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17

夜色降临,观星赏月山。山巅人山人海,龙天无风,火炬直立出来燃焼。神殿始建于五百年前,紧邻一座黑色玄武岩祭坛,形如飞鹰停在峭壁上,庙门两侧刻着浮雕,两扇门合出来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蛇头。殿中不但供奉香火着太阳神及妻子,还供奉香火着从被完全征服的部落和王国掳来的神像,每任图兰山巅人山人海,天朗无风,火炬直立燃焼。神殿建于一千年前,毗邻一座黑色玄武岩祭坛,形似飞鹰停在峭壁上,庙门两侧刻着浮雕,两扇门合起来是一个完整的蛇头。殿中不仅供奉着太阳神及其妻子,还供奉着从被征服的部落和王国掳来的神像,每任图兰王登基前都要来此求取神谕。塞米尔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有四万人来到这里,从垂暮老人到不足马背的幼童,战士们头顶苍鹭的羽毛在微风中轻摆。。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精选

入夜,观星山。

山巅人山人海,天朗无风,火炬直立燃焼。神殿建于一千年前,毗邻一座黑色玄武岩祭坛,形似飞鹰停在峭壁上,庙门两侧刻着浮雕,两扇门合起来是一个完整的蛇头。殿中不仅供奉着太阳神及其妻子,还供奉着从被征服的部落和王国掳来的神像,每任图兰王登基前都要来此求取神谕。塞米尔粗略估算了一下,至少有四万人来到这里,从垂暮老人到不足马背的幼童,战士们头顶苍鹭的羽毛在微风中轻摆。

“看到那个眉间有道伤的男人了吗?”罗克萨妮轻声对他说,“他叫图卢姆,是塔卡部最强大的战士,就是他指使了夜袭。”

塞米尔定睛远望,却没有认出她说的人。在他眼中,因蒂人都是褐肤黑发黑眼,况且男子们一律赤**膛,穿着彩绘皮背心,根本分不清谁是谁。雪停了,黑土上结了霜壳,踩上去喀哧喀哧塌陷,枯枝上积雪盈盈。山顶热气蒸腾,人群身上飘来浓厚的汗味和膻味。塞米尔往右挪了挪,靠近罗克萨妮,嗅到了她发间的玫瑰香油味。

“听好了,待会儿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发出声音。”罗克萨妮严肃的警告他,“这是神圣的祭典,任何不敬的举动都会被视为渎神。”

塞米尔捏了捏她的掌心,轻轻点头。他的肤色白皙,因此罗克萨妮用褐色的油彩涂抹他的面部和四肢。太阳西沉,落霞变淡了,火炬炯炯如星。执火的勇士已从山脚出发,穿过城中大街小巷,登上观星山。祭祀用的美酒被倒进一口金制大缸,缸中有管槽通往太阳神庙。太阳神端坐在宝座上,手执黄金权杖,托着神鹰,衣袍上镶满宝石和金饰,他的妻子月神肩上盘踞着一条羽蛇,髓石打磨的眼睛闪闪发亮。祭司们穿上华贵的衣袍,宰杀纯黑公羊羔,把羊羔的内脏掏出占卜吉凶,如果肺叶仍在跳动被视为吉兆。人们屏息凝神,等待黑夜的到来。

就在这时,夕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消逝在火山口。山顶的火炬一一熄灭,只留祭坛上的圣火燃焼。祭司握着蛇头权杖,将硬树脂投入盆中,浓郁的脂香顷刻腾空而起。两位年轻的战士走上祭坛,分别戴着黄金和黑铁面具,行走间腰间的刀带发出轻响。一人身上漆满金粉,赤裸的胸膛纹着雄鹰,头上戴着鹰翅上的羽毛,另一人则以蓝色油彩涂遍全身,胸膛纹着睡莲。两人朝对方深深一鞠躬,从台上的刀架上取下弯刀,摆好架势。

“这是一场表演,象征太阳神和黑太阳争夺统治权。”罗克萨妮轻声讲解,“别出声,瞧仔细了。”

一名勇士抡响大鼓。两人扬声高喝,同时发起进攻。“黑太阳”一跃而起,弯刀在半空中划过耀眼的圆弧,双刀相撞,火花迸射。“太阳神”一刀隔开弯刀,反手砍向“黑太阳”的颈部,后者立刻收刀急退,两人随即围着祭坛展开了一场死亡之舞。刀影如潮,两人高速交换着位置,塞米尔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但这两人显然在伯仲之间,短时间难分胜负。祭坛下人声喧哗,观众们高声为自己赞赏的勇士喝彩,喊骂声不绝。

