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12章 嘲笑

发布时间:2020-10-18 21:27:12

正当夏忆准备好下车后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短信。是夏沫雪发来的,“墨寒哥哥是会不喜欢上你的,所以墨寒哥哥对你的恨是永远是会彻底消除的,你的亲生母亲谋害了他父亲,迟早会墨寒哥是夏沫雪发来的,“墨寒哥哥是不会喜欢上你的,因为墨寒哥哥对你的恨是永远不会消除的,你的亲生母亲害死了他父亲,迟早墨寒哥哥也会跟你离婚,走着瞧。”。

>>>《再遇后爱的轰烈》章节目录<<<

《第12章 嘲笑》精选

正当夏忆准备下车的时候,突然来了一条短信。

是夏沫雪发来的,“墨寒哥哥是不会喜欢上你的,因为墨寒哥哥对你的恨是永远不会消除的,你的亲生母亲害死了他父亲,迟早墨寒哥哥也会跟你离婚,走着瞧。”

看到这条短信,夏忆倒抽了一口凉气,伸出车外的腿重新收了回来。

关于当年母亲的死因,她到现在都不知道。

记得当初自己和母亲相依为命,虽然生活艰苦了一些,但是她过的很幸福。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私生女,直到有一天,有很多人来了自己家里,将家里的东西都搬走了,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来到她身边。

说是自己的父亲,之后就带着她回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那个时候自己年纪小,什么都不懂,慢慢的那些记忆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长,开始变得模糊。

在之后的生活中,她从继母和妹妹的口中才慢慢知道,自己其实是父亲的私生女,母亲意外去世之后,父亲把自己接到了他现在的家中。

母亲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又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夏忆到现在都不知道。

每次在父亲面前问起的时候,父亲总是说,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用沉默回答自己的一切问题。

看来自己母亲的死一定有隐情,父亲肯定知道,只是他不愿意说出口。

为了知道为什么沈墨寒这么恨自己,夏忆决定调查清楚母亲当年的死因,和当年发生的一切事情。

夏忆整理好思绪之后,下车去了公司。

果不其然,刚进办公室就对上了沈墨寒那双黑石般阴沉的双眸,这双眸子曾经清澈无比的看过她,让她在一瞬间坠入了爱河。

而此时夏忆在这双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厌恶和冷漠,让她为之心凉。

“怎么这么晚才来?难道之前跟你说过的话,都忘记了吗?”沈墨寒阴冷的说道,坐在夏忆的位子上。

“今天迟到了,我愿意按照公司的规定,扣除我的将近。”夏忆躲过沈墨寒的目光,将外套放好,走到办公桌前。

“沈总裁能否让一下,我要开始工作了。”

沈墨寒停顿片刻,最后还是站了起来,夏忆坐下打开电脑,开始准备一天的工作。

她在工作能力上,还是相当优秀的。

“怎么了,今天的情绪不小啊!”沈墨寒注意到夏忆额头上的血印,眸色深了几分,但是并没有直接提出来。

夏忆这才抬头去看他,“难道我在你面前,不再卑躬屈膝了,所以你也不习惯了?”

“你这算什么态度?”

“沈墨寒,如果你真的不爱我的话,就请放手吧,何必互相折磨呢?”

沈墨寒冷哼了一声,“我之前说过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夏忆紧抿着双唇,他说过的,要让她偿还清所有的罪孽,可是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过什么。

唯一做错的就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就是不应该在夏沫雪给他下药之后,还陪在他身边照顾他。

让他得到了自己,却将自己丢进了地狱。

夏忆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如果没事的话,沈总裁可以离开吗?我要工作了。”

她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资料上,看似心无旁骛的认真工作,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沈墨寒原本想问一下她额头上是怎么回事,却被她此刻的语气激怒,转身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眼泪落下,模糊了视线,滴落在手中的资料上,她趴在桌子上,身体微颤,强忍着哭泣,但那些破碎的抽泣声,还是慢慢传了出来。

快中午的时候,夏忆整理了一下资料,准备去吃午饭,此时自己的助手拿着一个冰袋走了进来。

“夏总,你的额头受伤了用这个敷一下吧。”

夏忆接过助手手中的冰袋,在公司里她很容易就能成为别人八卦的焦点。

夏忆都已经习惯这些,“谢谢你了。”

“没事,我先出去了,你有事的话就叫我。”助手离开夏忆这才突然愣住,来公司之后,她还没见过助手,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受伤的事?

难道刚才去厕所的时候被人看到了?应该不会吧,她去厕所的时候并没有见到什么人。当时助手也不在。

夏忆伸手抓了一下脸侧的长发,尽量盖住额头上的血印。

可是还是没办法遮挡住,原本打算出去吃午饭的,她不想自己再次成为公司里八卦的焦点,所以整个中午都躲在办公室里没有出去,宁可挨饿,也不想在那些人面前,接受他们异样的眼光。

夏忆的午饭只是几片饼干,这还是之前她放在自己包里的。

晚上下班,夏忆直接回了夏家。

她知道彭丽不愿意自己回去,她和夏沫雪一样仇视自己,原本该是她的女儿当上沈家的女主人的,结果却是自己。

所以她在门口给父亲打了电话,让他出来见自己。

夏建华坐到夏忆的车上问,“怎么了?到家门口了不回去。”

“我不想回去,而且有些话要跟你单独谈一下。”

“什么事?”夏建华还是很心疼自己这个女儿的,毕竟当初他也深爱过下一的母亲。

“我想知道我母亲当年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

再次提到这个问题,夏建华眉头紧蹙,“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已经这么多年了。”

夏忆心中有些着急,语气急促,“为何每次我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总是这样回答?你是在逃避什么吗?”

“我没有逃避。”

“那你就告诉我,我妈到底是怎么死的?她的死是不是和沈墨寒的父亲有关系?”

闻言夏建华大惊,“你是怎么知道的?”

此话一出,夏忆终于明白了这件事情果然另有蹊跷。

“你真的在瞒着我,我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夏建华垂头不敢直视夏忆的双眸,夏忆哭着,可他视而不见,“此事已经过去,就不要再提了,即便是你知道了,对你也没有好处,你就让你母亲在地下安息吧。”

夏忆哭喊着,“可是你知不知道,沈墨寒就因为这件事情耿耿于怀,一直都在折磨我,你难道不能为了女儿的幸福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吗?”

面对着亲生女儿的眼泪,夏建华显得更加的手足无措,神情慌张。

“你要是和沈墨寒在一起不幸福的话,那就离婚吧,你本来就该嫁给他的。”

话一出口,整个车内的空气都要窒息了,这就是自己亲生父亲说出来的话。

“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我母亲的事?所以到现在你才不敢说。”

面对夏忆的质问,夏建华的反应是离开车子,“回去吧,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

望着自己父亲离去的背影,夏忆泪流满面,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何会和沈墨寒的父亲牵扯上关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