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11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聚集,海之潮汐

发布时间:2020-11-21 13:12:27

不理睬这两个闷油瓶:“那个兰家主,我们明日一大早就得走,还大麻烦您帮我们提早备好船。”“是的,陌路君无须怕。”村子里总共有三个小家族,兰织田信长恰恰其中唯一的兰家的家主,是村子的代理村长。  “这三个人是谁啊,怎么连家主都要这么恭谨?”屋门口“那三个贵客都进入饭厅了,兰叔叔让你去陪侍。”明智雨彤俏丽的脸上全都是汗水。。

>>>《神迹之暗黑无界》章节目录<<<

《第八章 聚集,海之潮汐》精选

  复叶海峡旁的村落,兰凌若对着镜子梳好了头发,这时候明智雨彤急急忙忙的跑进来,兰凌若转头看着她,面无表情:“小心点。”

  “那三个贵客都进入饭厅了,兰叔叔让你去陪侍。”明智雨彤俏丽的脸上全都是汗水。

  “还有...如果他们需要的话,晚上也要陪侍。”明智雨彤想了想,咬着嘴唇说道。

  “走吧。”兰凌若穿着一身浅蓝色和服素率先走了出去。

  客厅里,陆炳晨和元剑生都沉默不语,唯独陌路一个人胡吃海喝的,也不理会这两个闷油瓶:“那个兰家主,我们明天一早就要走,还麻烦您帮我们提前备好船。”“是的,陌路君不必担心。”村子里一共有三个小家族,兰信长正是其中最大的兰家的家主,也是村子的代理村长。

  “这三个人是谁啊,怎么连家主都要这么恭敬?”屋门口的女侍窃窃私语。

  “他们是蛇岐八家上衫大家长命令去八家驻地的,估计大家长非常看重他们呢,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我们还是要小心伺候啊,我听说兰家主连自己的独生女兰凌若都叫来陪侍了呢。”另一个女侍小声说。

  兰凌若和明智雨彤跟着其他侍者一起上菜进了屋子,本来长得就清秀漂亮的两个人瞬间就吸引了全屋子人的注意力,陌路却一把结果兰凌若手里的三文鱼大口吃起来,根本没看她一眼。路炳晨也拿起餐具开始吃东西,只有元剑生喝了几口水就坐那闭上了眼,只在眼光略过兰凌若的时候稍微动了一下,随即就恢复正常。

  兰信长顿时就楞了,脸色一会红一会黑,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站在这这三个人连一句话都没问起来,元剑生的名字他听说过,喜好修炼古武,不近女色,所以他才特地为另外两人预备了全村最好的女孩,结果这两个家伙也不在乎吗?

  还是陆炳晨注意到兰信长尴尬的样子打起了圆场:“额,兰家主,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先回避吧?我这个朋友喜欢修炼你应该也听说过,我们三个一会就直接回房间了,人多了容易打扰他修炼。”

  “额,好,好,那我们就先退下了,陆君有事就叫下人好了。”兰信长急忙作礼退了出去,兰凌若也想跟着一起走,结果刚站起身就被兰信长狠狠瞪了一眼:“凌若,你和雨彤就留在这吧,不要打扰了客人休息,但是如果客人有什么需要的话,你们两个就来通报。”“需要”这两个字被兰信长咬的很重。

  陆炳辰挠挠头,也没说什么。

  陌路一直在吃东西,也不理会别的什么事,元剑生气息平稳,似乎是坐着睡着了,陆炳辰眼看没什么事就朝两个女孩招了招手:“额,没什么事,陪我聊会天吧,也有点无聊了。”

  “是。”明智雨彤恭敬的回礼,兰凌若还是不说话。

  “你们这里是附近唯一的村子啊,平常想要过河从海峡这边到北面城市去的人都要经过你们的运输吗?”陆炳晨示意两个女孩也吃点东西。

  “是的,因为这河切断了两岸交通,所以来这里的客人都需要找我们村子寄宿,然后从我们村子里雇船来渡河,这也是我们村子的一些收入来源。”明智雨彤道。

  “这么说来你们也不算是与世隔绝,可我看你们这里好像还是旧社会的样子啊,你们竟然还有下人和主人的分别,据我所知现在除了日本**最大的蛇岐八家外,所有小家族都完全融入现代社会了,根本没有保留以前的机制。”路炳晨看见陌路竟然还在吃,赶忙拉住了他:“真是的,这家伙还真是个吃货,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的,我们这里其实也很开放,但是我们所有人都要遵守家主的命令,像凌若也是一样。”明智雨彤看向兰凌若:“即使凌若是家主的独生女,她还是要听家主命令,就算不愿意也没办法啊,前些时间蛇岐八家的新家族龙坂世家一个分支的普通族人在我们村里渡河,家主为了交好他而决定吧凌若嫁给那位大人,可是凌若只有十七岁而已,那位大人看上去已经四十多岁了...即使凌若反抗的非常厉害,过几天也要被家主强制送到那位大人的住处去了。”

