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巨龙和蝼蚁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9:13

的话在平常,听到有人言语攻击谢四,江浩瀚会第一个跳出,以及维护老大的尊严,和对方不死不息。但是现在的,他望着谢四的眼神,但是除了心存敬畏,却再也也没也没往昔的崇拜。听到“婊、子听见“婊、子”两个字,谢四立刻目露凶光,死死盯住林羽鸿。从额头不断跳动的青筋可以看出,他在强忍心中的怒火。。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7章 巨龙和蝼蚁》精选

如果在平时,听到有人辱骂谢四,江浩瀚会第一个跳出来,维护老大的尊严,和对方不死不休。可是现在,他看着谢四的眼神,虽然还有敬畏,却再也没有往日的崇拜。

听见“婊、子”两个字,谢四立刻目露凶光,死死盯住林羽鸿。从额头不断跳动的青筋可以看出,他在强忍心中的怒火。

声音低沉道:“你是谁,敢这么说话,知道我什么辈分么?”

林羽鸿满脸不屑:“哼,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轻咳一声,向众人朗声道:“不能保护心头所爱的男人,算什么男人!不愿帮朋友挡刀的兄弟,算什么兄弟?不敢罩住小弟的老大,算什么老大?”

几句话说得江浩瀚茅塞顿开,眼中的迷茫顿时消失无踪。还有站在他身边的兄弟,也一个个热血沸腾,挥舞着手中的西瓜刀。

“不错,我们既然认浩瀚哥做老大,就不怕为他流血!”

林羽鸿眉毛一挑,又向谢四说道:“你身为老大,却逼小弟放弃自己心爱的女人,说什么大局观念,无非是怕事,没把他们当兄弟,你配做大哥么?”

“我骂你一句婊、子,你却不敢出手,而是看我的车,看我身上穿的衣服。就凭你这前怕狼、后怕虎的怂样,也配在道上混?”

“你不仁不义,无胆无识,还不如手下的小弟,厚着脸皮说辈分两个字,你配么?”

连珠炮一样的叱问,让江浩瀚和众小弟听得眉飞色舞,却让谢四气急败坏。双臂一振,体内发出连串爆响,竟然是个修为不俗的高手!

这时候秦霜月已经从屠娇娇那儿,打听了关于谢四的身份背景,听完林羽鸿的话,她含笑上前。

“谢四,原名谢文武,二十年前与七位兄弟结拜,号称北闸八大金刚。现在北闸区的老大龙五,就是你的五弟,我说的可对?”

秦霜月姿容绝色,气质无双,只要稍有阅历,一眼就能看出她来历不凡。

谢四当然也是如此,他刚才任由林羽鸿大放嘴炮,就是看到了秦霜月,还有那辆价值数百万的大奔。身为一个老江湖,他明白什么时候要狠,什么时候该退。有些人,是万万惹不起的。

“你说的不错,龙五是我兄弟,他在北闸的场子,有许多都是我在帮忙照看!”

秦霜月咯咯娇笑:“有件事我不太明白,想向四哥请教。”

谢四心中大喜,“看来,他们对龙五还是有顾忌的。”

大方地一摆手:“你说。”

“二十年前,你们共同起步。当龙五开黑歌厅的时候,你在看场子;办砂石厂的时候,你在看场子;搞施工队的时候,你在看场子;现在他开房地产公司,经营着皇家一号娱乐连锁,资产数十亿,你还在看场子。”

“话说,这二十年来,你这个当四哥的,除了做他的狗,就没其它事可干么?”

谢四刚开始还面露微笑,可听到后来,脸色就开始阴沉。到最后一句,他已经气得怒发冲冠。

可谢四却根本无法反驳,在他的心中,也笼罩上了一层寒意。

这么多年来,原以为自己纵横江湖,到处受人尊重,是一方大佬。可实际上,只不过做了二十年的狗而已!

林羽鸿向秦霜月一挑大拇指,佩服她嘴炮无敌,如果让她再说几句,恐怕谢四就会羞愤过度,三观尽毁,自断筋脉而死。

秦霜月对自己出神入化的拉仇恨技巧,也感到非常满意,笑嘻嘻地伸出手,和林羽鸿清脆击掌。

“耶——”

谢四面皮泛出紫红,双眼充满血丝,一嘴钢牙咬得咯咯直响。这对男女肆无忌惮的轻视和侮辱,让他失去理性,再也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纵身而起,挥舞铁掌,直奔秦霜月如花似玉的脑袋拍去!

“炼体境,明劲期。”

林羽鸿一眼就看出了对方的修为,出手如电,能将空气斩出一声爆响,在华夏武道中,算是刚刚踏入门槛。

谢四的修为,和当日被林羽鸿爆、菊的龙少不同,那个恶少纯粹是用资源堆出来的,花架子一个。

面前这位,却是实打实的硬功夫,而且在江湖上打拼了几十年,实战经验不少。

可就算再牛掰,也不过街头群殴的水准。华夏严禁火器多年,谢四最多只是和西瓜刀、消防斧等冷兵器过过招,哪比得上林羽鸿。

虽然当今世界,表象还算太平,但在背后却是暗流汹涌,每天都会在常人无法触及的地域,发生无数次争斗。

林羽鸿参与的战斗,每一个敌人都是各国的精锐,大家为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利益生死搏杀。

动用了除核力量之外的所有武器,没有半分留手,什么日内瓦条约、优待俘虏啥的,压根不管。

可想而知,在那种修罗场锤炼出来的林羽鸿,武技何等惊人,经验何其丰富!

