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这该死的妖孽!

发布时间:2020-11-21 17:36:49

梁夏夏睁开眼睛迷蒙的眼睛,有些迷迷糊糊地望着傅司晨,有那么一刹那她反应时不回来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手机铃声真的是太煞风景了,而梁夏夏却也在此刻全面苏醒过来,下意识双手一推梁夏夏跑进自己屋子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抓起被子将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心在剧烈地跳动,是的,她被吓坏了。。

《第26章 这该死的妖孽!》精选

梁夏夏睁开迷离的眼睛,有些迷糊地看着傅司晨,有那么一瞬间她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手机铃声实在是太煞风景了,而梁夏夏却也在此刻全面苏醒,下意识双手一推,便狠狠地将傅司晨推开了,紧接着,她快速地爬出浴池,逃出傅司晨的浴室傅司晨从水中站起来,看着她惊慌之下拼命逃跑的样子,眉头微皱,小可爱似乎还不能接受自己!看来不能用强这是傅司晨第一次感到挫败,毕竟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拒绝。真是该死!看着这样的梁夏夏,他居然狠不下心去把她抓回来。

梁夏夏跑进自己屋子所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抓起被子将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心在剧烈地跳动,是的,她被吓坏了。

被自己吓坏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被敲响了。

“谁?”她像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下子就警觉起来。

“我。”傅司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不要见你,你走开!”梁夏夏更紧地裹住自己,明明冒着汗,却感觉很害怕,害怕他再次对自己动手动脚,也害怕他见到自己,因为刚才……自己居然没有反抗……呜呜……好丢人!

然而,傅司晨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发的?下一刻他就把门推开了,梁夏夏吓得立马缩到床脚,“你怎么进来的?我记得我已经换过密码了!”家里的房门大多都是用密码设置的。

傅司晨挑眉,这是他家,就算她换过密码了,他都能知道。还有,这小可爱换的密码还能是什么?无非就是她的生日或者她在乎的人的生日,他只要一查,就能知道了。

看着她脸蛋红红的样子,以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傅司晨眉头一皱,直接走过去,梁夏夏又是一阵恐慌,“我警告你,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我……我就自杀给你看!”这话纯属吓唬吓唬傅司晨而已,她才不会真的去死。

见她反应得如此激烈,傅司晨只好停下脚步,“你发烧了?”

“你才发骚了!”你全家都发骚了!梁夏夏太紧张,把人家的话给听错了,还翻白眼反驳。

“……”傅司晨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懒得和她理论,掏出手机直接喊了家庭医生。

梁夏夏愣愣地看着他,发烧?不是发骚!她腾出一只手来摸摸自己的额头,的确是挺烫的,难怪她一直觉得晕晕的。

傅司晨走到衣柜边,帮她找睡衣,望着那两套印着海绵宝宝图案的睡衣,傅司晨嘴角抽了抽,乳臭未干的丫头!

看见他将睡衣往自己面前一扔,梁夏夏愣了一下,用被子包裹自己,也懒得喊傅司晨出去了,反正他也不会出去的。

傅司晨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小可爱倒是很有觉悟性啊!

穿好睡衣,从床上爬起来时,梁夏夏晕得差点一头栽倒在床上,傅司晨内心一紧,正要冲上去抱住她,梁夏夏却已经重新站稳了,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只嘟唇说:“怎么会发烧呢,真是奇怪!”

傅司晨悻悻地收回手,自己刚才这是怎么了,就算她摔倒也不过是摔在床上而已!“下次在客厅里睡觉的时候,你可以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他语气很是恶劣。

对,一定是因为刚才在客厅里睡觉,太冷了,然后又被傅司晨扔进浴室里,太热了,一冷一热,就发烧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一直没有回来,我做好的饭菜你都还没有吃,我哪里能够安心睡觉?”一定要把过错都推到他身上,哼哼!事实上也的确是因为他,她才在客厅里等了那么久的!

“……”傅司晨无语凝噎。气急之下,竟跨步上前,将梁夏夏横抱起来,三两步就走出了房间,往楼下而去。

“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啊,傅司晨!”

“别动,我补偿你!”他冷硬地说道,下一刻,梁夏夏就不敢再动了。

他们才到楼下,家庭医生就来,梁夏夏对这速度表示很惊讶!

