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11 我的儿媳妇 校花 公公 九龙至尊 安梦雅 老陈
萧铁柱 重生之侯门邪妃 娇妻 调教 撩完老子就想跑 岳母 算计校花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带你去吃鱼

发布时间:2020-11-21 21:28:57

的话现在的诗夏敢当着白姝的面前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怕是她更为要拿着这件事情小题大做了。“诗夏,你自己惹出的事情,就得自己想办法问题,怎么,还得别人帮你处理方式烂摊子吗“诗夏,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怎么,还要别人帮你处理烂摊子吗?”。

>>>《契婚成爱》章节目录<<<

《第21章 带你去吃鱼》精选

如果现在诗夏敢当着白姝的面前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只怕她更加要拿着这件事情小题大做了。

“诗夏,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怎么,还要别人帮你处理烂摊子吗?”

诗夏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脸上已经写满了不耐烦。

她这么尽心尽力,这么努力,不是为了让别人对自己做的事情指手画脚的!

“诗夫人,你怕是误会了,公司这批洁面乳生产的时候,我刚好不在国内。”诗夏淡淡地睨了一眼白姝。

这些年,诗润珍珠里面的事情,诗铭城已经无作为了,白姝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管理的头脑。

所以,一直都是诗夏一个人在勤勤恳恳地打理。

“诗夫人,很多事情你不知道的时候,就请你不要胡说八道!”

白姝被诗夏气的一时竟然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愤怒地看着诗夏。

诗夏语气冷漠地下了逐客令,“我还有工作需要完成,所以,请你离开。”

她现在是真的没有耐心来应付自己这个母亲了,可是,白姝显然并不是这么觉得的。

诗夏觉得自己烦,可是,她还就偏偏要在诗夏的面前出现,这个小贱人!

她是小三的孩子啊,可是,现在的诗夏竟然是诗家唯一的大小姐,这让白姝怎么受得了!

可是,她除了接受,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办法,谁让自己的女儿去世了呢!

“诗夏,我是你父亲的妻子。”白姝强调道。

“可是,你并不是我的母亲!”

诗夏看着白姝,目光冰冷,眼前的这个女人和自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她还想要控制自己的人生。

“夏夏,怎么了?”

听到厉景衍的声音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诗夏微微有些恍惚。

“你怎么来了?”

厉景衍只是看了看诗夏,笑了笑,他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大秘密啊!

“景衍来了?”

白姝只能一脸笑容地和厉景衍打招呼,她也不是什么傻子,所以,白姝的心里很清楚,厉景衍并不是自己能够得罪的人。

可是,厉景衍对着白姝的时候,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

“对,我来接夏夏下班的,夏夏,我们走吧。”

厉景衍说着,就直接走到了诗夏的身边,顺势拉过来她的手,转身离开了诗夏的办公室里面。

至于白姝,她想要待着,那就待着好了。

诗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已经被厉景衍给拉出去了。

厉景衍温热的大手拉着她的手,诗夏突然觉得很有安全感。

可是,看到诗夏头上的伤口,厉景衍却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他拿起来自己随身的丝质手帕,擦擦诗夏额头上面的伤口,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粗鲁,几乎是没有任何温柔的感觉。

“嘶,疼……”

诗夏忍不住抱怨道。

刚才她还有些感激这个男人把自己从白姝那里给拉了出来。

可是,现在他突然那么用力碰自己的伤口,又让诗夏觉得有些不爽起来了。

怎么,连最基本的温柔都学不会吗?

“你也知道疼啊!”厉景衍看着诗夏还有些泛红的额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诗夏,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再继续折腾下去,你就要破相了!”

诗夏微微低着头,嘟囔着。

“哪有那么严重,我好的很啊!”

厉景衍默然,诗夏真的是那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那种。

他拉着诗夏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关门,落车锁。

一顺溜的动作下来,诗夏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又是要搞什么鬼?

“厉景衍,我……”

诗夏正准备开口,可是,刚刚说出口的话,却是被厉景衍给拦了下来。

“刚才的事情,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诗夏低着头,眼里微微有些躲避。

“解释什么,事情已经解决了,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有些事情,她不希望厉景衍知道的太多了,很多事情,知道了太多,对他们两个人来说,都不会是什么很好的事情。

“你说白姝不是你的母亲。”

安静的车厢里面,厉景衍的这一句话显得格外突出。

“怎么,突然觉得自己娶了一个假的诗家千金吗?”诗夏笑着,反问道。

厉景衍顿了顿,好像在考虑什么。

“诗家的两个女儿,呵呵,老实说,在你出现在我的面前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厉景衍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诗夏,也自然根本就不知道诗夏那些兄弟姐妹之间的事情。

诗夏微微叹了口气,慢慢地解释道,“那是因为我本来不在诗家,我也不是什么诗家的小姐……”

她的语气平缓,淡淡地语气里面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有悲伤,也没有失落。

她的眼睛看着车窗外面,好像没有任何情绪,只是好像……

“诗夏,你和诗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诗夏笑了笑,“诗铭城是我的父亲,但是,白姝并不是我的母亲。”

诗夏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开口

继续说道,“至于我的亲生母亲,她……已经去世了。”

厉景衍之前从来都不知道诗夏的这些事情。

所以,今天听到诗夏说到自己的身世的时候,厉景衍微微有些惊讶。

并且,诗夏的故事应该也算是一个比较悲伤的故事了……

“诗夏……”

诗夏打断她,笑了笑,安慰的话,她并不想听。

“好了,感谢你把我从公司里面带出来了,我还有一点别的事情,现在就先不陪你了。”

诗夏说着,就要拉开车门下车。

她知道刚才厉景衍把自己带出来,大概也就是刚刚看到了白姝那个女人有多么难缠了。

现在,白姝也应该走了,她也就能够继续回去完成自己的工作了。

可是,看到诗夏要下车,厉景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急了。

“不行,我把你从白姝那个女人身边带回来,你多多少少应该感谢我一下吧。”

诗夏愣住了,停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傻傻地看着厉景衍。

“所以,你想要什么样子的感谢?”

