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楚依依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10-18 16:19:18

林羽鸿这一次一次出手,如有雷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也没过多想法。没想起引得大批小弟归顺,哭着喊着要跟他学武功、打天下,吵得头都大了。秦霜月却很高兴,她出身贫寒世家大小姐,习秦霜月却很开心,她出身世家大小姐,习惯了仆从如云、呼风唤雨的生活。如今身边却只有林羽鸿一个小兵,感觉很不适应。。

>>>《都市逍遥强兵》章节目录<<<

《第28章 楚依依的秘密》精选

林羽鸿这次出手,纯属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本没有太多想法。没想到引来大批小弟投靠,哭着喊着要跟他学武功、打天下,吵得头都大了。

秦霜月却很开心,她出身世家大小姐,习惯了仆从如云、呼风唤雨的生活。如今身边却只有林羽鸿一个小兵,感觉很不适应。

现在可好,有这么多人可供使唤,秦霜月立刻耍起威风。让人买来一块白板,手持红蓝两色记号笔,在天台现场授课。

在她的面前,是江浩瀚和十几个兄弟,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拿着练习本和铅笔,就像听话的小学生。

“我们说说产业升级的问题,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在收保护费,也不怕引起公愤,被拖去毙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网络社会,千万不要心存侥幸。现在我宣布,春风街所有店铺、摊贩、出租房,保护费全部取消!”

众人顿时大惊,纷纷不依道:“月姐,那我们吃什么?”

秦霜月将手一点:“提问,当今世界,什么生意最挣钱?”

“毒品!”

“军火!”

“石油!”

秦霜月恨铁不成钢地摇头:“NONO,我告诉你们,两个字,垄断!”

“从今以后,春风街还由你们照应,不许其他人闹事。但有一条,所有商家,无论大排档、小吃店,还是夜场,酒水必须从你们这里拿货。”

“只要依法经营,根本无需触犯国家机器,仅凭其中的差价,就能让你们的收入翻上十倍,这才是安全稳定的生财之道!”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面露喜色地交头接耳,一阵喧闹之后,大家齐声高呼:“月姐威武,千秋万世,一统江湖!”

林羽鸿斜倚在栏杆上,看着眉飞色舞的秦霜月,心中暗暗好笑,“看来这位大小姐,是想过过总裁的瘾。”

众人正在闹腾,从楼梯口缓缓走上一道白色的人影。身形娇小玲珑,穿着一件褪色运动服,留着清爽的马尾辫,就像一株摇曳在风中的空谷幽兰,正是萌纯可人的楚依依。

小丫头手中端着药罐,刚踏上天台,就看见一大群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挥舞拳头,声嘶力竭地喊口号,立刻被吓住了。

脸上显出害怕的神色,可又担心延误了妈妈吃药,左思右想,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来到一个满头黄毛,胳膊上刺着海贼王的男人面前,用蚊子哼哼似的声音说:“哥哥,麻烦让一下,我要接水。”

那家伙早被楚依依俏丽可人的模样弄得痴痴呆呆,傻乎乎地看着面前的小美人,嘴角挂着晶莹的口水。

林羽鸿一腿将他扫开,不由分说,抢过楚依依手中的药罐,凑到水龙头下。

小丫头急得大叫:“喂,你不知道该装多少水!”

林羽鸿向她眨眨眼:“我当然知道,先加铁木树枝和龙血草,小火慢炖,六碗水煮成三碗。再加入七叶花,最后用大火熬半刻钟,对不对?”

楚依依听得一愣:“原来你真的懂。”

林羽鸿呵呵笑道:“那当然,我还知道,这副药方不完整。如果每隔七天,加入十克苦心莲,能够驱除龙血草内残余的阳毒,效果会更好一点。”

楚依依听得若有所思,歪着脑袋,仔细地看着林羽鸿,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似的。

“其实熬药时还有一些小窍门,来,我手把手教你。”说着一手端着药罐,一手牵起楚依依,就像用棒棒糖骗小女生的怪蜀黍一样,将小丫头带到天台角落的煤气炉边。

秦霜月看得直撇嘴,暗暗骂了一句:“呸,禽兽!”

两个小时后,楚依依端着汤药下楼,来到自己的房间。

轻声叫道:“妈,喝药了。”

房内是一名手执针线,身姿窈窕的女子,从木制的绣花架子旁站起身,伸出拳头,轻轻锤了锤腰背。

她不施脂粉,容颜素雅,面目与楚依依有些相似,只是肌肤太过苍白,毫无血色。

在妈妈小口抿着汤药的时候,楚依依叽叽咯咯地说起了刚才在天台,和林羽鸿之间的对话。

“那个和秦姐姐住在一起的人,原来不是真的坏蛋,他懂得很多哦。”

“他说这个药方有缺陷,熬药要用竹炭,还说以后会帮你找更好的药材……”

女子静静地听着女儿的话,目光中流露出怜爱和惋惜,忽然张口道:“依依,我们要搬走了,今晚就走。”

“啊?”楚依依吃了一惊,张了张小嘴,却没有出声反对,只是默默地去收拾东西。在她短短十六年的生命中,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

午夜时分,秦霜月早进入梦乡,林羽鸿却盘坐在床上,凝神定心,静静地等待着。

果然,只听“吱呀”一声轻响,房门开启,两个细碎的脚步匆匆下楼。

林羽鸿身形一动,就像敏捷的狸猫,从窗户直接窜了出去。下坠的过程中,掌心轻拍墙壁,速度顿时骤减,轻盈地落在院子的地面上。

林羽鸿面带笑容,向两人热情挥手:“嗨,依依你好,阿姨你好。”

梅姨第一反应,就是将女儿护在身后,温婉如水的目光,瞬间转为凌厉。纤手一动,指尖出现一点寒芒,正是她平日用的绣花针。

冷笑道:“果然还是找来了,你还有多少同伙,一块出来吧!”