  “还有这种事情么?”陆炳晨哎了一声,就连一直吃东西的陌路都抬头看了兰凌若一眼。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找你们家主说一说,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不过如果是与龙坂家族的人定了婚约,我估计我的话兰家主不一定能听进去了。”陆炳晨真心的觉得这女孩可怜。

  “没必要。”元剑生忽然开口,连眼睛都没睁开:“这女孩如果不愿意嫁过去的话,就算是你和陌路联手都没法把她送走。”

  “你是说?”陌路瞬间跳了起来,摩拳擦掌的就走向兰凌若,看样子想要动手试一试。

  “没想到这种小家族也能有这么浓郁的血脉气息,这女孩的母亲应该是来自源家吧?不明白为什么蛇岐八家的女人竟然嫁到这种地方来,是真的没人要了吗?”元剑生嘴角带着一抹嘲弄。

  兰凌若反手抄起了桌上切火鸡的匕首站起来,眼睛血红血红的:“你可以骂我,但请不要嘲笑我的母亲!”

  “不是吗?你母亲已经去世了?我没感觉到附近有其他的源家血脉味道,她是怎么死的,我听说是被人追杀到重伤不治而死?真是丢人,我看你还是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了,不光是你母亲,连你都给蛇岐八家丢人。”元剑生连眼都不睁开,随手从面前摸了把木筷就甩出去,结果正中兰凌若的手腕把她手里的刀子打掉。

  “喂,你什么时候这么刻薄了?”路炳晨挑着眉头,脸色也有点难看。

  陌路则是笑着拍了路炳晨一下,示意他不要出声。

  “如果你和你母亲一样是个废物,你就好好的嫁给那个什么龙坂家的老男人,如果不是,我相信上衫川康那老东西肯定也联络过你吧,我会在东京等着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元剑生直接站起身走进了内屋,路炳晨脑子还没回过头来,陌路干脆也拉着这木头脑袋进屋了。

  “凌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你母亲真的是蛇岐八家的人?”明智雨彤觉得喉咙一个劲发干。

  一年前。

  源英子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了,尽管兰凌若每天都用心为她煮好高价买来的药也没有用,兰信长不让她们去看医生,村子里的人生了病也都是吃传统的草药,不过源英子一天天病重,明显这些草药一点用没有。

  “母亲,今天好些了吗?”兰凌若红着眼眶坐到源英子床边,这话她已经问了几十次甚至上百次,可答案却都是不变的那一个。

  “凌若,你不要去山上采药了,山上很危险的。”源英子脸色苍白,但是她却慢慢坐了起来,兰凌若赶紧扶住她:“母亲你别起来,好好休息!”

  “没什么,时间到了,这都是命,我是抗拒不了了,谁都留不住我,凌若,你还记得我给你的那个箱子吗?”源英子虚弱的笑笑:“我走之后你不要打开它,直到你想离开这里的时候,你再打开,箱子的钥匙就是你从小戴着的玉佩。”

  “母亲?”兰凌若忍不住泪流如泉:“你说什么啊,你还能活好久呢...”

  “当年我受了伤,是你父亲收留我,保护我,他是个很倔强的人,也很自私,他可以为自己的利益付出一切,但是你知道吗?当年追杀我的人来头都大的要命,他却救了我,你知道那时候他的魅力有多大吗?那种男人气概,真的很迷人啊。”源英子笑着,眼睛里的神采慢慢褪去,兰凌若的眼泪一股脑的流淌出来,浸透了源英子的衣服。

  “怎么了,凌若?”明智雨彤从兰凌若面前不断晃着手,兰凌若猛的从回忆里清醒了出来,“没事,今晚就在客厅睡吧,如果出去被父亲他们看见会有麻烦的。”

  一天后,凌晨的复叶峡海上。

  “喂,你就这么确信那女孩会到东京找我们?”陆炳晨从木质渡船的甲板前面站着,海风把他额前长发吹的乱蓬蓬的,陌路还抱着一个柚子在啃,元剑生白了陌路一眼:“会,她眼神里有着不服输的眼神,这种倔强的眼神我只在少数几个人眼里看到过。她不是会被困在那种小地方的人。”

  “哦?那我有你说的那种眼神吗?”陌路贱笑着凑近元剑生,后者一脚把他给踹了回去,“没有!你眼里都是些杂碎东西。”

  “好啦,都回船舱坐好,开始刮风了,都小心点.”船长老头从船舱里探出头来大叫。陌路狠狠瞪元剑生一眼:“风越大越好,最好能把你刮到海里边去,淹死你!”

