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疑惑

发布时间:2020-11-20 18:54:32

乔木兮微愣,闻言嘴角微扬,环着胳膊,语气凉薄道:“严谦琛,你有底线吗?”话音刚落,温度剧降几分,严谦琛微握着拳头,手上青筋直爆。另边,乔木心了将郑红扶了出来另一边,乔木心已经将郑红扶了起来,看着暴怒的严谦琛,有些害怕,却还是上前握着他紧攥的手,轻声道:“谦琛哥哥,兮兮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不要生气……”。

>>>《严少不爱请放手》章节目录<<<

《第22章 疑惑》精选

乔木兮微愣,旋即嘴角微扬,环着胳膊,语气凉薄道:“严谦琛,你有底线吗?”

话音刚落,温度骤降几分,严谦琛微握着拳头,手上青筋直爆。

另一边,乔木心已经将郑红扶了起来,看着暴怒的严谦琛,有些害怕,却还是上前握着他紧攥的手,轻声道:“谦琛哥哥,兮兮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你不要生气……”

“乔木心,你什么时候这么了解我了?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针对他的意思?”

乔木兮歪着脖子,语气嘲讽道。

“兮兮……我……”

“行了,你们不用在我这里上演恩爱的戏码,只会令我作呕。”沉吟后,又道:“友情提醒下,严谦琛,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

说罢,不去看他那张已经完全黑掉的脸,拉着林深转身就走。

“谦琛,你看她这是什么态度!”

郑红眸子里寒光闪过,气愤不已,小贱人,竟然让她这么出丑!

“妈妈!”看他面色微沉,乔木心霎时出声,责怪道:“兮兮并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

“你就是脾气太好了,她才会这样欺负你的,抢了你的男朋友不说,还让你在这里躺了那么多年,你竟然还是这幅不争不抢的模样,真的是气死我了!”

郑红故意的话让严谦琛有所动容,面带歉疚道:“抱歉,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腻。”

“谦琛哥哥,不要说对不起,我从不责怪任何人。”

说罢,就扑进严谦琛怀里,幸福的眸底夹杂着一丝愠怒。

她只需要再忍耐一下,等到那个女人主动提出来离婚,就可以拥有严谦琛的同时,还能得到那一大笔的钱!

严谦琛搭在她肩上的手,不自然的蜷缩一下,却也没有推开,只是黑幽的眸子多了复杂。

……

“兮兮,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你难道没有看到严谦想打你吗?”

想到严谦琛的那个眼神,林深就不由后怕。

乔木兮“吸溜”一口面,脸上尽带满足,听到他的话,不以为然道:“不会的,乔木心想要扮演一个好姐姐的角色,就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动手的。”

而她,也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林深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叹:“所以,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就连那些记者,也是你找来的,你啊,真是胆大!”

“这么劲爆的消息,那些记者肯定争相报道,我当年遭受的委屈,要一件件还给乔木心!”

没有人知道,当那扇开启的门背后,涌出不计其数的记者的时候,她是多么的无助和害怕!

而乔木心这一点点,不够!远远不够!

“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情?”犹豫很久后,林深还是问出了口:“上次不是决定要离开了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木兮紧握着筷子,清澈的眼睛流露出一抹哀伤,旋即耸了耸肩:“都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所以,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我只是想守护属于我的东西。”

见她还是不说,林深除了叹气别无他法,点头嗯了一声。

乔木兮忽而想到林先生想要隐藏的秘密,佯装无疑问道:“林深,林爱是什么时候到你家的呀。”

“在她三岁的时候。现在想想,时间过得真快,眨眼间,十年过去了。”

“林爱有什么特殊的嘛,为什么被伯父收养呀?”

林深眉头微蹙,总觉得她话里有话,却还是老实回答道:“她的父母出了车祸,被我爸爸送到医院,而林爱被他们保护的很好,并没有受伤,他们临终前,将林爱托付给了我爸爸。”

“哦。”乔木兮筷子挑着面,显得心不在焉:“车祸的肇事者抓到了吗?”

“没有肇事者,当年出事的地点是山路,蜿蜒曲折,而他们一家三口出去旅游,不熟悉路况,车速太快,才会出事。”

“哎,世事无常,不过,林爱在你们家,会抚平伤痕的。”

口不对心的一句话,乔木兮的心情复杂不已,隐约觉得,当年那场车祸并没有那么简单,而林爱,也必定知道了什么!

“怎么突然问起林爱了?”

“没有,刚才那个话题太沉重了,而我也比较好奇嘛。”

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不让他看出一点异样,林爱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并没有从她脸上看出说谎的痕迹,旋即便放下心来。

“林爱也是可怜的,小小年纪失去了父母不说,还是稀奇血型,现在又染了病,真不知道我爸爸从哪里找到的志愿者,愿意每月献血。”

林深的话让乔木兮警铃大作,神色有些不自然,讪讪的干笑两声,打着哈哈道:“伯父救了那么多的人,肯定有感激的,血型再稀有,也不是全世界只有一例呀,说不定就是伯父运气好,救过的病人就是现在的献血者。”

乔木兮一本正经的解释,倒是让林深相信了不少:“也是,我们家世代从医,好人有好报!”

看他没了怀疑,乔木兮松了一口气……

林深并没有陪她过久,医院打来电话,让他临时顶一个手术,他略带抱歉道:“兮兮,抱歉,说好要陪你的……”

“没事啦,你快去吧,我没事的,注意身体。”

分开后,乔木兮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原本混沌的脑袋被微风吹得很舒服,她肆意贪婪的享受着,那微风也吹走了一点她心中的烦躁。

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情了,让她有些扛不住,但是又只能咬牙挺下去,她很累,特别特别累。

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乔木兮才打车回家,刚进门,就看到严谦琛满脸寒霜的坐在沙发上,他眼底挂着大大的黑眼圈,看来应该是一夜无眠。

乔木心醒来之后,他竟然这么开心的吗?

轻嗤出声,将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呦,严少这么勇猛吗?做了一晚上?”

“我凶猛不凶猛,你不应该最清楚?哪次不艹的你疯狂大叫?”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