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被砍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2:40

“再后来呢?”我问她。“他用我给他的钱去养别的女人,幸好几个。”江可茹笑了笑,可声音听着像哭了似的。再后来江可茹谈了很多对象,也没一个例外,都是冲她的钱来的,在她眼“他用我给他的钱去养别的女人,还好几个。”江可茹笑了笑,可声音听着像哭了似的。。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21章 被砍》精选

“后来呢?”我问她。

“他用我给他的钱去养别的女人,还好几个。”江可茹笑了笑,可声音听着像哭了似的。

后来江可茹谈了很多对象,没有一个例外,都是冲她的钱来的,在她眼里,忠诚的感情都发生在别人身上。

“冯安和我说了你的事,我第一感觉是同情,你和我一样,都是经历了背叛的人。”江可茹继续说,“可你又和我不一样,我选择了堕落,你却还在坚持,坚持一个得不到的感情。”

“我是死心眼,你可不要学我。”我提醒她,“这世上活得轻松的人是冯安那样聪明的人,你之前也和他一样,为什么要打破自己好不容易稳定的生活呢?”

“我本来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阳光。”江可茹突然松开手爬起来,一个翻身坐到我身上。

“江小姐……你不要……”

“苏阳,如果有一个能把我从深渊里解脱出来的机会,你愿意做这个好人吗?”

江可茹俯下身子,我急忙伸手捏住她的肩膀,推着她。

突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落在我脸上,我恍神的功夫,江可茹硬生生压了下来。

女人香,是一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毒。

在江可茹一口咬住我嘴上之后,我脑子里闪过李舒涵的脸,她似乎朝我笑了笑。

我猛地推开江可茹,捂着嘴从地上爬起来。

“你属狗的啊!”我摊开手掌一看,上面有血迹,这家伙把我的嘴咬破了!

江可茹抬起头,脸上挂着泪痕,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

“哎呀,挺好,你是越来越让我喜欢了。”

江可茹抹掉脸上的泪水,像变了个人,从地上爬起来躺回到床上,疯了一样哈哈大笑。

“你要是精神有问题就赶快去医院!”我疼得眼泪都下来了。

“苏阳,你知道吗,如果刚才你从了我,说明你和那些臭男人一样,明天我就让你卷铺盖滚蛋了。”江可茹说道。

“你这不是有病吗?我明天自己就走,天晓得你哪天发疯我把给剁成馅儿包成饺子了。”气死我了。

“你要走就赔我两百万违约金。”

“你……欺人太甚!”

“别给老娘废话了,赶快把地上的被子给我收起来,老老实实过来躺下睡觉,我今天忙了一天,早累坏了。”

“我睡地上!”

“两百万。”

“你……蛮不讲理!”

大丈夫能屈能伸,我先把合同上的三个月安稳熬过去再说,到时候时间一到钱一拿,我又多远走多远,躲着点这个疯女人。

江可茹是真累了,很快就打着呼睡着了。

由于我晚上压根就没吃什么,现在已经饿得发晕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我偷偷爬起来去厨房找吃的。

吃火锅剩下的菜还很多,可以来一锅乱炖填饱肚子。

就在我刚往锅里接了水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我猛地回头,差点尿了。

只见小齐举着菜刀朝我脸上劈下来,我迅速歪头朝一旁躲闪,两只手扛住了他拿刀的手腕。

可惜这家伙是下死手,劈下来的力气大得惊人,速度还快。

即便我已经用两只手挡了,可还是被砍中了肩膀。

这酸爽,谁挨谁知道!

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一开始还没感觉到有多疼。

在我一脚踢到小齐的裤裆之后,他两腿一夹,我逮住机会又朝他肚子用力一脚,他直接被我踹飞了。

“你有病啊!”

我这才感觉肩膀传来巨疼,血已经渗透我半个身体了,照这个速度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凉了。

小齐被我一脚踢中下面,他竟然能忍着痛站起来,又举起刀冲了过来。

这下我也急了,拿起锅就朝他脸上甩去,水花四溅,他眯了一下眼睛。

好机会!我上前捏住他的手腕,死扣住他的关节。

他就再也没有力气握住刀了,刀掉在地上,我背靠在他身前,一个过肩摔把他扔在了厨房的桌子上。

噼里啪啦一顿乱响,锅碗瓢盆掉了一地。

这时候身后传来了江可茹尖叫的声音,我回头看她,猛地眼前一晕,视线模糊起来。

“救我……”

紧接着我眼前一黑,倒下去了。

再次睁开眼,第一个映入我眼帘的是江可茹,她闭上红肿的眼睛深吸一口气,然后笑了出来。

“最毒妇人心啊,我都差点见阎王了,你还笑得出来?”我朝四周看了一圈,发现江阿姨居然也在,便急忙道歉

“对不起,我……”

“好了孩子,你醒了就万事大吉了。好好养伤,我回家去给炖点补身体的汤,昨天你那血流得太吓人了。”

江阿姨又对江可茹嘱咐了几句,然后离开了。

“我在做梦吗?”我想爬起来,结果左肩膀处传来巨疼,我“嘶”了一声,不敢再动了。

“没有做梦,王子齐昨天拿刀砍你,幸亏你命大。”江可茹揉了揉眼睛,她看起来一晚没睡。

“你有问过他吗?好端端的砍我干什么?你俩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一个咬我,一个砍我,我他娘的招谁惹谁了!”

“别贫嘴了,好好养伤。”

“别瞒着我,说,为什么?”

“他说他嫉妒你,不想让我和你结婚,就想砍死你。”

“你没告诉他我和你是假装的吗?”

“说了,我说我打算真的和你结婚,还说给他一笔钱,让他早点走。”

听到这儿我头都大了,一方面气江可茹胡乱说话,另一方面不理解小齐为什么嫉妒到要砍人的地步。

“他现在在哪?”我问道。

“另一栋别墅里,对了苏阳,我有个请求。”江可茹说道,“这件事能不能就此打住,你不要报警,别让他被抓。”

“我可以不报警,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找他问个清楚,当面说!”

仔细一想,小齐这人也太变态了,一面是阳光温柔,一面是腹黑狠心。

我甚至有些怀疑昨天砍我的是小齐吗?难道不是他的孪生兄弟大齐吗?

“先别说了,你好好养伤,这些天我来照顾你,把你流的血都补回来。”江可茹打开一瓶牛奶,插了根吸管放到我嘴前。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