“发烧了,你看怎么样能快速治好!”傅司晨重重地将她放到沙发上,顺势坐到她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姿态冷傲。

帝王之态啊!梁夏夏心里忽然生出一种朝拜的想法来!幸好她及时有效地控制住自己了,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对傅司晨进行朝拜的,哦不,顶礼膜拜都不行!——话说,两者之间似乎没什么差别!

“打点滴是目前最快且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家庭医生罗航说。

“……我不要打点滴!”梁夏夏抗议,“我只吃药!”

“那就打针!”傅司晨说。

“不要打针!”梁夏夏立马拒绝,“除了吃药,我不接受打针和打点滴!”

怕疼?傅司晨弯唇笑了!

罗航愕然,做了傅司晨的家庭医生这么长时间,他还从来没有见傅司晨如此温暖地笑过,以前就算他在笑,也都是笑意不达眼底,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女人的娇态而笑了……为此,他多看了梁夏夏两眼,但无论怎么看,都只觉得这是一个相当普通的小女人而已。

“如果明天早上烧没有退下去的话,是不能上班的。”傅司晨提醒道。

梁夏夏咬唇,眼神凄恻,表情无辜“给她开药。”傅司晨道:“明天就不去上班了。”

“明天早上一定会好的。”梁夏夏抗议。

傅司晨冰冷的眼神扫过来,梁夏夏立马禁言。

“你顺便给他把个脉,看看胎儿是否正常!”傅司晨忽然说。

“……”胎儿?罗航愣住,难道这位小姐已经怀有傅总的孩子?但是,为什么看傅总的表情这么古怪?再说了,胎儿是否正常也不是把脉就能把出来的,现在已经不是古时候了心里聚了一堆疑问,罗航还是乖乖地为梁夏夏把脉——很正常的脉象,压根就没有怀孕!

“胎儿还好,是吧?”傅司晨嘴角微勾,目光锁住罗航的容颜,眼神里信息一大堆,罗航瞬间就明白了,“没出什么事情,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不宜过度操劳,等会儿我会给她开一些安神的药。”

“那好。”傅司晨嘴角再次弯起一轮笑意,这回梁夏夏绝对不会怀疑她自己没怀孕了,看她还怎么从自己身边离开!

“怀孕的时候,房事方面……”傅司晨问。

“……”梁夏夏满脸羞红,这种事情怎么能问出来呢,再说了,那天晚上她喝醉了,对傅司晨根本没什么感觉啊,以后他们之间也不会发生什么的!这该死的妖孽!

“这个没关系,不必限制,只要注意别压着孩子就行!”因为知道梁夏夏没怀孕,罗航才敢说不必限制的。

“……”梁夏夏要吐血,却不敢再反驳,就算要反驳,也是等罗航走了以后!

罗航开药之后,嘱咐了一些应该注意的事项,便走了。而梁夏夏晕得已经忘记刚才的事情了,她伸了个懒腰,好困,去睡觉了。

“去哪儿?”见她从沙发上下来,傅司晨出声问道。

“睡觉啊。”语气很无辜,“现在已经很晚了,两点钟了,你也赶快睡觉去吧!”站起来的时候,身子还一晃一晃的。

“……”傅司晨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噌地站起来就想把她重新摁到沙发上,但是双手触及她双肩的瞬间,他却当梁夏夏再次被他横抱而起的时候,愣住了,“你干嘛抱着我!”

“没听医生说吗?不能过度操劳!”

“……”走个路不算操劳吧?你丫的还让我给你当保姆呢,你怎么不说是操劳?

“医生刚才也说了,房事不需要限制。”

“……”梁夏夏可真是一口血卡在了喉咙里。 半晌后,她打了个哈哈,说:“傅先生,有那么多女人等着你去满足,你就不怕你自己吃不消吗?所以,为了你的身体考虑,也为了我的孩子能够有一个健康的爸爸,你还是别碰我了,少一个女人需要你满足,你就会轻松一些!”够大方吧?梁夏夏为自己的想法而得意。

小可爱学会说话了?傅司晨不怒反笑,他已经将她抱到她的房间里,将她放在床上之后,却没有把她放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