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女婿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我是流氓,你就跑不掉了

发布时间:2020-11-21 21:28:27

他吃的是极佳的胃药,因为,一就的时候,基本上就了好了。而已,他突然有些眷念诗夏离开了自己身边的感觉,他突然有些不不舍得让诗夏离开了自己了。而他心里也很很清楚,他的诗只是,他突然有些眷恋诗夏留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他突然有些不舍得让诗夏离开自己了。。

>>>《契婚成爱》章节目录<<<

《第18章 我是流氓,你就跑不掉了》精选

他吃的是极好的胃药,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好了。

只是,他突然有些眷恋诗夏留在自己身边的感觉,他突然有些不舍得让诗夏离开自己了。

而他心里也很清楚,他的诗夏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他如果真的是命令诗夏留在自己的身边,这小女人还不知道要愤怒成什么样子。

只有在她的面前扮柔弱,才能争取一下诗夏的同情心啊,厉景衍这是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也正验证了那句话,对付什么样的女人,用什么样子的套路。

看着怀里睡得一脸安稳的女人,厉景衍的心里突然变得柔软起来。

好像自己一瞬间拥有了整个世界一样。

难道说,其实,诗夏在自己心里还是的分量,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改变了吗?

诗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在厉景衍的怀里睡着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醒过来的。

只是,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搂着自己的厉景衍睡得正沉。

诗夏轻轻地扳开了厉景衍抱着自己的手,真是的,都已经睡着了,还好像怕自己逃跑一样。

诗夏笑笑,蹑手蹑脚地起床,然后,走进了厨房里面。

厉景衍的胃里不舒服,主要还是因为脆弱的胃受到刺激了,这大男人,一点都不知道怎么照顾自己的。

诗夏有些无奈,只能自己去给厉景衍熬制一点养胃的粥了。

诗夏心里想着,还是清粥小菜鼻尖养胃,比他的西药要好得多吧!

诗夏把皮蛋瘦肉粥做好的时候,去了一趟房间,发现厉景衍还是没有醒来。

他每天看起来都是精神抖的样子,好像有使不完的活力和精力。

可是,他到底熬夜多长时间,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也就只有厉景衍自己心里最清楚吧。

“厉景衍,醒醒,醒醒。”

诗夏走过去,轻轻地推推厉景衍,厉景衍这才睁开自己的眼睛。

他的睡眠一向很浅,甚至医生都说了,厉景衍从来都没有进入过深度睡眠。

可是,刚才抱着诗夏睡的那么短短一小会儿的时间,厉景衍却是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稳。

好像抱着别的女人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那样的感觉,事实是他也很少抱过别的女人。

只是,厉景衍的心里突然好像明白了,诗夏和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至于是什么地方不一样,这个厉景衍暂时就不知道了。

不过,看到面前的诗夏,厉景衍还是露出来了一个笑容。

她现在的模样看上去好温柔,好像是一个妻子,不像是一个纵横商场的女强人。

“起来,我先喂你一点粥,要不然胃里空空的,不舒服。”诗夏看着厉景衍温柔地劝说道。

厉景衍愣了一下,点点头。

诗夏一下一下地吹着,轻轻地,等到确定粥不烫的时候,才亲手送到了厉景衍的嘴巴里面。

厉景衍真的有一种恍恍惚惚的错觉,他突然就想要拉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过一辈子的时间。

这辈子只有他们两个人,再也不会有第三个人过来打扰自己的生活。

“诗夏,其实,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才像是一个女人。”厉景衍突然说道。

诗夏微微有些错愕。

“你……”

所以,厉景衍的意思是说,自己之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女人了吗?

“厉景衍,我看在你现在是病人的份上,我可以不跟你计较那么多。等你好了,咱们再慢慢算账。”诗夏微微笑着,可是,厉景衍却是感觉到了四个字笑里藏刀。

喂厉景衍把粥吃完了以后,诗夏正打算下楼去把碗洗了,都已经八点了。

可是,厉景衍却是拉住了她的手。

“别洗了,陪我一起睡一会儿。”厉景衍看着诗夏的眼睛,开口道。

诗夏愕然,这是把自己当做陪睡的了吗?

可是,她也只能笑了笑,“乖,你自己先休息一下,我现在还有一点其他的事情,我先把碗洗了。”

可是,厉景衍却是很不乖地摇摇头,他不要!

“不行,没有你陪我,我睡不着。”厉景衍有些固执。

诗夏笑笑,这是什么鬼话,她才不会相信的,刚才自己离开的时候,他不是也睡得很沉吗?

“你如果不陪我一起睡了,那我就陪你一起洗碗好了。”

厉景衍说着,竟然还真的就那么下地了,看着面前的诗夏。

诗夏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比较合适了。

这是什么情况,他要一直都跟着自己吗?

“厉景衍,我问你一件事情啊,你是不是一生病的时候,就特别喜欢粘人啊?”诗夏小心翼翼地问道。

明明这生病之前还是霸道总裁的,怎么一生病,瞬间就变成了小病猫了,那么粘人。

厉景衍点点头,竟然都没有否认,“可能真的是这样的吧,所以,你就让我跟在你后面,不然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诗夏看着厉景衍一副弱不经风的模样,突然有些呆住了。

“厉景衍……你,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装的?”

