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9章 鸿门宴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3:00

话分两头。周子晚接到大姐的电话,晚上去她家吃饺子。周家是比较底层次的家族,经济实力一般般,家族具有规模的是一家汽运公司,七八台集卡。其余也是零零碎碎的不值得一提。大姐周

>>>《豪门弃少》章节目录<<<

《第9章 鸿门宴》精选

话分两头。

周子晚接到大姐的电话,晚上去她家吃饺子。

周家是比较底层次的家族,经济实力一般般,家族具有规模的是一家汽运公司,七八台集卡。其余也是零零碎碎的不值得一提。

大姐周子辰能说会道,父亲死的早,她自然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在这个家里,除了母亲,她说了算。虽然大哥管理公司,但是家的事情基本上插不上手。

她自然受到各个弟弟妹妹的尊敬,这样也,无意培养她骄傲自满,维她为中心,看谁不如意等待你一定是.....

现在她已经嫁人,但是娘家的事情,一直劳心劳累,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也要管,这已经是她的习惯。

姐夫洪永春是在江枫银行工作的。大家都知道,现在在银行上班,表面风光其实并不好过,需要拉存款,来维持业绩。

银行给员工的考核指标必须完成,指标和奖金挂钩,亚历山大。

她原本想让子晚嫁一个有钱人家,这样可以帮助她家成长。

周子晚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征得她的同意,在姜玄最落魄的时候依然截然的嫁给了他。

这让她的利益受损,一直耿耿于怀,对姜玄死活看不惯,百百挑理。

大姐,家住的六楼,这是一个比较古老的房子,没有电梯,只能一层一层的往上爬。

平时很多人家都开着大门,看见有人路过都会探出头来看一下,看见熟人都打招呼,非常的热情,好客。

楼下的小院子,是他们常常聚集说话聊天的地方,今天同样如此。每次到这里,他们都会跑过来主动打招呼,非常的客气,

周子晚过去打了个招呼“阿姨们好。”

没有一个人吭声,都有两个眼睛吧嗒吧嗒看着她,像审视猴子一样。

都按着嘴巴窃窃私语,神秘兮兮,事情非常怪异,眼光暴露出鄙视。

背后传来一连串笑声,“身材还不错,看样子又快喝喜酒了。”

后面传来哄堂大笑。

“不会吧?”

“怎么不会?,她大姐说了亲口说的。”

“给他相中了一个,家里有钱,人又长得潇洒。”

“我不信,她跟她姐姐不一样,比较踏实,也没那么多花花肠子,人比较实在。”

“不会个屁,她今天就是来了相亲的。”

“她姐油嘴滑舌,不值得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是啊,我感觉非常过分,老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幢婚。”

“唉,这一家人都是什么货色。”

周子晚听到这里,感到莫名其妙,话里话外,都穿杂很多不同的声音,眼皮着跳,感觉有些不妙。

进入大姐家的门,大姐,正在包饺子,姐夫正在厨房间忙着,两个外甥外甥女出来打了个招呼,

“阿姨好。”

周晚放下包,抱了抱外甥女,亲密还是那么甜美。

周子晚走进厨房,跟姐夫打了个招呼,姐夫回头看了看,“来啦!你先到外面坐坐,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周子晚,过去帮忙包饺子。

“不用了,够了,马上好吃了。”周子辰客气道:

“今天怎么想起来吃饺子了?”,子晚试探性问道:

“你姐夫今天不是放假吗?知道你现在过的不好,想让你来这里,换换心情,”周子辰装的若无其事,非常自然。

“真的不好意思,麻烦姐姐,姐夫了。”

子晚笑了笑。

“这有什么好麻烦的,都是一家人吗?”

周子辰看上去一点点事情没有发生。

“谢谢,姐姐,姐夫的关心。”

还是自家人好,别人谁关心你,周子婉心里一暖。想想当时为了嫁姜玄没少和她吵,有些内疚。

“他现在有工作了没,还是吃软饭。”周子辰淡淡的询问。

“在送外卖。”子晚底下头轻轻的回答:

“都是那个不争气的东西,现在可把你给坑苦了,你说说看,他到现在还没有像模像样的工作,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后面的路还长着呢?”周子辰话锋突然一转直指要害。

“大姐,怎么这么说呢,这是我自愿的。”子晚辩驳道:

“我不这样说,怎样说,这是事实,我不来说谁来说。”姐姐拿出家里老大的架子。

“对不起,给大家带麻烦了”子晚小心翼翼不敢得罪大姐。

“他怎么不和你姐夫比一比?没有骨气的东西。”姐姐更加肆无忌惮。

“慢慢会好起来的,你应该相信他,他有这个能力。”子晚的辩驳苍白无力。

“哪里来的什么狗屁能力,我怎么看不出来。”周子辰更加肆无忌惮。

“他起码现在。起码知道关心我了,这就是开始。”子晚像已经看见希望了。

“呵呵呵,你想笑死我。这么幼稚的话你都说的出来。”周子辰皮笑肉不笑,阴森恐怖的冷笑道:

“赶紧的趁现在年轻离了,等到老了想离来不及了,那时候后悔的药哪里去找。”

周子辰开始攻击,迫使子晚投降。

周子晚沉默。

“感情能当饭吃,你现在连饭都没得吃了。”姐姐不好气道:

“我们的事情,你们能不能不管。”子晚哀求道:

“我不管,谁管,你要是能有些脑子,我才懒的管你。”周子辰老大的架子摆的端端正正。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自己的事情,心中有数。”子晚抵抗,僵脾气慢慢显露,语气越来越硬。

“心中有数,你有什么数,说我听听看。风餐露宿,去夜店卖,养小白脸吗?”周子辰越来越过分。

这个话太伤心了,击中了子晚的痛处。子晚实在受不了,这几年艰辛痛苦一次性爆发,嚎嚎大哭。

“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今天你吃了饭就待在这里玩,晚上给你安排了一个相亲,不管你同意不同意,反正我同意了,就这么定下了。”周子辰一副没得商量的模样。

“什么啊,有没有搞错,我还没有离婚呢,你就安排相亲,什么居心。”子晚发现周子辰肯定疯了。

“没离婚怎么了?我又没说叫你现在结婚,只是去看看,万一看上了呢?就这么决定。”周子辰发怒了直接下令。

“二妹,这是为你好。好好想想,”姐夫洪永春也过来劝:“两条走路比一条腿稳。”这是什么屁话。

“可以啊,我明天也给大姐找个备胎,不知道姐夫有何感想。”子晚实在忍无可忍讽刺道:

一句话把他们夫妻俩顶的无话可说。

子晚大概明白楼下阿姨们的意思了,今天这饺子馅变味了,里面包的是祸心,此地风水不好赶紧撤。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