林羽鸿连忙摆手:“误会误会,我可不是你们的对头,只是心存好奇罢了。这位一定就是月姐说过的梅姨,果然是风姿绰约、风华绝代、风度翩翩、风韵犹存……”

“扑哧——”林羽鸿胡乱编排成语,让楚依依忍不住掩嘴一笑。现场紧张的气氛,顿时消散了许多。

梅姨打量一番林羽鸿,颇有趣味地说:“你和绝色美女同居一室,已经数日之久,竟然元阳未泄,依然是处子之身,真是难得!”

“我倒……”林羽鸿差点哭了,“怎么个个都看出我是可悲的黄花大处、男,你们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这个……跟我们今晚的话题有关系么?”

梅姨理所当然地点头:“有关系,这说明你心志坚毅、坐怀不乱,并非贪花好色、心存不轨之徒,可信!”

“可万一我是基、佬呢?”

“这个嘛……”梅姨被问倒了,美眸流转,冲林羽鸿上上下下扫了一遍。

林羽鸿连忙道:“玩笑玩笑,我是百分百纯爷们。”

“那好,既然如此,我就信你一次,还请林公子为我们母女守密。依依,咱们回去吧。”

林羽鸿竖起三根手指,面色凝重地发誓:“梅姨真是爽快人,放心好了,你们的秘密,我绝对不向第三个人吐露。”

目送两人回房,心中暗想:“这梅姨步法凝重,气质优雅,看来不仅出身不凡,而且武学修为很高。只可惜受过重创,伤了元气根本,也不知当年有什么恩怨。”

怀着各种猜测,林羽鸿直到天色发白才睡去。等他醒来走出房门的时候,看见秦霜月越过铁栏杆,站在天台边缘,双臂舒展,面对着初升的朝阳。

温暖的阳光,洒落在秦霜月娇媚的面庞上,清晨的微风,吹拂着纷乱的长发,米色的风衣,也随之摇曳飘摆。如果用相机将这个动作定格,就是一副绝美的图画。

只可惜林羽鸿毫无艺术天赋,他忽然玩心大起,悄悄走到秦霜月的身后,伸出手指,轻轻点中美人的背心。

“啊——”突然受到攻击,秦霜月顿时全身剧震,脚下一软,差点倒栽葱跌下天台。

幸好林羽鸿及时揽住她的腰肢,放声大笑道:“哈哈哈,月姐,好玩不?”

秦霜月手脚绵软地爬回栏杆,定了定神,忽然面露惊讶,指向林羽鸿的身后:“你看,有飞碟!”

“哪呢哪呢?”林羽鸿连忙回头,忽然脑后生风,两只拳头狠狠砸了过来。

秦霜月咬牙切齿地追着林羽鸿:“好玩好玩,你这个坏小子,我打死你好不好玩?”

两人正在追逐打闹,忽然楚依依从楼梯口急匆匆地跑上来,嘴里还在念叨:“糟糕糟糕,要迟到了!”

看到秦霜月,小丫头低下脑袋,不好意思地说:“秦姐姐,对不起,今天睡晚了。”

秦霜月用手指托着楚依依的下巴,仔细打量了一会,好奇道:“依依,你怎么会有黑眼圈?”

楚依依抿着粉红的小嘴,偷偷撇了一眼林羽鸿,没有说话。

这个小动作,立刻让秦霜月疑心大起:“不会是某个家伙,昨晚约你出去看星星、看月亮了吧?”

“没有没有!”楚依依直摆手:“昨晚我根本没见过林哥哥!”

林羽鸿摇头叹气,这丫头根本不会撒谎,再被秦霜月套两句,估计什么都会说出来。

连忙解围道:“好了好了,依依,不用烧早饭,我送你上学去吧!”

秦霜月一把拖住林羽鸿:“待会咱们要去参加梅园的酒宴,你不许乱跑,更不许纠缠依依。”

林羽鸿只得遗憾地和小丫头挥手告别:“哥哥下次再送你。”

楚依依走后,秦霜月面带苦涩,眸中闪烁着寒芒,紧紧盯着林羽鸿:“真后悔介绍依依妹子给你认识,她是个单纯的好女孩,你决不许欺负她!”

林羽鸿叫苦不迭:“月姐,真冤枉死了,我绝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坏!”

“哼,就怕你坏得超越我的想像!不说了,咱们马上出发,先去吃早饭,然后去梅园。”

梅园,在江城鼎鼎大名,已有数百年历史,历代主人既有华夏的高官显贵,也有异国的超级富豪,他们在史料中,都留下过光辉夺目的记载。

怎么说,梅园也算国家一级保护文物,能够将这座园子收购,而且把它办成私人会所。可想而知,新一代梅园主人的身份背景,肯定非比寻常!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