厉景衍想了想,他也只是不想让诗夏就那么离开了,可是,没有想到,诗夏竟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那……陪我一起去吃点东西,现在都已经快要中午了。”

诗夏沉默了一下,点点头。

“好。”

看到诗夏同意了,厉景衍这才高兴起来了。

他开车带着诗夏几乎是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个比较偏的饭店里面,唤作清欢鱼馆。

人不是很多,但是,小鱼馆的装修却是很雅致,诗夏也很喜欢。

鱼馆的门前挂着几条精致的木制的小鱼,门口的台阶也是木制的,看起来很雅致。

诗夏微微有些惊讶,她实在是想不通,厉景衍这个大忙人,他怎么还会找到这么清幽的地方。

“厉景衍,这是什么地方?”

诗夏抬头看着面前的厉景衍,看起来,他好像对这里很熟悉的样子。

厉景衍笑笑,“怎么,之前从来都没有来过吧?”

诗夏摇摇头。

“听都没有听说过。”

她平时带着自己生意上面的伙伴去吃饭,也都是一些很高档的大酒店,她很少来这样的地方。

不过,她心里却是很喜欢这样的地方。

厉景衍解释道,“这家清欢鱼馆的老板娘曾经是我家里的厨师,现在已经自己出来工作了,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她做的鱼。”

诗夏有些不能理解了,厉景衍特意过来,难道就是为了人家做的鱼吗?

“可是,妈做的鱼也很不错啊。”

厉景衍笑笑,“我妈那一手就是跟着欢姨后面学习来的,不过,我妈学会了,欢姨也就失业了。”

诗夏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怪不得她之前经常在家里的时候,听到苏佳琦说什么欢姐欢姐。

“呵呵……”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小鱼馆的门口也走出来了一个人。

一个穿着素色衣服,打扮的很干净的妇人,约莫五十多岁左右的年纪。

看到厉景衍的时候,那夫人显然很高兴。

“景衍,来了!”

诗夏这才反应过来,这应该就是厉景衍说的欢姨吧。

欢姨看着面前的厉景衍,有些欣慰,又看看厉景衍旁边的诗夏,忍不住有些开心起来了。

“这位姑娘是?”欢姨问道。

厉景衍笑着跟眼前的妇人解释道,“欢姨,这是我的妻子,诗夏。”

诗夏也笑着和欢姨打招呼。

“阿姨好。”

欢姨笑了笑,看着诗夏,点点头,诗夏看得出来,她很高兴。

“真漂亮,之前听夫人说了,还从来都没有见过。”

诗夏只能微笑着,她看的出来,面前的欢姨很喜欢自己,应该是因为爱屋及乌的原因吧。

欢姨笑着,可能是因为紧张,她不停地把手在自己身上的围裙上面搓来搓去。

“景衍,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欢姨笑着问道。

很显然,她对厉景衍的口味了解得很清楚。

厉景衍点点头,“嗯,一样就好。”

很快,鱼就上来了,鱼汤鲜美,肉质细嫩爽滑,诗夏真的很喜欢。

她好像明白了,为什么厉景衍舍近求远,一定要过来这家鱼馆里面了。

菜上好了以后,欢姨冲着厉景衍和诗夏两个人笑了笑。

“好了,你们慢慢吃。”

厉景衍点点头,“好的,谢谢欢姨,欢姨先忙吧。”

诗夏一边喝鱼汤,一边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好像并不是很多。

可是,欢姨的手艺是真的很不错啊!

“厉景衍,欢姨把鱼馆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好像也没有什么生意啊!”诗夏忍不住有些好奇起来了。

厉景衍笑了笑,的确是的,欢姨这里的生意很不好。

“生意太好了,欢姨也忙不过来,她只是希望自己做的菜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也并不是想要发财。”厉景衍淡淡地解释道。

诗夏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的,其实,这样的生活状态也挺让人羡慕的。

起码,她不会在追名逐利的时候迷失自己啊,活的轻松自在,这也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生活状态!

鱼汤的鲜美让诗夏一瞬间也忘记了很多不舒服的事情。

原来幸福也是可以来的那么简单的。

“厉景衍,还有一件事,我怎么都想不明白。”诗夏继续问道。

厉景衍愣了一下,回问道。

“什么事情?”

诗夏笑笑,看了一眼桌上的美味佳肴。

“妈那么会做饭,你身边也有那么多大厨,为什么你还会有胃病?”

天知道,昨天厉景衍胃病突然犯了的时候,诗夏是真的很紧张,生怕厉景衍出了什么事情。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