自己理亏,光天化日之下,跑到他书房洗劫,抢了传家宝,还打赤膊抱着人家闺女,怎么也说不过去。

秦霜月檀口微张,轻轻喊了一声:“爸。”

秦汉注视女儿许久,这才叹了口气:“月儿,既然回来,就别走了。”

在秦霜月的生命中,似乎妈妈去世之后,还从未见过老爸如此祥和慈爱,心中一阵酸楚,差点张口答应。

下意识地转头,看了看身旁的林羽鸿,想起自己的理想。还有那些惊心动魄的经历,旖旎的同、居生活,忽然间发觉,自己很舍不得放弃这些东西。

正在犹豫时,从主楼内跌跌撞撞跑出一个女人,长得也算标致可人。但此时她发髻散乱,泪水四溢,脚上的鞋子也丢了一只,边跑边哭哭啼啼。

“秦哥,秦哥,不好了!”

秦霜月立刻皱起眉头:“又是这个女人。”

这时候女人已经跑到秦汉的身边,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哭天抹泪地喊着。

“鹏儿被你女儿的野男人打成残废,再也不能练武了。呜呜——可怜他还没娶媳妇,我杜家三代单传,秦哥,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干脆就把月儿许配给他……”

听了小妈杜烟的话,秦霜月哼了一声:“本大小姐什么身份,你小小杜家,能配得起我么?”

杜烟扭过头来,声嘶力竭地叫着:“我杜家比不了秦家,可他呢……”

说着一指林羽鸿,“他又算什么东西,一个地痞无赖,怎么能跟我家鹏儿相比!”

秦霜月大大方方地一伸胳膊,挽起林羽鸿的手臂,笑眯眯在他的肩头蹭了两下:“那可不一样,我们俩是真心相爱的。没听说过吗?真爱无敌!”

“呸,出去勾搭野男人,无耻!”

“你好到哪去?整天游手好闲,除了刷卡败家还会干啥?”

“我是什么都不会,不过总比你炒股票,三个月亏掉八个亿要好得多!”

被说到痛处,秦霜月立刻满脸通红,强辩道:“金融界的事,能叫亏么?那叫做长线,以你的智商,根本就不懂!”

林羽鸿津津有味地看戏,忽然间心中一寒。

这才发觉,有两道冷如霜雪的目光,正在对他虎视眈眈,正是老丈人秦汉,连忙收起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

事实证明,不管女人什么出身,有多少学问,一旦吵起架来,永远都是泼妇骂街。

“真是操蛋的女人啊!”林羽鸿为老丈人感慨。身边两位都不是善茬,而且水火不容,夹在老婆和女儿之间,这些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终于,秦汉忍不住了,一声断喝:“都别吵了!”

目光转向林羽鸿:“一切因你而起,好,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赢了,你可以安然离去,输了,就把命给我留下!”

林羽鸿愕然半响,摇头叹气道:“唉——我真是躺着中枪。秦叔叔,你为了摆平老婆女儿,就拿我开刀,这样很不厚道啊!”

秦汉虽然在商海历练多年,此时也不由老脸微热,冷哼一声:“多说无益,看你的本事了。明叔,请你出手!”

话音刚落,远处迅疾如风,奔来一条人影:“哈哈哈,年轻人,我说过,我们会再见的!”

林羽鸿定睛一看,顿时全身冒出鸡皮疙瘩:“妈蛋,老玻璃,竟然是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