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7章 西装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2:10

“冯先生,苏先生,这边请。”他一脸微笑,文质彬彬的气质让我对他好感大增。但是这句“苏先生”让我有点儿变扭,当然我立刻是在这里打工挣钱的人了,叫我“小苏”我更很舒服一些不过这句“苏先生”让我有点别扭,毕竟我马上也是在这里打工的人了,叫我“小苏”我更舒服一些。。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7章 西装》精选

“冯先生,苏先生,这边请。”他一脸微笑,文质彬彬的气质让我对他好感倍增。

不过这句“苏先生”让我有点别扭,毕竟我马上也是在这里打工的人了,叫我“小苏”我更舒服一些。

进门之后,屋内更是典雅高贵。

地上的瓷砖,头顶的吊灯,墙上的壁画,以及各种家具无不透露出一股奢侈的气息。

就连空气中都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难道这就是有钱人呼吸的空气吗?我这辈子能住上这样的房子,也是值了。

忽然,冯安冷不丁朝我肚子上打了一下,瞪了我一眼,在我耳边小声低语。

“别他娘的像个乡巴佬一样,淡定一些。”

“废话,我不就是乡巴佬吗?”

“嘘,别说话。”

接着,冯安对那个小伙说道:“小齐,人我已经带来了,接下来你好好安置他吧。”

那小伙点点头:“好的冯先生,您放心吧。”

怎么?我听他俩这对话像是在交易某种非法物品似的,让我心中隐约有些不安。

“好了,他会教你怎么办的,你知道我这种香饽饽每天被人需求的量太大了,好多富婆等我着安慰呢,我就先走了。”冯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在这里你的人生将会重新开始。”

我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去吧,我可以的!”

真正等到冯安出门之后,我听见车子发动的声音,我的心中开始无声地呐喊:我不可以!回来啊!我在这儿跟个傻子一样!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

这种紧张可不是在饭店里不知道干什么的感觉不一样,这是一种非常强烈的压迫感,我都不敢呼吸了,好像这里的空气也是屋主人的私人物品,我吸两口她都要找我赔偿,

我看向小齐,也看不出他又多大年纪,总之皮肤保养得很好,看着很嫩,却又很成熟。而且他对我始终笑眯眯的,让我挺不好意思的。

“那个……兄弟,我该怎么称呼你?”我问道。

“叫我小齐就可以了。”小齐说道。

“那个……小齐,我要干什么?需要面试吗?”我完全不懂如何在这种富婆家里上岗,具体需要哪些流程?

“苏先生,您先坐下来休息会儿,我去煮点咖啡,您稍等。”小齐依旧对我很客气。

“小齐,叫我苏阳就可以了,或者小苏小阳之类的,不要先生先生的。”我有点脸红,同样都是佣人,他怎么对我这么客气?

小齐也是浅浅一笑,但他的眼睛里却有种意味深长的神情。

之后的时间里,小齐给我煮了咖啡,煎了几块羊排,吃完后又给我切了西瓜,吃了葡萄。

说真的,这待遇让我有种恍如隔梦的感觉,好像我就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一样。

在小齐又利索地收拾完之后,我急忙问他:“你给我老实说,把我伺候这么舒服,等会儿是不是要把我宰了包饺子?”

“您可真会说笑。”小齐很诧异地看着我。

“那总有个原因吧,我是过来打工的,你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习惯啊,再说江小姐呢?到现在我都没看到她。”我是真急了,这诡异的待遇让我浑身不自在。

“江小姐晚上才回来。”小齐解释道,“您不要问那么多了,先上楼睡一觉,等晚上江小姐回来,您就什么都清楚了。”

我最讨厌这种卖关子的人了,可我又不能强迫他说,他这人看着和蔼可亲的,实际上性格应该非常硬。

没办法,我只能跟着他去了楼上,在一间装修精美的卧室里休息。

是杀是剮,等晚上江小姐回来便知。

在坐牢的那几年里,我也接触过不少经历丰富的犯人,其中有个浪迹江湖的飞贼,作案无数,性格很豪放,话也挺多。

每次吃饭,还有组织文体活动,反正只要有机会说话的时候,他都抽空和我们聊天,讲他过去的经历。

他说他去过很多富人的家里(当然不是正经进去的),他发现越是有钱的人,就越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者癖好。

有次他发现了一栋远在山里的别墅,周围没有什么人,他花了很久的时间踩点,甚至和别墅里看家的狗都混熟了,可他依然没有行动。

为什么呢?因为他发现这栋别墅的主人从来没有露过面,甚至连大门都没出过,根本不知道主人长什么样。

但有一点很奇怪,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个年轻的女孩进入别墅,给她们开门的是个老婆婆,看样子是管家,这栋别墅里除了她和没露过面的主人以外就再没别人了。

之前到底进去过多少女孩他不知道,但是在他踩点期间,就看见过有三个女孩进入别墅。

然后,他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她们,她们像别墅主人一样,再也没有露过面。

直到他准备离开之前,他绕到别墅后院,在铁栅栏前的垃圾桶里看到几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塑料袋发出难闻的恶臭,苍蝇在周围飞来飞去。

他壮着胆子伸手进去,用手指把最上面的塑料袋扯开,一股血水喷了出来。

“里面全都是骨头,还有那些女孩们的衣服!”

天晓得这人说的是真是假,当时我们都当个故事听一乐,听完也就忘了。

可现在我自己躺在别墅的床上,周围静悄悄的,再一想到总是笑眯眯的小齐,我后背就发冷。

我就这样睁着眼睛躺了一个下午,等天色逐渐暗下来的时候,我听到从楼下传来汽车的声音。

八成是江小姐回来了,我急忙爬起来,整理整理自己的西装,又揉了揉自己没精神的脸,然后下楼。

在楼梯口的位置,我看到了江小姐,她刚从门里进来,瞧了我一眼,脸上便露出了笑容。

“这身衣服还挺合身的,你穿起来很帅。”江小姐把自己的包扔到沙发上,坐下来后朝我挥挥手,“快过来让我瞧瞧。”

“见笑了江小姐,这衣服是您买的吗?”我听她这意思好像早就知道我会穿这衣服。

“是啊。”江小姐见我过来,站起来伸手打开了我衣服上下两颗扣子,只留下中间一颗,并说道,“西装的扣子你可以全都不扣,但是永远不能全都扣上,记住了吗?”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