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救人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5:44

这个供货商太高得了,没办法全部切掉所有供应链。有大厨主要负责,廿三里配合好,通过投放量市场竞标,原供应商诚信档案黑名单。所有一切,有条不絮的通过,意料所有的结果,一切顺顺利地利,比有大厨负责,苏溪配合,进行投放市场竞标,原供应商记入黑名单。。

>>>《豪门弃少》章节目录<<<

《第28章 救人》精选

这个供货太离谱了,只能全部切掉所有供应链。

有大厨负责,苏溪配合,进行投放市场竞标,原供应商记入黑名单。

所有一切,有条不絮的进行,出乎所有的结果,一切顺顺利利,比市场场价,低于30%,保证蔬菜的,荤菜,品质与新鲜度,成本压力大幅度降低。

预计盈利在百分之四五十之间。为了要提高饭店的品质,增加海鲜供应,决定去海鲜市场亲自进行考察。

海鲜市场。

海港渔村,离三江市,一百多公里,就是一个海鲜集散批发地。

市场上的海鲜琳琅满目,应接不暇。初次到此一般需要适应一下。

离市场十公里就能闻道一股海腥味,令人恶心。

小王受不了,用餐巾纸塞着鼻孔,躺在车里休息。

姜玄一个人下车随便走走,子晚的舅舅就在这里批发海鲜,姜玄决定前去拜访一下。

由于附近海鲜家家户户都吃的上,已经不足为奇。

这里生意并不怎么好,舅舅万方,舅妈徐佳,看见姜玄的突然到访颇为意外。顿了顿,以为他闲着无聊,出来逛逛。

万家是一个三流家庭,社会地位比周家稍微上一个档次,万家开了许许多多的小型商铺。

什么理发,茶楼,超市,卖服装的,还有就是像万方的海鲜批发,最牛的就是服装厂。

专门制定工作服的。帝豪集团一小部分的工作服就是他们负责的。

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说来了解一下海鲜市场的。

准备批发海鲜回去,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但是他们一听,乐了,明明就是来讨些海鲜回家解解馋,非说的好听。来批发一些,回去。

表弟万豪本来坐那里打游戏的,连招呼没有一个,一脸鄙视站起来一声不响的走了。

表姐万英,长的还算秀气,苗条的身材,乌黑的短发,浓眉大眼,一笑就落出一对酒窝。笑起来特别甜蜜。

王英笑了一下,那笑脸多么牵强。

“我,我去冲个电。”

明明冲电器就在旁边的插座上,非要找一个牵强的理由。

王方拿着茶杯站起来。

“你在这里玩一会,我出去打一会麻将,”说完也溜了。

舅妈徐佳也不知道忙什么,忙的和姜玄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姜玄坐了会,感觉无趣还是去别的店框框看看。

刚好看见对面商家,店里围了不少人,借口离开,走过去看了看。

一个老者,躺在地上,左边的手脚不停的抽搐着,人中有点弯,嘴巴坏了,不停的流口水。大小便全部在身上。

一群人,围着议论纷纷,有人说,可能被煞打了,不能动,一动就死掉了,赶紧叫一个,巫婆来,带只鸡和露莎。

不像,好像是羊癫疯,你看他的口在流水。

也有人说这可能是某种传染病,这话一说,许多人赶紧捂住鼻子,慢慢散开。

姜玄挤了进去,一看不得了严重的中风。

“请问你们哪个有缝衣针?”姜玄非常冷静,想办法先救治,和生命散跑。

“小伙子,你用缝衣针干啥?”人群中有位老者问道:

“这个人中风了,你们赶紧帮他打电话叫救护车,我先给他放放血。”姜玄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一本正经道:

“不要,小伙子,千万不要乱来,他可能是煞打的,不能见血的,你一针下去,他就死定了。”老者极力阻止,怕意外发生,后果不堪设想。

“就是,就是,小伙子,你不懂就不要乱来,这可是人民关天的大事。”旁边有人附和道:

