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苏晴 世子你又傲娇了 浮华时代 借种  我的儿媳 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首页 > 资讯

第15章 杳无音讯

发布时间:2020-10-18 21:27:30

这是沈墨寒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爆粗口,手下的人被吓了一跳。自己的老板突然变的如此焦躁,这但是第一次,所以无论是谁,沈墨寒给别人的印象,总是会一副为人处事不惊,为筹帷幄的样自己的老板突然变得如此不安,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不管是谁,沈墨寒给别人的印象,总是一副处事不惊,为筹帷幄的样子。。

>>>《再遇后爱的轰烈》章节目录<<<

《第15章 杳无音讯》精选

这是沈墨寒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爆粗口,手下的人被吓了一跳。

自己的老板突然变得如此不安,这还是第一次,因为不管是谁,沈墨寒给别人的印象,总是一副处事不惊,为筹帷幄的样子。

即便是天塌下来,他也不担心自己会有危险的那种。

如此的沈墨寒却像是变了一个人。

沈墨寒回到沈家,打电话到公司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之后就一直留在家中寻找夏忆的下落。

可是接连几天都没有夏忆的消/息,仿佛整个人就凭空消失了一样。

他手下的一个人来到沈墨寒面前,汇报他们寻找的结果,能找的全部都找了,所有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夏忆去了哪里。

但是很多人却都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故,并且确定,被撞的女人就是夏忆。

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继续去找!”沈墨寒彻底的慌了。

手下没走,看着沈墨寒的脸色犹豫着说道,“夫人会不会已经……”

“闭嘴,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只不过是一场车祸……”沈墨寒说不下去了,他的手再次发抖,“滚,再找到不她,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手下的人全部离去,大厅里只剩下沈墨寒一个人。

他仰头靠在沙发上,最坏的结果他怎么可能想不到。

他坐起将茶几上的茶杯摔倒地上,茶水溅了一地,茶杯粉碎,该死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死,我还没有……还没有……

沈墨寒深吸了一口气,却瘫软的靠近沙发里,用尽毕生最大的耐心等着,等着她的消/息。

夏沫雪第二天就知道了夏忆出车祸的事情。

她一直都非常关注沈家的事,更别说当天晚上被沈墨寒赶出别墅之后,她更是想知道夏忆那天晚上有没有回去。

当她听到夏忆除了车祸,而且失去消/息之后,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两天过去,夏忆依然杳无音信,夏沫雪想趁机接近沈墨寒,这个时候夏忆不在,正是好机会。只要自己得到沈墨寒,再拆掉他们两个人,就更简单了。

夏家也已经知道了夏忆出车祸的事情,他们都来到沈家别墅询问。

夏建华和彭丽留了一会之后就离开了,夏沫雪则一直陪在沈墨寒身边。

“姐夫别太担心了,姐姐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是被哪个好心人收留了,正在照顾呢。”夏沫雪坐在沈墨寒身边,抓住他的手。

本想以此接近沈墨寒,他却抽回手,站起身双手插兜,走到落地窗前,默默的望着窗外。

夏沫雪心中一阵失落,她不放弃,走到沈墨寒身侧。

“我知道你很担心姐姐,可是你也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万一等到我姐姐回来了,你却病倒了,她也会担心你的。”

夏沫雪的声音很轻,试探性的看着沈墨寒侧脸的表情变化,“其实我也很担心她的,真的……”

“我不担心。”沈墨寒冷冷的丢来一句,打断了夏沫雪的虚伪,她顿时愣住。

“怎么?”

“我为什么要担心这个女人,我只是担心她要是死在外面的话,对我的想象有影响,而且会很麻烦。”

夏沫雪望着他侧脸清晰的轮廓,嘴角微微勾起,却没有看到沈墨寒眼神中的焦灼和故意掩盖的担忧。

正当夏沫雪幸灾乐祸的时候,沈墨寒突然转身,深邃的双眸中,被寒霜覆盖,没有一丝温度。

沈墨寒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夏沫雪也微微愣了一下。

“你回去吧,你姐姐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夏沫雪从他冷漠的眼神中回过神的时候,沈墨寒已经朝楼上走去,留给她一个背影。

他是在担心夏忆吗?

不,那双眼睛里空洞的什么都没有,可是……他从来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自己的。

夏沫雪心里有些不安,难道沈墨寒不喜欢自己了吗?

不行,不能让他就这样对自己置之不理。

沈墨寒听到夏沫雪呜呜的哭泣声时,已经站在二楼的拐角,他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去。

只见夏沫雪蹲在落地窗前,双手捂着脸颊,身体颤抖着,发出阵阵哭声。

她在哭。

沈墨寒眉头紧锁,最终还是从二楼下来来到她面前。

“你怎么了?”

再次听到沈墨寒温柔的声音,夏沫雪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我知道我平时太不懂事了,总是惹姐姐不高兴,现在姐姐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我……”

夏沫雪抽泣着说不出话,沈墨寒干脆坐在地上,让她窝在自己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沉默的安慰她。

“都怪我和姐姐爱上了同一个人,姐姐没有错,错的是我,我不该对你念念不忘,如果……如果姐姐能够平安回来,我愿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只要她高兴。”

也不知道夏沫雪的这些眼泪到底是哪里来的,果然演员出身,就是与众不同。

沈墨寒相信夏沫雪此刻的痛苦,眉头紧锁,依旧沉默不语,却能够从他的眼神中,清楚的看到那抹担忧和焦急。

墨寒哥哥的心里还有夏忆,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对夏忆动感情。

躲在沈墨寒怀里的夏忆内心思量着,一定要趁现在好好抓紧墨寒哥哥的心,不能再给夏忆一丁点的机会。

“我想出去找她,就算我做不了什么,但是我心里会好受一些。”夏沫雪要把戏做足了。

她起身要出去被沈墨寒拉住手,“你去也没用的,都找不到她。”声音仿佛是浸了冰块一般,毫无生气。

“那我也要去。”夏沫雪哭闹着。

原本以为沈墨寒会拦着自己,会好好安慰自己,拉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他却显得一脸的疲惫,“她是沈家的人,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她的。你先回家,我让司机送你。”

沈墨寒喊来司机送夏沫雪回去。

她整个人呆住,刚才沈墨寒一句,她是沈家的人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回去……”夏沫雪挣扎,她还有要做的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