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28章 魔鬼

发布时间:2020-11-20 15:03:41

右脸黏糊糊的感觉让我记忆起自己被撞了一酒瓶,不明白伤口有也没痂,也不明白我昏了多久。能感觉到的就仅有我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不能够不能动弹,嘴里被塞着布料,眼睛也能感觉到的就只有我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不能动弹,嘴里被塞着布料,眼睛也被什么东西蒙着。。

>>>《 男人不哭》章节目录<<<

《第28章 魔鬼》精选

左脸黏糊糊的感觉让我回忆起自己被砸了一酒瓶,不知道伤口有没有结痂,也不知道我昏了多久。

能感觉到的就只有我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手脚都不能动弹,嘴里被塞着布料,眼睛也被什么东西蒙着。

味道怪怪的,我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是内裤袜子之类的东西。

我挣扎了几下,只能从鼻孔里发出沉闷的声音,也无法挣脱绳子,只能不断晃动椅子,然后发出“咯噔噔”的声音。

这样的动静持续了十几分钟,我实在累得精疲力尽,再也折腾不动了,就放弃了。

没过多久,我听见一声“哐当”的声音,有点像铁门的声音。

紧接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我竖起耳朵紧张地听着,在绝对的黑暗中人的神经是极度敏感的,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又是一阵奇怪的响动之后,我口里的东西被取掉,我猛吐了几口唾沫,下颚酸痛无比,感觉快要脱臼了。

“马建国,你别乱来!”我大声喊道,“你儿子死有余辜!”

几秒钟后,他依旧沉默。

“马建国,好好活着不好吗?和你妻子还有女儿一起安安稳稳过日子,就算你杀了我,你儿子也活不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你觉得你杀了我之后还能逃的掉吗?”我继续对他讲道理,尽管我心里并没有底他能听进去。

但我要拖延时间!拖延到江可茹、李舒涵或者任何一个人发现我不见了,然后他们就会报警,就有人来救我了!

在绝望的处境下乐观一点,不见得是坏事。

只是对面的沉默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就算他打我几拳,骂我几句我都能接受,可他就是不说话。

如果一个人狂怒暴躁,说明他无能为力了,只能发泄情绪;可如果一个人冷静到沉默,说明他做好了万全之策,做好了打算。

“马建国,杀我可以,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好久不见,咱们也算老乡,按辈分我还得喊你一声叔,别这么生分行吗?”

不知道是不是老乡情谊感动了他,尽管这种可能有比较小,毕竟他儿子的死和我有关,但他还是有所行动了。

他摘掉了我的眼罩,我眯着眼睛,在一片白光中隐约看到一个人影。

当我完全睁开眼睛,看清楚面前的人之后,有些诧异。

是一个女人,头发披散着有些看不清她的脸,穿了一个白色短袖,脏兮兮的,上面有一些油渍类的痕迹。

我盯着她看了很久,这张脸貌似在哪里见过。

“马小伊?”我有些吃惊,她是马建国的女儿,马飞的妹妹。

马小伊木讷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你爸呢?”我问她。

她依旧不说话。

“哑巴吗?你爸去哪儿了?这是哪儿?”我有些着急,如果马建国不在,说不定我有机会逃出去,可马小伊像个死人一样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我。

她要是一脸愤怒我也能理解,可她面无表情,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以为她不是活人。

我不再管她,开始检查周围的环境,这是个简单的屋子,两边是墙。有一张桌子在我前面,上面放着一个盒饭,还冒着热气,我身后有什么也不知道。

我再次试着晃动椅子,看能不能把绳子弄松一些,可挣扎了两下,我的手腕被勒得生疼。

就在这时,马小伊忽然动了。

她转身从桌上拿起那个饭盒,用筷子从里面夹了一块饺子,然后递到我面前。

“我不饿。”贫血不吃嗟来之食,这点骨气我还有。

“不吃的话可是会饿死的。”

突然,一个让我毛骨悚然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就是马建国!

原来他一直都在这个屋子里,就在我身后!

“马建国!”人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我气得咬牙切齿,“有种把我放开!”

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我能感觉到他就在我身后很近的位置。

忽然一股风从我头顶袭来,“啪”地一声,他一巴掌扇在我的头上,正好是被他打了一酒瓶子的地方。

疼得我倒吸凉气。

一股温热的液体从我脸上流下来,这个该死的畜牲直接把伤口打裂开了!

“有种你就杀了我!”我不怕死,可这样被人绑着没有自由的感觉很难受。

我坐了五年的牢,体会过那种没有自由是什么滋味,所以我非常排斥这种感觉!

“我是不会杀你的,你死了就解脱了,可我还活着受罪,这也太不公平了,所以我要让你活着,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马建国的嘴就在我耳朵旁边,他像魔鬼一样在我耳边低语,让我浑身发麻。

他走到我面前,伸手从饭盒里拿出一块饺子,硬生生塞进我的嘴里,我咬紧牙闭着嘴抵抗,这个畜牲就抓住我的头发,拽得我生疼!

“马……”我刚想张口骂人,饺子就被塞了进来,我感到一阵恶心。

“吃吧孩子,吃饱了我们就来玩游戏。”马建国一脸淡漠地看着我。

“玩什么?”我把饺子吐了出来。

“我要在你身上开一千个口子,然后再缝上,我要让你体会什么叫真正的痛苦,我要让你知道这五年来我感受过的痛苦!我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一起下地狱!”

马建国越说越激动,他不停地喘气,双手颤抖。

忽然,他摇摇头,盯着我。

“不对,不能下地狱,要在这里,因为这里就是地狱!”

“要杀要剐随你便,别在这里乱放屁,尴不尴尬?要不要脸?!还真把自己当阎王了?你就是没种!”我尝试激怒他,“你儿子干了畜牲不如的事,你不但不知羞耻,还打击报复,呸!小人!”

果然,我挨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酸爽。

“打击报复?你有脸在我跟前说打击报复?”马建国突然抓狂一手拽着我的头发,一手握成拳头在我脸上砸了几拳。

我被打得鼻血喷了出来,两眼都在冒金星。

“你知道我这五年来都是怎么过的吗?你知道吗?”

“莫非你在玩贪玩蓝月?”

他愣了一下,又是狠狠地一拳,我感觉我的眼珠子要爆浆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