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11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绑架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3:23

“在这里呆着,哪儿都不准去!”江可茹一大清早回去就堵在门口,指指我严历地地说。“我要去看李舒涵,你凭什么拦着?”我急急忙忙地找袜子,手机也不明白扔哪儿了。“你凭什么“我要去看李舒涵,你凭什么拦着?”我急匆匆地找袜子,手机也不知道扔哪儿了。。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27章 绑架》精选

“在这里呆着,哪儿都不许去!”江可茹一大早回来就堵在门口,指着我严厉地说道。

“我要去看李舒涵,你凭什么拦着?”我急匆匆地找袜子,手机也不知道扔哪儿了。

“你凭什么去看她?你以为你是谁?人家是张强的夫人,你是谁?别那么贱行不行?”江可茹朝我肩膀上打了一拳,张口就骂。

“我以老同学的身份不行?”我被打懵了。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伟大?我告诉你苏阳,你今天如果待在这里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就还是苏阳,如果你去找她,你就是废物!”江可茹不知不觉红了眼,这种神情让我不忍直视。

“对不起,让我当个废物吧。”我不敢看她,直接跑出了门。

没想到江可茹追了出来,她的速度比我还快,直接上了车,疯狂对我按喇叭。

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愣了半天。

“上车!废物!你他妈知道在哪个医院吗?”江可茹含泪骂我。

我上了车,偷瞄江可茹,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车子开动之后,以超乎我想象的速度在路上狂飙,江可茹一脸严肃,不断加速。

“你可以不用这么快。”我小声说道。

“你不是想见你的李舒涵吗?”她说话还是那么大声。

“你再开这么快,我怕见不上了,我得死路上。”我说真的,江可茹这个状态比我还不正常,更何况她是个女司机。

结果李舒涵又把速度提了一档,我把安全带又重系了一遍,紧张地盯着前面。

终于,死神还是对我网开一面,江可茹把车开到了南江市人民医院门口。

“她在b楼2层311房。”

“感谢!”

我也顾不上猜测江可茹为什么知道这么多,急忙冲进医院,按照江可茹给的信息找到了311房。

很奇怪,我以为会看到一群人堵在门口的场景,不是张家的人就是媒体记者,毕竟她是首富夫人。

可现实是意外的冷清。

我趴在门上的窗口向里面观望,看到李舒涵坐在床上,额头处包着绷带,她正对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有说有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头太明显了,李舒涵突然朝这边看了一眼,我急忙缩回头。

“苏阳?”

我听到她喊了一声。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门被打开了,那个男人走了出来,朝我很友好地笑笑。

“不打扰你们了。”男人说完就离开了。

我走进病房,把门关好,一瞬间感觉自己偷偷摸摸的,像是在偷情一样。

“江可茹还真是靠不住啊,把我给供出来了。”李舒涵笑着说道。

“你头没事吗。”我看见那个绷带就很难受。

“一点皮外伤,不用大惊小怪。”

“怎么都没人照顾你?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李舒涵没有立马回答我,而是笑眯眯地盯着我,我被她看得不知所措。

“我不是关心你,就是随便问问,我是路过这里不小心看见你在这儿。”我有点不爽她这种得意的表情,似乎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在李舒涵面前像个小孩子。

“我是偷偷在这里住院的,所以没多少人知道,不然那些媒体记者就像苍蝇一样全部围过来了。”李舒涵解释道,“你不该过来的,目前是非常时期。”

“我都说了我只是路过,才不是……”

“苏阳,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都会如愿以偿。”李舒涵忽然变得很严肃。

我记得,可是我不信。

这个世界没有如果,时间不会倒退,人没有可以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不想我的如愿以偿,是一种对现实的妥协,可实际上我已经妥协很久了。

“相信我,只需要一些时间,你听我的,好吗?”

“你知道我的如愿以偿是什么吗?”

“知道。”

她看着我,眼神坚定且温柔,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以为她知道,可她接下来一句话给我的希望浇了盆凉水。

“只要我在张家一天,你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最后寒暄了几句,我都忘了自己为什么非要跑来看她,果然像江可茹说的那样,就是贱。

我也可以像几年前的热血少年一样找到张浩替李舒涵出口气,但当这股怒火被李舒涵的三言两语浇灭之后,我就没法再做这么幼稚的事。

这是他们自家的事情,我只是一个外人而已。

出了医院,江可茹不在门口,她给我留了短信,说公司有事情回去处理,让我等她来接我。

我在路边打了辆车,刚对司机说了地址,结果车门被拉开,又上来一个人。

这人戴着鸭舌帽,满脸胡渣,身上一股很浓的烟味和酒味。

“不好意思,我先上的车。”我没有和别人拼车的习惯,更何况还是这么有味儿的男人。

他没理我,强硬挤上来。

此时司机也发动汽车了,我喊他停下,大不了我换一辆,可司机也没理我。

气氛忽然变得诡异起来,我仔细看了眼身旁这人,他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男人,脸上皱纹很多,但不是正常的衰老。

他注意到我在看他,微微转头撇了我一眼。

一瞬间,我浑身的寒毛都炸了起来,他的眼神压迫得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这个人我认识,马飞的爸爸马建国。

思绪被拉回五年前,马飞死之后我就进了监狱,他的父母来监狱看过我。

其实也不算是看,他们恨不得宰了我,尽管他们的儿子是个人渣。

如今再次看见马建国,我先是吃惊,之后又是疑惑。

我以为在我出狱后他会第一时间找到我,甚至我担心过他找我妈的麻烦,但奇怪的是这五年来他们一家就像是失踪了一样。

我不认为他良心发现,不然今天也不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了。

马建国手里捏着一个啤酒瓶子,二话不说就甩到我脑袋上,不是我吓傻了不敢躲,而是车内空间太小,躲不掉。

我连挣扎的过程都没有就没意识了,等再次睁眼,四周一片黑暗,空气中一股难闻的恶臭。

中大奖了,我被绑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