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11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首页 > 资讯

第25章 和我有什么关系!

发布时间:2020-11-21 17:36:48

上午晚上下班的时候,梁夏夏才基本将初稿弄完,眼瞅着着大家都春光外泄了,梁夏夏也想走,虽然一想起回家去就得面对自己傅司晨,她只得主动可以选择周末加班!让那个恶魔自己呆去吧,谁明白他还会不不曾想,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的号码,“喂,你好,我是梁夏夏。”。

《第25章 和我有什么关系!》精选

下午下班的时候,梁夏夏才基本将初稿弄完,眼看着大家都走光了,梁夏夏也想走,但是一想到回去就得面对傅司晨,她只好主动选择加班!

让那个恶魔自己呆去吧,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带女人回来!梁夏夏气呼呼的想。

不曾想,这个时候手机响了,一看是陌生的号码,“喂,你好,我是梁夏夏。”

“夏夏小姐,总裁让我提醒您,末班车是六点钟。”电话那端传来恭敬的话语。

“?”六点?和她有什么关系?

“夏夏小姐明白我的意思吗?”男人问。事实上他自己也不明白,这只是傅司晨交代他做的事情。

“……末班车是六点钟和我有什么……”关系二字还没出口,梁夏夏就反应过来了,这个末班车说的是去别墅那边的,我去!那里景色虽好,但是却很少有公交车啊,再加上傅司晨出门都是坐的他自己的车,哪里需要考虑什么交通问题啊!

“我明白!”梁夏夏啪一声挂了电话,一溜烟冲出办公室,走上公交车时,恰好是六点钟,好险好险!

车上的人不是很多,看样子住在那个地方却还坐公交的人少得可怜,梁夏夏吐吐舌头,找了个位子坐下,恰好可以看见路程,路程旁边清晰地写着首班车和末班车!

末班车八点!梁夏夏瞪着那行字,心里知道自己又被傅司晨给耍了,该死!

回到别墅的时候,屋里黑洞洞的,很明显,傅司晨还没有回来,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还是陌生号码。

“什么事情?”语气很恶劣。

对面的傅司晨勾唇,小可爱生气了呢,“记得做饭。”

“……”梁夏夏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真是把我当你的女佣啦?”

“妻子也是要给丈夫做饭的。”

梁夏夏还想反驳,对方却挂了电话。

呵呵,做饭?好啊,今晚就炒土豆好了,这么好吃的东西,那家伙居然不吃,真是浪费!梁夏夏说干就干,只要是傅司晨不喜欢吃的,她就做。

可当饭菜端上桌时,傅司晨却还没有回来,梁夏夏等了许久,便先吃了。

吃完了,仍旧没见他回来,梁夏夏只好打开电视自己看,一个小时后,累得趴到沙发上,直接眯起眼睛,进入睡眠了夜晚的风有点凉,梁夏夏忘了关窗子,风从外面吹进来,她下意识地抱紧自己。

快凌晨的时候,一辆车驶进了别墅区,停在别墅门口,外面风凉,车里却打得火热,加长夏肯更是一震一震的,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傅司晨才从车上下来,身边伴着林玲。

她满面红光,主动挽住傅司晨的手,踏进家门的那一刻,原本以为家里没人,却听见了电视机里传来的声音。

傅司晨眉头微皱,走到客厅里,便看见梁夏夏缩成一团的样子。

冷风从外面吹进来,她因承受不住,便紧紧地蹙着眉头。

“晨!我们上楼去吧?”不过就是一个野丫头罢了,在这里睡觉难道是想要晨去心疼她么?林玲眼神满是嘲讽。

“唔……傅司晨……你这妖孽什么时候回来啊?”许是听见林玲的声音,梁夏夏很不悦地嘟唇,“姑娘我都把你的饭菜做好了,丫的必须给我吃干净了!”她继续呓语,如同无知的孩童,圆圆的脸蛋粉嫩粉嫩的,让人很想咬一口。

傅司晨不用吸鼻子,都能闻见菜香。

“晨,我好累,我们上楼吧?”林玲见傅司晨一直看着梁夏夏,扯了扯他的衣袖。

傅司晨忽然转过头来,说:“你回去。”

“……”林玲张大嘴,不可置信。

今天早上,他才因为这个野丫头让自己离开,现在又……“晨,你这是怎么了?现在都这么晚了,我怎么回去呀?”

“钥匙在鞋柜那里。”傅司晨淡淡地说,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林玲嗫嚅着唇瓣,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到最后,只得故作乖巧地说:“那好,我先回去了,你如果需要我,就给我打电话。”

“嗯。”他低低应着,却没有回头。

林玲走了以后,他来到餐厅一看,眉头再次狠皱,他还真是没猜错,他的小可爱就是会给他做这些!难道就是为了气他,她愣是睡在沙发上等他么?

傅司晨挑挑眉,再次来到客厅,“梁夏夏?”他拍拍她的脸。

手却被梁夏夏一把抓住,紧紧地抱在怀里,“好温暖。”她吧嗒了一下嘴巴。

“……”傅司晨满脸黑线。打算将手收回来,却因为她抱得太紧,而忽然不想收回来,就这样过了两分钟,傅司晨才悄悄收回来,然后将梁夏夏抱起,往楼上走。

怀抱温暖,梁夏夏弯唇笑了,甚至还寻了个比较舒服的睡姿,——这地方好温暖!而且还会动,呵呵动?熟睡中的梁夏夏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身子蓦地一僵,眼睛睁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傅司晨俊若神祗的脸,“苍天,我在做梦?”他抱她?这不可能,一定是做梦,对的,是梦!

梁夏夏再次闭上眼睛傅司晨各种无语“既然醒了,就去洗澡!”傅司晨嫌恶地说:“一身汗味儿,恶心!”

“……”难道不是做梦?梁夏夏再次睁开眼睛,终于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于是……“啊——你这个色狼,你为什么抱着我?”说着,就去打他的胸口,欲要挣脱他的怀抱。

傅司晨的脸微微向后仰,躲过她的攻击,淡定地说:“是你主动抱住我的。”

“啊?”梁夏夏惊呆了,“真是我主动抱你的?啊!丢死人了,怎么会这样?”

“……”傅司晨内伤,为什么跟她说什么她都相信?

他将她往浴室里一扔,板着脸,懒得再看她一眼。梁夏夏双眼圆瞪,依旧气呼呼的。

半个小时后,洗完澡的梁夏夏悲催地发现自己忘记拿换洗的衣服了,更为夸张的是,她现在所在的浴室是傅司晨的!

“怎么办?难道要穿脏衣服?额……”她急得团团转。

这个时候,门把手忽然转开,下一秒,梁夏夏就看见身穿睡衣的傅司晨出现了,“你个色狼,你进来做什么?”

“洗澡。”某人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顺便还自顾自地脱衣服,性感的锁骨,精壮的胸膛,精瘦的腰身,六块腹肌梁夏夏吞了口口水,什么叫秀色可餐,她终于能够体会了,但是,他继续往下脱是几个意思?

“你……你……我我先出去你再洗!”梁夏夏手忙脚乱。

“你出去你的,我洗我的。”呵!敢和他作对?那他也可以还回去!说实话,看着这个样子的小可爱,心里还是很舒坦啊!

梁夏夏则愣愣地看着他,只觉得傅司晨的目光炽热而灼热,就在她不知所措时,傅司晨已经抬起她的下巴,堵住了她的粉嫩唇瓣。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