面对谢四的攻击,林羽鸿身形轻摆,就像瞬息移动似的,闪身来到秦霜月的面前,将她挡在背后。

明劲者,能力发千斤,碎木裂石。普通人只要挨上一拳,马上失去战斗力,运气不好的,被击中要害,甚至会立刻死亡!

可林羽鸿如今已是暗劲巅峰,全身上下除了头颅,处处可以发出具有穿透性的暗劲。

打个比方,明劲就是手中抡着石头,而暗劲,则是拿着一柄利剑。穿刺的破坏力,要远远超过钝器打击。

为节省时间,林羽鸿懒得拆解招式,身子微侧,用肩头接住谢四的一记重拳。

就在谢四的拳头,和林羽鸿的肩膀将触未触,还没来得及发力的时候。一道凛冽的寒意,从拳骨中渗入,沿着筋络一路上行,直攻他的心脉!

谢四立刻醒悟:“不好,此人已经修成暗劲,而且收发由心,是顶级高手!”

再也顾不得攻击,连忙脚下运劲,身体迅速向后倒飞出去。

现场众人都是外行,看得一头雾水,只觉得谢四好奇怪。明明一拳打中对方,却不肯乘胜追击,而是缩手后撤,身体还哆嗦不停,好像触了高压电似的。

林羽鸿修炼的是战场搏杀术,向来出手不留情,脚下运出流云步,十多米的距离转瞬而至,单手一掌,直接拍向对方的胸膛。

“砰”声音不大,但掌心上的暗劲,已经透体而入,深达脏腑。

谢四武功不算高,但眼光还是有的,虽然中掌之处不痛不痒,但他知道,内脏已经重伤。自己的江湖路,算是到头了。

看着谢四惊恐怨毒的表情,林羽鸿一弹指:“我不跟无名鼠辈一般见识,你走吧,离开江城,滚远一点。”

谢四发出厉吼,大力拍着胸脯:“何必故作大方,等三五月后暗劲发作,我迟早是个死。你要真有胆子,就在这杀了我!”

林羽鸿一声轻笑,目光中充满不屑:“巨龙不与蝼蚁为敌,想死在我的掌下,你还不配!”

“你……”

“赶紧滚,有生之年不再动武,再活三五十年不成问题,信不信由你。”

知道自己还有一线生机,谢四终于怂了,捂着胸口,脚步踉跄地离开。所有人望向林羽鸿,立刻有了不一样的神情。

就在这时候,泉哥的手机响起,他拿起一看,咽了口唾沫,连忙双手托着电话,一溜小跑来到林羽鸿面前。

满脸堆笑道:“这位大哥,是那个被打的老板,您要我怎么答复他?”

“告诉他有好事,让他过来。”

泉哥不敢怠慢,当着林羽鸿的面,三言两语将对方骗过来。挂掉电话之后,现场一片肃静,某些人手机响了也不敢接,生怕让林羽鸿误解,以为自己在通风报信。

于是出现了这么一幕奇怪景象,在碧海蓝天洗浴中心的门外,几十号人就像雕塑一样,傻愣愣地戳在那里,等风吹。

没多久,一辆A8款款来到,下来个小肚腩凸起的胖子。边走边笑:“哈哈,泉哥,搞这么大阵仗,我可承受不起啊!”

全体人员看着他,沉默不语,都用一种瞻仰遗容的表情。

只有秦霜月和林羽鸿相视一笑:“弄了半天,原来是老熟人。”

来者正是王贵福,新秦氏集团开张的头一只肥羊,秦霜月和林羽鸿捞的第一桶金。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林羽鸿一亮相,立刻将王贵福吓了半死。想到自己和保镖傻强,那些热辣无比的照片还在对方手里,更是坐立不安,无论秦霜月提出什么条件,全都一口答应。

“精神损失费……”

“我给!”

“心灵伤害补偿金……”

“给!”

“还有误工费、营养费、夜宵、油钱……”

“全包在我身上,这张支票给你,请问大姐,我能走了么?”

此役大功告成,江浩瀚和众小弟,紧紧围绕在林羽鸿的身边,七嘴八舌地讨好。

“大哥练的什么功夫?教我两招。”

“教我吧,我不仅资质好,还是童子之身呢!”

“滚,大哥千万别信他。这小子的家里,藏着一整套娃娃,从十四到四十的都有!”

一直傲气凌人的屠娇娇,此时也换了副模样,乖乖跟在林羽鸿的身边。腰肢轻扭,胸脯时不时往他胳膊上蹭。

娇滴滴地说:“林哥哥,人家好怕怕,小心肝跳得扑通扑通的,不信你摸。”

林羽鸿二话不说,把这脑残的非主流小妹,直接丢给了江浩瀚。

“我不吃这套,跟你耗子哥发嗲去!”

秦霜月调皮地眨眨眼睛:“小林子,送货上门为什么不要,得手之后,记得让她给我们房间拉条网线。”

林羽鸿悲哀地仰天长叹:“月姐,难道我在你心里,就值区区一条网线吗?”

“嘻嘻,不止哦,等你当了上门女婿,一定要给我免房租。”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