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黑手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3:21

“江可茹?”我有点儿不太明白了,“她也没直播内容啊,怎么针对她?”“我听可茹姐说了,这些人是突然平空会出现的,也没一丝征兆,表面上是在骂我,实际上在名声扫地平台的环境。”云小“那怎么只逮住你一个人骂?因为你比较火?”我不解地问道。。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26章 黑手》精选

“江可茹?”我有点不太明白,“她没有直播啊,怎么针对她?”

“我听可茹姐说了,这些人是突然凭空出现的,没有一丝征兆,表面上是在骂我,实际上在搞臭平台的环境。”云小梦说道。

“那怎么只逮住你一个人骂?因为你比较火?”我不解地问道。

“每个主播都挨骂,那就太明显了,容易被人看出来是有人想整可茹姐,想整平台。如果只骂我一个,大家会认为是我们平台内部的主播找的水军专门黑我,容易被误解成内部矛盾,就像你一样。”云小梦边吃边说。

“原来是这样。”我若有所思,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有这么大门道,我自认为是智商够用了,都能被骗到,那普通人不是更容易被误导吗?

“可茹姐没和你提过这些吗?”云小梦问道。

“她什么都不跟我说,也好几天没有回过家了。”我叹口气,跟我说了也没什么用,我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跟那些黑粉对喷,还容易封我的账号。

“你俩在冷战?”云小梦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冷战个锤子,我跟她有什么好冷战的。”我摆摆手,不想再提这事,反正合约快到了,到时候我一回老家,江可茹也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阳哥,其实这几天可茹姐过得很煎熬,平台的问题比较严重,已经有人给上面举报了,她过几天要被上面叫去问话,要么停顿整理,要么她的公司就倒闭了。”云小梦忽然说道。

“这么严重?”我愣住了。

“你打开手机,进入直播间看看,专门看那些最新注册的直播间,也就是这几天才出现的主播。”云小梦说道。

我按照他说的做,果然发现了一些和平台格格不入的一些“生物”。

江可茹的直播公司,主打都是一些俊男美女,要么唱歌跳舞展示才艺,要么玩游戏唠嗑,还有的就像云小梦这样会做饭这种其他才能的。

其余的主播都没有签约,他们可以自己注册成为主播,所以进入江可茹的直播平台当主播,是完全没有门槛的。

而最近冒出来的这些人,找一个最贴切的词形容他们,那就是:牛鬼蛇神。

“感谢老铁送的小绿帽,等直播间人气到一千之后,我给老铁们表演一个老冰棍蘸老干妈,冰火两重天!”

“亲人们!给我刷大火箭,我就去厕所吃屎!等下,刚才那个不算,我说刷火箭,没说刷多少个嘿嘿嘿……”

“不给老子刷礼物的都是穷逼!你们是穷逼吗。不是就刷个礼物让我看看,一块钱的礼物就叫礼物了?你个穷逼!”

“朋友们,点赞双击刷礼物,人气到一万,再刷十个大火箭,我就去把我妹妹的裤子脱了!”

翻到后面,我越来越看不下去了,把手机一关,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老粉丝在骂,新粉丝也在骂,骂平台像个厕所,臭气熏天,可茹姐已经用最大的力度去制止和监管了,但那只背后黑手的力量似乎很强,这些蟑螂臭虫源源不断地冒出来,杀不完。”云小梦叹口气,“也不知道可茹姐得罪什么人了。”

“如果平台倒闭了,你有什么打算吗?”我问道。

“我还没考虑这个问题,现在只想着怎么跟可茹姐一起把这个难关过了。”云小梦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

“过不了呢?”我比较现实。

“继续去学厨吧。”云小梦丝毫没有犹豫。

“不继续干这个?你有很好的条件啊,就像江可茹说的那样,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你最适合这一行啊!”我说道。

“要干也只会在可茹姐手下干,其实早就有别的平台挖过我,说了可茹姐好多坏话,说她给我的价格低了,我去他们那里能赚更多的钱。”云小梦撇撇嘴。

“所以你都拒绝了。”我说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云小梦嘿嘿一笑。

我赞扬地冲他点点头,意识到自己不能再像看小孩一样看待他了,他是个三观很正的大人。

和小梦吃了火锅,就和他分开了,我在回去的路上想着怎么做一顿好吃的来犒劳犒劳江可茹,她最近可能在承受着超乎我想象的压力。

回去之后,别墅里的灯都亮着,江可茹居然回来了。

“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不打招呼就跑出去?”江可茹正坐在茶盘前泡茶,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还以为你不回来呢,我是去找小梦吃饭了,好久没见他,有点想他。”我走进来,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坐下还是该上楼去。

“去休息吧。”江可茹也没多问什么,继续泡她啊茶。

“我能不能坐会儿?”我还不想去睡觉。

“随你的便。”江可茹说道。

于是我坐在她对面,看着她烧水,洗茶杯和茶具,那些茶盘上零零碎碎的小物件被她有条不紊地操作着。

江可茹倒了两杯茶,给了我一杯,我一饮而尽。

“什么味道?”她问我。

“茶的味道呗。”我如实回答,“我一个大老粗,你还能指望我喝出什么意境来?”

“大老粗?”江可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大老粗可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找云小梦。”

“我就是想他了,没别的意思。”我有点脸红。

“随你怎么说吧,把茶具收拾一下,早点休息。”江可茹起身,我这才在她不经意的眼神中看到了疲乏。

“如果明天晚上没什么事的话,回来吃饭吧,我给你做几样拿手菜,你也辛苦了。”我说这话还怪难为情的。

江可茹没有回应我,上楼休息去了。

第二天晚上,江可茹也没有回来,我只好自己一个吃饭。

又过了一天,南江市的媒体被一条消息霸屏了:南江市首富张强病逝,夫人为其办理隆重葬礼,首富之子大闹葬礼现场,把后妈打伤住院。

我望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几个字,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被瞬间抽干,一股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和愤怒席卷全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