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浩瀚哥威武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9:12

林羽鸿笑着打掉秦寒月的筷子,撕下来一大块羊肋排递过去的:“直接用手来,味道会更好!”秦寒月迟疑了一会,从包里摸出湿纸巾,将手掌仔细拭擦一遍。这才翘着兰花指,小心翼翼地短短几分钟之后,在林羽鸿的引导下,秦霜月就彻底放开了。她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抓住肥美的羊排,张开樱桃小口,狠狠地咬下去,吃得满嘴流油。。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6章 浩瀚哥威武》精选

林羽鸿笑着打掉秦霜月的筷子,撕下一大块羊排递过去:“直接用手来,味道会更好!”

秦霜月犹豫了一会,从包里掏出湿纸巾,将手掌仔细擦拭一遍。这才翘着兰花指,小心翼翼地接过羊排,好像那是一颗拔掉引信的手榴弹。

短短几分钟之后,在林羽鸿的引导下,秦霜月就彻底放开了。她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抓住肥美的羊排,张开樱桃小口,狠狠地咬下去,吃得满嘴流油。

吐出粉色小香舌,轻轻一撩,将溢出嘴角的油脂卷入口中,美眸如水,荡漾着晶莹的波光。

长出一口气:“吁——好爽!”

“咕咚——”秦霜月充满魅惑的动作,让林羽鸿心脏狂跳,狂咽口水。

两人就像风卷残云,迅速消灭着一盘盘菜肴,那桶扎啤也被解决掉了一半。

秦霜月出身名门,又是个女孩子,自小受到严格的家族教育。无论行动坐卧走,吃喝谈吐,都有各种规范,绝不能在人前大喜大怒,大哭大笑。

像今天这样,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梁山好汉一样的行径,是秦霜月以前想都没想过的。

酒过三巡,秦霜月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仿佛有一种沉重的东西,从心头忽地飞走。让她整个人轻松自在,无拘无束!

吃喝完毕之后,在现场所有男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林羽鸿和脚步不稳的秦霜月,肩并肩悠哉悠哉地向家中走去。

即使以林羽鸿久经沙场的定力,此刻心中也扑腾扑腾跳个不停,暗暗想着。

“待会该怎么开始?是先谈人生谈理想,打开心扉,由浅入深。还是直接挺枪跃马,展现我粗犷不羁的风格?真伤脑筋,咱没经验啊!”

秦霜月转过头,认真打量着林羽鸿:“坏小子,你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肯定又想干坏事!”

“绝对没有,我是在想,今天是咱们的大好日子,要不要先去买两根龙凤烛,然后再……嘿嘿嘿。”

秦霜月笑得眉眼弯弯,就像一只小狐狸:“你还没有赚到百亿身家,没有天下无敌呢,我是不会答应的!”

林羽鸿嬉皮笑脸地盯着秦霜月,舔了舔舌头:“没关系,今天咱们不动真格的,让我先验验货再说。”

“验货?验你个大头鬼!”秦霜月挥舞粉拳,对着林羽鸿一顿爆锤,打得他抱头鼠窜。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看看又不会少什么。”

“不许跑,坏小子,你给我站住!”

两人追逐打闹,穿过幽静的小巷,刚来到出租房的门前,就看见一溜人影,从院子里出来。

为首一人,正是今早见过的江浩瀚,他雄赳赳气昂昂,阿迪达斯运动服的拉链敞着,皮带上别着报纸包的西瓜刀,一副准备上战场的样子。

包租婆一脸焦急,跟在江浩瀚身边软语轻声地哀求,再也没有平时趾高气扬的架势。

“耗子,我家娇娇和你青梅竹马,一块长大的。你的心思我全知道,阿姨平时态度不好,向你道个歉。我保证,只要你今天把娇娇救回来,我就答应你们的亲事。”

江浩瀚脸上笑开了花,“砰砰”地拍着胸脯:“阿姨你放心,我在八岁时候,就把娇娇妹子当成未来老婆,谁敢动我女人一根毫毛,绝饶不了他!”

“行,那就全拜托你了。”

林羽鸿和秦霜月走过去问:“发生什么事了?”

一看见秦霜月,众小弟连忙打招呼:“月姐好!”七嘴八舌地说了事情经过。

原来那屠娇娇,在一处休闲浴场上班,职务是大堂经理。名头好听,其实也就是总台客服,外加收银员。

今天来了一个道上的大哥,据小弟们说,背景极其牛掰。旗下有沙场、石料场,还有一支泥头车队,起码千万身家。

那位大哥来的时候已经半醉,也不知是喝多了眼花,还是品味独特,一进门就看中了非主流小妹屠娇娇,硬要她陪着鸳鸯浴。

屠娇娇也不是善茬子,和客人拉拉扯扯一阵,被吃了几次豆腐之后,立刻翻了脸。顺手抄起电脑键盘,一家伙拍在他脑门上,拔腿就跑!

仗着熟悉地形,屠娇娇甩开众人的追捕,直接奔到锅炉房,把自己反锁在里面,然后打电话求救。

江浩瀚接了心爱女孩的电话之后,立刻挨个给自己的小弟发去命令,让他们来屠娇娇家的院子集中,出发营救嫂子。

听完介绍之后,秦霜月眼睛大亮:“听起来好有意思,同去同去!”