  海边,正好是早上退潮的时候,,兰凌若露着长腿,只披了一件长风衣站在海水里,连鞋也没穿。

  “凌若,该走了。”明智雨彤小声说,“龙坂家的人已经在等你了。”

  “你没告诉我,你也要去龙坂家。”兰凌若面对着海面,心里和海水一样波澜起伏。

  明智雨彤低下了头,一脸潮红。

  “是的,我父亲说了,现在村里兰家主已经是代理村长了,你又嫁进了龙坂家,所以父亲要我也联系了龙坂家,我会和你一起嫁进去,这样我们明智家在村里才不会一直比别人低一头。”明智雨彤想了想,还是说出了实话。

  “那你就去吧,听从他们的安排,反正我是厌倦了,我不想再让人肆意摆布了。”兰凌若看着不远处迎面而来的浪花,右手握着从母亲留下铁箱里找到的东西,一把浅蓝色的短刀,刀刃上工工整整用鎏金嵌着两个小字:岚锋。

  “你的意思是?”明智雨彤张大嘴,她忽然觉得面前这个女孩变了,却又说不出来变了什么。

  “我要走了,你跟我一起吗?雨彤,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你真的想听天由命,就这样被当个木偶一样玩弄?”兰凌若开始往海水深处走,明智雨彤刚要说话身后就是一片呼声。

  兰信长,以及明智雨彤的父亲明智家主明智康秀领着一群人就站在河岸边上,兰信长手里握着长刀,咬牙冲着兰凌若大喊:“兰凌若,给我滚回来!”

  兰凌若回头冲着兰信长看了一眼:“您真的要亲手害死我?”然后还是继续往海里走。

  “凌若,快回来!再走会危险的!”明智雨彤也急忙大喊,这退潮时候的海是很危险的,尤其是这里海势起伏不荡,即使从小生活在海边水性很好的兰凌若如果进到海浪中心也会有危险,明智雨彤以为兰凌若为了摆脱婚约要去自杀,心里不由拧成一团。

  “兰凌若没再说话,身体慢慢消失在海水里。

  兰信长的脸整个涨红起来,拿刀的手都在不停发抖,明智康秀先是楞了下,随即心里大喜,兰信长该怎么对龙坂家交代?这样一来整个村子落到自己手里的日子也不远了。明智康秀几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兰信长朝着兰凌若消失的地方狠狠把长刀掷过去,“混蛋!”兰信长气急败坏,但下一秒,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呆了。

  明智雨彤张开双臂猛的跳起来,长刀迎面没入她的胸膛,海水在风里边的潮红,鲜血慢慢流下来,从水里染开一朵血色玫瑰。明智雨彤左手紧紧捂着心口的口袋,那里面装着她屈辱的向黑市老板献出身体后才得到的两张船票,是偷渡出村子的,她本来想等兰凌若一起找机会逃出去,可惜这辈子唯一一次背叛村子的机会也没有了。

  “你,雨彤!”明智康秀登时睁大眼睛,恨不能把兰信长给生撕了。

  “混蛋,混蛋...”兰信长一抬头,手里已经多了一把短刀插进明智康秀的心口:“我得罪龙坂家活不成,你也别想独善其身!”

  “你疯了!”明智康秀呆呆的看着兰信长。

  兰信长狞笑着抽出短刀,转头就割下另一个明智家侍卫的脑袋:“让兰家的卫兵全都装备好,把所有明智家人给我杀个干净!”

  “你疯了吗?兰信长,你这是要和整个村子为敌!”明智康秀倒下去的时候还在大吼。

  风暴无声袭来,急速的卷浪眨眼间就冲到了滩头,兰信长脸色忽变,有些熟悉的记忆全都从脑海深处被挖了出来。当年源英子受伤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同样的风浪,平常还算平静的海面整个被浪花给吞噬,天色阴暗,乌云很快就完全遮住太阳的光辉,兰信长扭头看着兰凌若消失的海面,一脸的不可置信。

  此刻在浪潮中一个人影飘在半空中,似乎是踏浪而行,暴雨也随着天色变化猛的袭来,只能依稀看见那人影手里提着一个蓝色刀影。

  “是源英子的刀么,你还真的和你母亲一样,这种小地方是困不住你们的。”兰信长喃喃自语,眼底的疯狂还未消褪,但手里短刀早就失手掉到海里去了。

  狂狼在海中高高悬起,足有十米高的巨浪狠狠打在岸滩上,所有人都是一脸惊恐,唯独兰信长一个人突然笑了,在生命最后一刻他终于释然,追求了一辈子的权和利,他到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当年自己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救了源英子。

  “下辈子,我应该是个很好的人才对。”兰信长看着浪头落下,在众人的惊惧中把整个海岸冲击成碎末,碾碎,推平,海水随之覆盖而来将海口吞没,再没有陆地的颜色。兰信长最后一次看着兰凌若的身影,脑子里却都是那个让他改变了的女人,他们两个的爱情生于海边,到最后也终于海边。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