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借宿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5:32

送到家了。王秘书还我以为是一个十分了不得的地方,进小区才意外发现等于贫困家庭区。街道凌乱不堪入目,房子横起竖八,开个车进来,都不明白能不能够倒出?被这些人一番瞎折腾,吓得她都不王秘书还以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进小区才发现相当于贫困区。。

>>>《豪门弃少》章节目录<<<

《第26章 借宿》精选

到家了。

王秘书还以为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地方,进小区才发现相当于贫困区。

街道凌乱不堪,房子横起竖八,开个车进去,都不知道能不能倒出来?

被这些人一番折腾,吓得她都不敢开车回家。

本来想姜总家可能大得不得了,豪华气派,到他家随便弄个房间凑活一个晚上。

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偶像居然只有一室一厅一卫一厨。这啥配置?

现在想回家却遇见了难题,天这么黑,车子能不能倒出去,还是问题。

住在这里又没地方睡,头都大了,还没想好,怎么办?

姜玄下逐客令“小王啊,早点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呢。”

“啊,你想撵我走么,你们这破地方七捌八捌的我都弄不清楚东南西北,还有我害怕。” 

姜玄有点奇怪了。

“你不走,想住这里吧。”周子晚笑眯眯道:

“我一个人是敢回去的。”王秘书丝毫不掩饰心中害怕。

姜玄沉默不语。

经过这么一折腾,她一个人怎么敢回去也是太正常了。

“这咋整。”姜玄有些为难。

王秘书开始耍赖,“我不管,反正你睡哪我就睡哪。”

此话一出吓死宝宝了,周子晚惊的说不出话来。

居然还有这一出,不得不佩服,无语。

姜玄试探性问道:

“要不,我送你,或者我睡客厅打地铺。”

“好啊,那就睡地铺,我长这么大还没睡过地上。”

这话具有严重压迫性。

周子晚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居然有这事。姜玄吃了一惊。

“你想和我睡?”姜玄非常诧异。

“你应该高兴才是吗?”王秘书一本正经道:

这话问的,有多少男人不高兴,傻子也高兴,悄悄告诉你求之不得。当着子晚的面谁敢说。

姜玄摸了摸头。

“这样吧,我的意思你和嫂子睡。我睡客厅保护你们。”

“你这建议还行,我困死了,先睡了。”脱脱鞋就爬上床,居然不洗沐。

姜玄还呆在那里,子晚狠狠的掐了他一把,把他推出房。

一夜无眠,只有王秘书一个人睡着了。

周子晚像守贼一样守了一夜。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她明明白白姜玄不是这样的人。

可这女人毫无心机,一张白纸,还那么漂亮。她是具用有严重的危险性。

多少男人不喜欢偷嘴,谁能抗的住这么大诱。

姜玄的内心被火烤的难受,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太具有挑战性,。一夜睁到天亮。

天蒙蒙亮,周子晚就起床了, 到客厅,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偷看,看见姜玄两个眼睛呆呆的看着上面,失魂落魄,心中来气。

上去就踢了他一脚。

“干嘛?你踢我干嘛?”姜玄感到莫名其妙。

“我心中有气。”周子晚没有好气回道:

姜玄看着子晚,透明的睡衣里面的东西如影如现。浑身狂躁难耐。原始的冲动更加猛烈,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一夜睡不着?

猛的站起来抱住子晚把她压倒在地铺上,一场激烈的阵地挣夺战正式开始。

小夫妻俩刚刚结束战斗,子晚还在喘气。

“砰。”

房门突然打开了。

“你们俩烦不烦啊?大清早的,闹得我都睡不着。”

子晚羞的无处藏身。

难道这家伙也一个晚上没睡?

洗刷完毕,子晚给每人下了一碗面条,整了个鸡蛋。

大小姐,这下高兴了。

“姐的手艺还不错哦,决定以后我就住这里了。”

姜玄和子晚对视,无奈的笑了笑,这日子怎么过?

早饭后,姜玄,叫小王,去街上买菜,要求是,买十样蔬菜,十样荤菜,每样买一斤,选最好最新鲜的,不准讨价还价。

还必须取回,每个卖菜人的电话号码,或者是微信号。

自己跑步去上班。

周子晚的母亲,逼了一肚子的怒火,回到家中,组织开家庭会议。

他大哥笑眯眯的,吐着云雾,别提心情多开心了,脚抖发抖发。

三妹是个直性格人,“大哥,今天大家都垂头丧气,为啥你就这么开心呢?好像捡到金元宝了。”

“差不多吧。”

“拿来我看看,”三妹将信将疑。

“依我说姜玄这小子吗?还是有点良心的,给我们这么整,他都没有记仇。”

大哥无缘无故就插到他身上去了。

“怎么会呢?”周子辰摇了摇头表示不信。

“真的,大姐你有所不知,你走了以后。子晚说了声,要不要让姜玄批一下,我想吗?这家伙肯定是不愿意的,但试试也好啊!这毕竟是钱啊。”

“肯定批了,还很优惠,是不是。”三妹看他开心的样子。

“批是肯定的,给他批了一批,你们猜猜打了个几折?”老大故作神秘。

“猜个屁啊!9.5折,已经说好了吗?”大姐用亲蔑的眼睛藐了藐。

“错。”周龙摇了摇手。

这下来劲,都围着大哥。

“说说看到底批了多少?”

大外甥插嘴了,牛逼哄哄道:

“他被我打了一拳,都不敢动,他肯定被我打怕了,起码这个数,伸出三个手指头”,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都学会吹牛了。

“你就吹吧!八折,做梦,能给你个九折,那就是上帝的恩赐了。”大姐死活不相信,大牛逼骂小牛逼。

周子辰就像跟姜玄上辈子有仇一样,打心眼里就看不上他。

“就他这样的人,会不计仇?”

大哥笑而不语,周虎也忍不住,老大,你就不要卖关子了。

“说出来听听,顺便把帐算给你。”

周龙张了张口,想说6.9折,想想不对,这里可是有油水可捞的,马上转口。

“8.5折,”

生意的人吧,听见钱神经就绷紧了,大嫂默默的点了点头,暗中给他点赞。

小嫂嫂,看见大嫂的神情,就知道这里肯定有猫腻,绝对不是什么8.5折?说不定,更少。

否则的话,大嫂就不可能有这样的神情,大哥也不会,如此开心,这两个人,那不是什么好鸟?

一个床上睡不出两样人,但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吃个暗亏。

有机会一定要弄个明白。

终于火山爆发。

老太太看见他们这幅德行。统统骂了一边。

苦口婆心道:

“你们念念别人的好,我看你们啊,早晚会吃亏。看看人家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妈你就不要长别人志气,不就一个饭店总监,难道比唐经理还要大,唐经理不是照样被开除了,我估计他那熊样,干不到过年。”

周子辰非常激烈,死活看不惯。

每次大家都附和,今天许多人都默不作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