幸好奔驰S空间大,七八个人在后座挤成一团,其他小弟骑着电瓶车,在大奔后面紧紧追赶。

江浩瀚一边费力地把某只探到他胸口的爪子挪开,一边向坐在副驾驶的秦霜月说道:“月姐,你真够意思,从今往后,你在春风街可以横着走,我浩瀚哥罩定你了!”

秦霜月无所谓地摆摆手,这种小混混的承诺,秦大小姐可没当一回事。

林羽鸿驾车一路狂飙,几分钟后到达目的地。这家名为“碧海蓝天”的洗浴中心,门面很小,店外的大幅宣传画上,有椰林树影、阳光沙滩,还有穿着比基尼的洋妞,一看就土到掉渣。

几辆车横在店外,都是天籁、朗逸、帕萨特之类,几位身穿班尼路、报喜鸟等国产品牌西服的中年男人,聚在一起谈笑风声。

在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一群挂着金链子,胳膊上刺龙画虎的小青年。嘴里叼着烟卷,眼睛斜过来看人,一副“我很吊”的样子。

当加长奔驰到来之后,所有人肃然起敬,大家纷纷猜测。

“好家伙,这是哪位老大的座驾?”

“看来王总果然背景很深,你看,来的肯定是江城顶级大佬。”

“泉哥,洗浴中心是你的,打人的也是你的手下,准备大出血吧!”

“草,那贱女人只不过是临时工,关我毛事。大不了让王总把她带走,玩残为止!”

“哈哈,临时工?亏你想得出!”

奔驰打开车门,江浩瀚一伙,跟下饺子一样,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来,大家全都看傻了。

“这是咋回事?感觉那几个小子,好像很眼熟的样子。”

“想起来了,这不是四哥手下的耗子么?”

“听说闯祸那小妹,就是他的姘头,这下有好戏看了,赶紧把四哥叫过来。”

江浩瀚下车之后,二话不说,从皮带上抽出西瓜刀,哗哗两下撕掉报纸,将手一挥:“兄弟们,跟我上,救出你们嫂子!”

碧海蓝天的老板泉哥立刻上前阻拦,把眼睛一瞪:“耗子,你想做什么?我每个月交给你老大三千块保护费呢,敢在我这儿动刀!”

对于江浩瀚来说,此战关系到一生幸福,哪管你什么哥,想都没想,狠狠甩出一句:“草,给老子滚!”

泉哥吓一跳,连忙抽身后退,脸色阴沉之极。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像他这种事业有成,年入百万的中年混子,最害怕的就是十几岁的小青年。

那种人光杆一个,啥都不怕,一门心思就想着打打杀杀,下手没轻没重。真要被他们捅一刀,挂掉之后,豪华别墅、娇妻美妾都归了别人,找谁哭去?

所以泉哥是不会跟江浩瀚硬拼的,他只是将手一挥,让属下们动手,而且还放出狠话:“你老大就快来了,到时候让他收拾你!”

江浩瀚没搭理他,带着小弟就往里闯,门口的小混混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

“好吊啊你,问过老子没?”

“想把人带走,除非踩着我们尸首过去!”

对付这些人,江浩瀚有他的办法,他把手一抬,掌中多了一把蝴蝶刀,在指尖上耍了几个花样。

然后“噗嗤”一下,深深扎进自己的肩头,顿时鲜血四溅,离他距离最近的几个家伙,都被喷了一头一脸。

江浩瀚一拱手,铿锵有力道:“各位兄弟,我今天只是想救回自己的女人,请大家高抬贵手,来日必有报答。如果不答应,哼哼,别怪我辣手无情!”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众混子虽然嘴上叫得凶,但没几个真不怕死,一看江浩瀚的眼神,就知道他是玩真的。

就像大海退潮一样,大家立刻避开两边,让出一条光明大道。

林羽鸿和秦霜月看得津津有味,使劲拍着巴掌,为他呐喊加油:“浩瀚哥威武!”

没过一会,江浩瀚拉着屠娇娇从里面出来,小弟们左右护卫,都是一脸警惕。

正当大家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忽然从远处驶来一辆陆虎极光,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狂飙而来,直到紧贴人群,才甩尾停下。

车门大开,从里面跳下一个中年汉子,光着头,满脸横肉,凶相毕露,正是江浩瀚的大哥谢四。只见他三两步来到江浩瀚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草,反了你!”

虽然江浩瀚刚才彪悍凶猛,但是在老大面前,却乖得跟小花猫似的。连躲闪的动作都没有,硬生生挨了一个耳光,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

“把人给我留下,马上滚,立刻!”

江浩瀚急红了眼:“四哥你听我说……”

谢四把眼睛一瞪:“说个毛,一点大局观念都没有!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难道想为了这个女人,让兄弟们去流血,去死?”

江浩瀚一根筋的脑袋,立刻被他给绕晕了,看看屠娇娇,又瞅瞅身边的兄弟,双眼一阵迷茫。

正在这时,旁边忽然响起清脆的掌声,林羽鸿慢悠悠地走上前去,一边拍手,一边向谢四竖起大拇指,满脸写满了崇拜。

“佩服佩服,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既要当婊、子,又想给自己立牌坊的老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