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24章 签字

发布时间:2020-10-18 20:15:12

大姐周子辰的老脸隔不下了.上次还夸耀这里认识了的人多。转眼间熟人都人间蒸发掉了,不明白是天热但是...脸上落出一丝丝红晕。一位美女长得非常的俊秀,纯粹,直径向自己走了转眼熟人都人间蒸发了,不知道是天热还是...脸上落出一丝丝红晕。。

>>>《豪门弃少》章节目录<<<

《第24章 签字》精选

大姐周子辰的老脸隔不下了.刚才还吹嘘这里认识的人多。

转眼熟人都人间蒸发了,不知道是天热还是...脸上落出一丝丝红晕。

一位美女长得非常的清秀,单纯,直径向自己走了来。

“这是我们的王秘书,”服务生介绍道: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哦哟,美女你真的很漂亮,我们是这里的附近的老客户,想找你们领导批一下打个折。”大姐压低声音怕被姜玄夫妇听见道:

“可以啊,没有问题。”

“这个事情你们平时怎么处里的。”王秘书爽快答应了,转身问服务生。

“王秘书,他们不是不vrp,一般九五折。”

“那就打吧。”

“这需要领导签字。”

“签字,谁负责签字。”

王秘书没有经历过,非常好奇。这么一点点大事情居然还要领导签字。

“以前是唐经理。现在需要姜总,或者大厨。”

“你拿去让他批一下。”

“好嘞。”

姜总就在旁边.他可不敢去麻烦他,服务生转过身准备去找大厨。被姜玄一把抓住。

“他现在这么忙,你去找他签字他忙的过来吗?”

“他忙不忙的过来,关你屁事。”大姐发怒了.冲着姜玄大吼。

“我是好意。”姜玄淡淡道:

“周子晚,你说他是不是故意的,好意.这样好意,你看见过吗。”大姐不甘示弱。

子晚一时间无言以对,白了他一眼,“你干啥呢,她毕竟是我家人。”

“我怎么说的?我说你男人就不是个东西,你还偏不信。”

子晚,也不知道姜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中不悦。

“快向我姐姐赔礼道歉。”

“我没错。”姜玄一字一顿道:

这时候小舅子走了过来。“这次可是你小子不对,你看看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你们俩在这里吃个饭,一个招呼都没有,我们就缺你这一点点吃的吗?太过分了。”

周子晚被夹在中间两头为难。

“你就赔个礼,道个歉,怎么啦?会死吗?”周子晚怒了,小脸拉的老长老长。

“为什么要赔礼道歉?”姜玄冷冰冰道:

“你,刚才这....”周子晚气的话也说不出来。

“这是我的工作。”姜玄淡淡道:

“什么狗屁工作啊,拿这个来忽悠我吗?你不就是个送外卖的吗?,哦,借了一辆汽车,你就是你老大了。”大姐不停的讽刺,话越来越难听。

“刚才是姜玄的不对,他不该这么做,可是小哥我们在这里吃饭,哪里错了。请问一下,今天你们请客吃饭,有谁提到过他,还是想到过他吗。为什么他吃饭就一定要想到你们呢?”子晚碰了一个钉子把气指向他们,看见他们这幅嘴脸来气。

“子晚,我都不知道你姓什么了,真让我伤心,你的胳膊一直往外扭啊!早晚一天,你会后悔的,我们才是你的娘家人。”小哥周虎威胁道:

子晚撇了一下眼睛。

“切。”

“你这是什么表情。”

大哥周龙也过来起哄。

“你小子就是欠揍。”

这时候,他的外甥冲过来了。

“我看这东西就不是个好鸟,居然敢阻挠我们办事。”

说完,就上来就是一拳头。虽然普通人这一拳头不会受到伤害,但是打人性质就变了。

周子晚马上站起来指责。

“你凭什么打人。”

“我为什么不打别人,偏偏打他,你问问他啊。”

这个时候一大群服务生和厨师都围了上来。

“你们敢打我们姜总。”王秘书惊恐万分把所有人都叫来了。

“赶紧赔礼道歉,否则削死你们。”大厨举着菜铲,气势非常恐怖。吓吓这些人完全够了。

大姐吓坏了。

“大家听我说,他是骗子,你们不要相信他。他车都是借来的,到你们这里混吃混喝。”

这个时候还能编出这一套确实不容易。

“放屁,他是我们姜总,什么混吃混喝的,你就是胡咧咧,想懒帐是不是。”这时候的王秘书变凶了,她现在后面有一大群帮手,腰杆直了。

“啊哟,王秘书,你真的上当了,他烧成灰也知道他几斤几两。”

“啪”

一记耳光干脆利落,大姐啊的一声惨叫。

“你干嘛打我。”

“你侮辱我们姜总就是侮辱我们集体。”

“对。”

异口同声,声势浩大,吓的他们腿脚直打哆嗦。

大姐一下傻逼了,说不出话来。

“那,那,那,这个车呢。”大姐还是有点不相信这是事实。

“这是我们姜总专车,我是他秘书加司机。”

王秘书现在感觉非常自豪,显得有些得意。

“我看你这个人有一身臭毛病。敢到我们店里撒野。”

说着用手搂了一下头发。大姐赶紧躲开以为她又要打自己了,赶紧往后退,变成惊弓之鸟。

“就是,就是神经病,还是亲戚,什么东西。”

“有姜总这样的亲戚是他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敢打人。”大家议论纷纷。

这句话无意中刺痛丈母娘的心。本来已经知道他们已经过分了,现在又被指责气不打一处来血气上涌,冲到周子辰面前就是啪啪两记耳光。

“滚,给我滚,还在这里丢人显眼。”

“好,好。好,打的好。”大家齐声欢呼,大姐像耗子一样溜走了。

大哥大嫂也想浑水摸鱼偷偷溜走,被服务生拦住,“先生请买单。”

“你不是知道了吗,我们是你们姜总的哥哥嫂嫂,这还要买单。”服务生犹豫了

听见这个话丈母娘脸色剧变。跑过去举手就要打。

“妈不要动手我付.我付”

“大哥不让姜玄批掉一些吗。”子晚善意提醒。

“真的,妹夫你看看这。”

姜玄接过票单打了六九折。

“哦哟,谢谢,谢谢,妹夫有空一定要来大哥家坐坐。”

说完匆匆离去。

不知道谁在背后骂了一句。

“烂脸皮。”

丈母娘留在最后,苍白的头发明显多了些,略显皮备,脚步蹒跚,有气无力。

走到姜玄背后时,姜玄顿了顿还是站起来:

“妈对不起,今天怠慢了。”

简简单单几个字触动老人心底深处,老人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姜玄的脸颊,然后又轻轻的拍了拍子晚的肩膀。

“孩子委屈了,妈妈我....”

慢慢的离开。

还没走两步就听见姜玄在背后说:

“提前祝妈妈生日快乐。”

老人心头为之一振,停住脚步。生日好个陌生的词语,多少年了从来没过过,自己都忘记什么时候,居然还有人记着,他还是自己最不喜欢的女婿。

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像爆破一样哗哗直流,快速奔跑离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