姜玄先把老人上衣松开,拿纸板把他上半身垫高,将他的头部侧向一边。安慰他保持安静。

紧急救命如救火,赶紧跑到车里,从衣服上面取下识别牌,上面有一根很尖的针。

赶紧用打火机烧了烧,就抓住老人的手指尖,一个一个刺破,然后又是耳朵。

姜玄离开后,徐佳感觉非常好奇,怎么不开口讨些海鲜回去,他还知道什么叫羞耻。

看见他跑到对面去了,本来不在意的,抬头看见对面围着不少人,赶紧跟过去看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姜玄,你在干啥呢。”徐佳看见姜玄在刺老人的手指,鲜血一滴一滴的流出来。

徐佳看见他拿针扎老人的指头吓了一大跳。

“我救个人。”姜玄淡淡道:

姜玄没有功夫理会她,随便说了一声。

“给我住手,你这个吃软饭东西,已经把我家子晚害苦了,你还想怎么的。”徐佳赶紧制止。

“徐老板娘,你们认识啊,他是医生吗。”旁边的商店老板娘问道:

“医生个屁,他就是牛屎什么都不会,好吃懒做,整天混吃混喝。”徐佳看见姜玄没有停手的意思,勃然大怒。

姜玄只当没有听见,救人要紧。

“你,你居然不听我的话。赶紧给我站起来,跟我走,到店里拿两条小黄鱼回去解解馋。”徐佳只好软一些,出点血,让他拿几条小黄鱼回去解解馋,省得他在这里胡闹。

“大姐你让他弄吧,我是不会,但是看见过别人这样弄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旁边一位老者说道:

姜玄迅速扒了老者的鞋,脱了他的袜子一个脚指头一个脚指头的刺。

救护车带着刺耳的叫声呼啸而至。

这时候还有两个脚指没刺。医生喝止。“赶紧住手,不能刺。”

姜玄哪里肯听他们喝止。把十个脚招全部刺破。

帮助医护人员抬上救护车。救护车呼啸着离去。

姜玄终于松了口气。拍了怕身上的土准备离开。

几个人带来一个女人指着姜玄道:“就是他。”这个女人突然一把抱住他。“你不能走,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必须对负责。”

“快叫警察。”

警务室里

这里是市场警务室,警察陈晨是这个女人的表哥,老爷是来市场买菜突然倒地。

“表妹,怎么回事啊?”陈晨看见这个女人抓着姜玄不放。主动过来询问:

“表哥,这个人说我爸爸中风了,拿着针在我老爸身上乱刺。”

“你为什么要拿着针刺他?”

“中风。我帮他放放血,减轻一下他的压力,不至于让他下半辈子才残废。”姜玄非常冷静,回答非常平坦。

“我可没说他中风,是你说的,我爸爸中风了,妇女马上纠正。”

“对,是我说了,你爸爸中风。”姜玄毫无说谎也无推卸责任的意思。

“你怎么就断定他中风了呢?”

“常理推断。”姜玄淡淡道:

“何吉妹妹你不要着急,我看他没有恶意。”警长安慰了一句他表妹。

“你的好心我不否认。只是我想知道你是哪个医院的医生?”警长转来对着姜玄笑眯眯道:

“不是医生。”姜玄非常坦诚。

“你既然不是医生怎么能随便给人看病。这个不是瞎扯淡吗?”警长脸色突变。

“医生来了,喝止他不准动,他还是都把最后两个脚趾头给戳破了,”何吉指责他。

“你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警长有些吃惊。

“我如果不把最后两个脚趾头吃破,那就等于白弄了。”

“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会懂这一些的,学过医术吗?”警长淡淡的问道:

“我看过类似的书。”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类似的书籍。”警长大吃一惊。

“你就敢把它用在人身上,出了事情谁负责。你告诉我?”何吉差一点点吓晕。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