怎么可能,怎么一个好好的霸道总裁,就变成了这样了。

可是,厉景衍还是一副我很娇弱的模样,让诗夏不得不相信,他是真的生病了。

“夏夏,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是装出来的吗?”厉景衍问道。

诗夏盯着他,看了半天的时间,没办法,只能摇摇头,看样子,不仅仅是生病了,这病的不轻啊!

因为,好像厉景衍现在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一些不正常了。

诗夏叹了一口气,现在她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能和自己面前这个智商为零的病号慢慢讲道理。

“可是,你跟我出去,你容易着凉,到时候胃更加就不舒服了。”

厉景衍看着诗夏,这不是很简单的问题吗?需要纠结这个问题吗?

“那你就陪我一起睡觉好了。”

诗夏撇撇嘴,她怎么觉得这个智商为零的病号反应的速度比自己这个正常人还要迅速啊!

这也太不正常了吧,他不是病号吗?

“可是,厉总裁,你要知道,我们刚刚吃饭的碗还没有洗。”诗夏笑着,一字一句地说道。

“等我好了,碗明天我自己来洗。”厉景衍说的很溜。

诗夏撇撇嘴,他是认真的?他还主动要求帮忙洗碗?

厉景衍说着,直接把诗夏拉到了自己的床上。

“先躺下吧,夏夏,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着。”

他说着,已经不知道怎么,就把诗夏又重新拉回了被窝里面了。

然后,抱着她,继续睡觉……

诗夏愣了老半天,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啊!

“厉景衍,你之前生病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吗?”诗夏不确定地问道。

虽然她也明白,人在生病的时候,心里会变得脆弱一点。

可是,厉景衍这个,这也不是变得脆弱了,这是重新换了一个人格啊!

“厉景衍,你是不是有双重人格啊?”诗夏好奇地,继续追问道。

“嗯,可能吧。”

诗夏瞪大了眼睛,他竟然说自己有双重人格,这也太可怕了吧!

“那你身边如果没有人,怎么办呢?”诗夏继续追问道。

他如果生病的时候,身边又没有其他人,他该依赖谁呢?

“我的身边一直都没有人。”厉景衍的语气突然变得伤感起来了。

可是,诗夏一点都不相信厉景衍说的。

苏佳琦性格那么开朗,怎么可能舍得让自己的宝贝儿子活的那么孤单。

“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你妈妈不会照顾你吗?”诗夏反问道。

她一直都觉得,厉景衍最幸运的事情不是有多少的钱,最幸运的在于,他有一个那么爱他的父母。

“我妈从来都不会管我的。”厉景衍撇撇嘴,说的理所当然的。

可是,诗夏却是有些不相信,怎么可能,她觉得按照自己对婆婆苏佳琦的认识,苏佳琦绝对不会是这样的妈妈!

可是,还真的有些可能,万一苏佳琦很忙的时候,顾及不到厉景衍,也是有可能的。

“原来这么伤心啊!”诗夏忍不住感叹道。

可是,背后那个男人坏坏的笑容,她并没有看到。

诗夏也就那么再一次睡着了,既然厉景衍让她陪着一起休息,那么,她就休息好了。

可是,休息到了半夜的时候,诗夏却是觉得,身后的男人好像变得有些不老实了。

他……竟然在解诗夏内衣的肩带。

诗夏刚开始睡得迷迷糊糊,还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渐渐地就觉察到了有些不对劲了。

“厉景衍,你干嘛?”

诗夏赶紧反手拉住了他的手,这个流氓,她就不应该听话的!

“抱着硌手,难受。”厉景衍说的理所应当。

他还觉得自己挺有道理的,起码,是因为抱得比较硌手啊!

可是,诗夏却是立刻抓紧了厉景衍的双手。

“厉景衍,你给我放手,要不然我就起来了。”

厉景衍赶紧反手拉住了她,不让她离开,并且,又一个用力,把诗夏拉回来了自己的怀抱里面。

“别走,我现在还是一个病人。”

诗夏惊住了,这个流氓,他就是故意的,自己是一个病人,所以就了不起吗?

“我……厉景衍,你别以为你是病人就可以耍流氓了啊!”诗夏支吾着。

可是,厉景衍却是突然坏坏地靠近了诗夏的耳朵,轻声问道,“那老婆的意思是说,我不是病人的时候,我就能耍流氓了?”

诗夏傻住了,她什么时候这么说了,厉景衍他分明就是在这里曲解自己话里的意思,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不是流氓,诗夏,你觉得我现在如果真的是流氓,你能够跑得了吗?”厉景衍看着诗夏的眼神骤然变得复杂起来了。

她把自己当作是流氓,那是因为自己的老婆还没有见识过,什么叫做真正的流氓。

诗夏惊住了,但是,她只觉得自己的脸上一阵发烫,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可是,厉景衍还是拉着诗夏的手,让诗夏不得不和他面对面对着。

“诗夏,不要忘记了,你不是什么外人,你是我的妻子。”

厉景衍抱着诗夏,目光焯焯,所以,即便是他想要让诗夏履行夫妻之间的义务,诗夏也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并且,他很抗拒,诗夏这么抗拒自己,这让厉景衍觉得不舒服。

诗夏沉默着,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