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用心险恶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4:57

这需要得到姜玄的同意,周子晚知道自己中计,推诿说一个人做不了主。这简直就是个笑话,所有人都反对,他们认为东西已经送给周子晚,他就无权过问。“他已经把东西送给你了,就是你的,大

>>>《豪门弃少》章节目录<<<

《第22章 用心险恶》精选

这需要得到姜玄的同意,周子晚知道自己中计,推诿说一个人做不了主。

这简直就是个笑话,所有人都反对,他们认为东西已经送给周子晚,他就无权过问。

“他已经把东西送给你了,就是你的,大哥向你借点东西,你推三托四什么意思?”大姐毫不掩饰首先发难。

这下子这一下子,周子晚彻底明白了,又是大姐在搞鬼,火爆脾气马上上来了。

“行啊!既然大姐说,我说了算,那么我现在就说.不行。”

“那有什么行不行的?向你借,又不是不还,等你大哥大嫂把资金周转过来了,还是会还给你的嘛。”母亲明显偏袒他们。

“那也不行,这个东西一旦拿出去,放到当铺当了,就再也收不回来了,这可是稀有之物。”

“聪明,既然把话挑明了,我就干脆直说,我们不是要你那条水晶腰带。你留在家里不能吃,不能喝的,留着有什么用?”二哥突然笑道:

“二哥,这话说的,难道我们穷人就没有权利支配自己的东西,没有权利打扮自己吗?”周子晚已经撕破脸皮针锋相对。

“我不是说你不能打扮,听懂我的话,我是为了你好,你说你穿了这个破破烂烂的裙子,中间围的一条几百万的腰带,那算啥回事?”周虎的口气明显软了下来,这必仅是自己错了。转向忽悠继续道:

“你觉得谁会信它是真的呢,这些东西啊!真货配真人。看就是你二嫂吧?她就是拿条假货带在身上,人家也相信是真的,对吧?”

“二妹啊!上次的事情是你大姐和大姐夫不好,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这次啊!我们不难为你,我表态,你把那条腰带解下来,交给妈,让她替你保管,我们这里任何人都不会要你的东西,都是为了你好。”洪永春也参与进来,诱骗。

“听听你大姐夫的,他在社会上混了这么久,什么样的人和事他没见过,就你家那个牛粪,你早晚是要跟他离的,现在把这腰带放在妈身边,一旦离婚了,这个东西还是你的,将来你出嫁,这可是一份嫁妆啊!”周子辰眼睛不停的转动,笑眯眯道:

周子晚看见她的眼睛就知道她在使坏,实在听不下去了。

“大姐,大姐夫,你们的好意我领了,我的路我自己走,以后麻烦你们,不要管别人家的事。”彻底貌似他们两,明确拒绝他们参与,警告旁边人管好自己的事情。

“什么狗屁爱情,爱情能当饭吃,你吃口给我看看。”

二嫂葛白枫这个人心直口快非常现实,自己看了一家服装公司,小有成就。有些目中无人。说话口气特别强硬。

今天她们无论如何,要想尽办法拿到,这条水晶腰带,志在必得。

子晚死活不同意,她非常明白,这条腰带到了他们手里,能不能拿回来是两码事情?

将来还要过日子呢,真正到了关键的时刻,可以把它卖了,一可以补贴家用,二可以让姜玄东山再起。

现在姜玄已经醒了,只要他努力,再大的困难也只是小事情,但是不能没有本钱,没有本钱,那就是一句空话,到时候想向这些人借些本钱那是痴人说梦话。

周子晚非常明白这个道理,保护这条腰带,就相当于保护了姜玄的前途,自己的未来。

双方进入僵局,话不投机三句多,周子晚起身告辞。

“我还有点事,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们下次再聚,我就先走了,”

“走那么容易吗?”

刚才还一口一个姑妈的大侄儿,突然站起来,挡在她的面前。

“二姑啊!你可不能来吃白食,请你把你的一桌钱付了吧?”

“你。”

周子晚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但那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刚才没有弄清楚就吃了呢?

子晚摸摸口袋,只有300多块。

靠,早上还有1800块钱,姜玄最近要去看龙叔叔,为了给龙叔带点好吃东西,就给了他1500块,现在手里真的没钱.

“服务员,这桌多少钱?”

“美女2800块,你是刷卡还是付现金。”

“麻烦你去跟你们经理打个招呼,我明天一定来付,今天忘记,带卡了。”

“美女非常抱歉,我们这里从来不赊账。”

子晚没有办法,只能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小姐妹苏熙。

“喂,苏溪啊!”

“姐,什么事?我现在手头紧,你借点钱给我吧!两三千块。

“哎呦,我的乖乖,我的姐,还没发工资呢,我的卡都刷爆了,哪有什么钱呢?真的不好意思,你找别人看看吧,先叫他们帮一下,等我发了工资替你还。”

苏溪这个时候也是百事缠身,总部正在找她谈话,聊心,已经聊了几小时,还没有妥协。

子晚打了一圈的电话,本来朋友又少,也没有借到钱,没有办法,急得都快哭了,所有家人在等着看笑话。

“啪。”

周子辰无缘无故给子晚一记耳光,周子晚摔在地上,着实很重,只能抱头痛哭。

“现在哭还来得及,今天给你一个耳光,能打醒你,那是你的福气,打不醒你,你这抱头痛苦的日子,将来有的是。”大姐恶狠狠道:

周子晚被打,心里非常不痛快。但是,现在关键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没钱走不了。急的团团转。

姜玄正在赶回来,打了子晚一个电话问问在哪里。电话那头传来子晚的哭声。

“怎么啦,子晚,你怎么啦。”

“姜玄快回来吧,呜呜....”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芷江饭店。”

“怎么啦。”

“没钱付账。”

“大家听听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叫姜玄来买单。”

大姐的声音特别响亮怕别人听不见。大姐的话引的满堂哄笑。

“哈哈哈哈。”

“二妹,你这是过的什么生活,上辈子造的孽,叫一个吃软饭给你付钱,你觉得好笑不好笑。”小嫂嫂乐呵呵道:

“这位女士,您叫周子晚吧,我们总监邀请你共进晚餐。”一位服务生过来邀请周子晚,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你们总监是谁呀。”周子晚非常诧异。

“这个你一会自然知道,他让我,叫您先看看这个菜。”

旁边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一桌菜。

一盘牛肉,韭菜,花菜,藕肉丸子,鸽子炖蛋,西红柿炒鸡蛋,泡黑木耳,牛肉,紫菜蛋汤。

“姜玄,他人呢。”子晚非常惊喜。

“马上到。”

这时候门口来了一辆崭新的宝马八,这是帝豪集团高层专配。车上下来一个吊丝,不伦不类的。

姜玄

走到子晚身边掏出手捐帮她轻轻的擦了擦泪痕,搂着她的腰,亲密在她的脸颊温吻了吻,柔情似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