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19章 芥末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2:20

我之后就会觉得江可茹是个实则大大咧咧,可内心却极为更为细腻的女人。就像上一次和她报名参加聚餐,我和她好闺蜜的对象们也没共同话题,如坐针毡,她就能察觉到到,接着替我找个借口让我缓就像上次和她参加聚会,我和她闺蜜的对象们没有共同话题,如坐针毡,她就能察觉到,然后替我找个借口让我缓口气。。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19章 芥末》精选

我之前就觉得江可茹是个看似大大咧咧,可内心却极其细腻的女人。

就像上次和她参加聚会,我和她闺蜜的对象们没有共同话题,如坐针毡,她就能察觉到,然后替我找个借口让我缓口气。

这次也一样,大概是见我很紧张,她从她妈身边移动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

忽然,从她手中传来的温度让我安心不少。

“妈,你觉得苏阳怎么样?”江可茹倒是很直接。

“我没有什么看法,只要你喜欢就好,你们俩人过的是你们的日子,我和你爸不参与。”江阿姨的开明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就算我是个乞丐,您也没看法吗?”

我问完之后很明显感觉被掐了一下,我这才反应过来,江可茹对我千叮万嘱不要多说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这个问题。

“小阳,你如果是乞丐,我女儿能看上你,除非她是脑子不正常,要么你确实有过人之处,得到了她的欣赏。”江阿姨再次语出惊人。

我看了眼江可茹,心里感叹基因的强大,这对母女的性格和思维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妈,苏阳是个老实人,我就看上他这种品质,你说现在还有多少老实的男人呢?”江可茹说得一脸认真,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你们决定好什么时候结婚了没?”江阿姨问道。

“你觉得这个月怎么样?”江可茹笑盈盈地望着我。

“啊?”我懵了。

谈到结婚这个话题,我是没有发言权的。

事先江可茹也没有和我商量过这方面的台词,所以我索性不说话,看她即兴发挥。

然而我错了,要即兴发挥的人其实是我。

“老公?说话呀?你咋还是那么害羞。”江可茹这只老狐狸又开始给我挖坑了。

“结婚有点早,我觉得还是先挣钱比较好。”说完我就后悔了,江可茹还缺钱?

“咱们家不缺钱。下个月好像有好日子,要不就订下个月吧?”江可茹摇着我的胳膊,她居然在撒娇!

“这……”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正好看到了餐桌,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忙问两位长辈,“叔叔阿姨,你们肯定饿了,要不咱们先吃点?”

鬼知道江可茹在玩什么把戏,我似乎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即便知道是在演戏,可这种和女方家长一起吃饭的感觉实在是难熬。

他们一家人聊个不停,偶尔把话茬接到我这边,我应付几句,然后就没下文了,继续尬坐着。

原本我以为这种面对火锅只能看着不能吃的局面要煎熬很久,但我还是想多了。

“小阳,你别愣着啊,赶快吃。”江阿姨看到我没动筷子,就对我说,“都快是一家人了,不要客气。”

“谢谢阿姨。”没想到我也会有假装矜持的一天。

您不动筷子,我敢动吗?

虽然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但基本的礼貌我还是有的。

在家里也是,长辈不懂筷子,晚辈就得在一旁等着。

终于,江家人开始用餐了,我姿态“优雅”地夹了一块毛肚放进我的专属白锅里,稍等七、八秒。

当我把烫熟的毛肚从锅里捞出来后,一股奇怪的味道钻进我的鼻孔里。

瞬间!我头皮就炸了,浑身上下犹如数万只蚂蚁在游走一般,奇痒无比!

这锅里,他娘的有芥末!

我的体质从小就特殊,对辣椒过敏,就连刘思婷都吐槽我这辈子要错过多少美食。

但没办法,辣椒能让我浑身瘙痒难耐,还会起红疹,更严重一些呼吸会困难,最后窒息!

长久的不吃辣让我对辣有了一种极其敏感的感触,即便是闻到辣的味道也能让我条件反射似的起反应。

此刻闻见芥末的味道就是如此,我已经在极力克制自己的身体了,但那种很痒又不能挠的痛苦实在遭罪。

我把毛肚放回碗里,抬头瞟了小齐一眼,他就站在江可茹身后,视线就放在我身上。

四目相对,我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江可茹知道我不吃辣,她也没必要在这种方式整我,她是分的清轻重的女人。

所以,是小齐害我。

“老公?是味道不好吗?”江可茹察觉到我的异常了。

“挺好的。”我尽量克制自己的身体。

突然,我一紧张不小心打翻了蘸碟,香油飞溅出来滴在了西装上。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得救了!

“不好意思,我去处理一下。”

我急忙躲进卫生间,用凉水冲脸,用这种方法来让体温下降一些。

身体的温度是下来了,可心头的火却冒了出来。

我再次从脑海里回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试图从里面找到得罪小齐的记忆。

这人有病吗?

我火冒三丈,真想现在冲出去把他头给拧下来!有什么不爽不能直接讲出来吗?

就在这时,有人朝这边走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迅速收拾好情绪,担心别人看到我现在的状态。

一开门,抬眼望去,门口站着小齐。

“苏先生,你没事吧?江小姐让来看看你有没有需要帮忙的。”他幽幽地盯着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小声质问他。

“请问我做什么了?”小齐装作无辜的样子。

“你要是个男人就敢作敢当,我做错的地方你讲出来,我不是不讲理的人。”

“苏先生,您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您还需要我帮助吗?”

“不用了!你走吧!”

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子,这种笑着害人的才最可怕。

他的表情让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搞错了,难不成真是我搞错了?

重新回到餐桌上,我克制住腹中的饥饿感,大不了一会儿自己煮点泡面吃。

过一会儿,江可茹的父母拿着平板电脑和亲戚朋友视频聊天报平安,她过来坐到我身旁。

“刚才怎么了?”她摸了摸我的额头。

“这锅里的芥末油是你放的?”我问她。

“我吃饱了撑得给你放芥末?”江可茹拿起筷子蘸了蘸白锅,舔了舔筷子尖,眉头就皱起来了。

她没再说话,带着小齐上楼去了。

本来我也想跟着去看看,但江阿姨叫住了我。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