“既然扮演黑太阳的人会故意输掉,这种表演又有什么意义?”塞米尔悄声问自己的妻子,罗克萨妮语气古怪:“不,图兰人从不在决鬥中放水。两人都是出色的勇士,会凭自己的本领分出高下。”

“那——”

塞米尔话音未落,“太阳神”一刀正中“黑太阳”的腹部,鲜血泼墨般涌出。他发出痛叫,挥刀朝敌人扑去。“太阳神”从容不迫的展开反击,他每斩出一刀,刀柄就巨震一次,“黑太阳”连连后退,被逼到了尽头,肩上和膝上都多了流血的深伤。胜负已定,他突然侧身提刀,以肩膀硬生生接住对方一击,挥刀砍向“太阳神”头部,但对方只是略微侧身,一刀挑中他的手腕。弯刀飞了出去,带着下坠的重量猛刺进泥土。他的脸上面具碎裂,一道血痕无声的裂开,融于眉宇之中。

台下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声。胜利者拔刀高喝,刀尖直指天穹。“黑太阳”挣扎着倒在祭坛上,血水汩汩流淌。奴隶们抬走了败者,祭司们登上祭坛,准备观星。

根据图兰神话,太阳每年冬至日都会死去,如果这天夜里昴宿星团未能通过天顶,次日世界就会被黑暗吞噬。观星山本名埃斯特雷亚,这是神话中火神的名字。它面朝东方,一个已经熄灭的火山口矗立在山巅,冬至日的太阳会从这里升起。天色已近浓黑,深冬的夜空晴朗壮丽,天穹如盖,群星璀璨,宛如一个闪闪发亮的石磨。银河微微凸起的部分恰似女性怀孕的腹部,不断通过黑暗裂口创造着新星。

山巅一片漆黑,火炬嘶嘶燃焼,风从高枝间猛然横扫下来,撞上了神殿的铜瓮,响声隆隆,状如鸣雷,从祭坛上方传来深沉的回音。远方黑暗的湖水荡漾,众人屏息凝神,焦急的等待着昴宿星团的出现,恐惧和焦灼撅住了每个人的心。

月影散去,昴宿的星辉出现在夜空中。它在夜空中移动,逐渐接近了天顶。在昴宿星运行到天顶的那一刻,人群中欢声如雷。祭司们面朝天空跪下,感谢太阳神的仁慈。乐师们吹响了号角,扮演黑太阳的勇士换上猩红色宽袍,在祭司的引领下走向祭坛。他是个英俊的年轻人,褐色的皮肤犹如橄榄,黑发刚刚梳洗过,戴着黄金花冠,四名美貌少女跟在身后,吹着悲伤的管笛。登上祭坛前,他吻了其中一名少女,折断了管笛。有人喂他喝了一杯镇痛的烈酒,把他放在祭祀石上。青年仰面躺在石上,四个人拉住他的胳膊和腿,使他的身体松弛下来,胸膛暴露在祭司面前,和壁画中的场景一模一样。

塞米尔的喉头发紧,身上冷汗直冒。罗克萨妮安抚的捏捏他的掌心,示意他不可出声。主祭司执刀上场,手握黑曜石利刃。他以熟练的手法将刀插入左乳下方的肋骨间,横断剖开胸膛。

鲜血泉水般迸射,喷满了他的脸。那具肉体最后抽搐了一下,塞米尔胃中翻涌,强烈的恶心涌上喉咙口。祭司的双手红至肘部,他把手伸进死者的胸膛,迅速掏出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心脏冒出的热气在寒冷的夜晚里蒸腾。

地上早已铺好干草,两名精悍的勇士一左一右推动巨钻,钻孔里迸出橙红的火星。烟愈来愈浓,朝夜空直冲而去,草堆熊熊燃焼起来。祭司在牺牲者的胸膛点燃新火,把油涂抹在鲜红的心脏上,高举心脏,使它沐浴在昴宿的星辉中。

“归来吧,众神之父,伟大的太阳神乌林·帕克!”他高声用图兰语颂唱着,人群面朝天空跪下,捶打着胸膛,齐声应和。“归来吧!我们的父亲!”

橙焰把鲜血映成漆黑,心脏被放进一个鹰形的盘子里,点火焚焼。图兰人相信一只鹰的精灵会从天空中飞下来,用爪子抓住这颗心脏的灵魂,把他带回天国,永远和太阳神同住。死者的头颅被穿在尖桩上,置于摆放头骨的架子上,身体的其余部分则架在火堆上焚焼。

传火人取了新火,举着火把飞奔向山下,明亮的火光如同蜿蜒的长蛇,从黑暗中一处一处亮了起来,甚至在偏远的村落,灯火都重新被点亮。大批牲畜纷纷倒在刀下,肉被当众焼烤,浓郁的血腥和肉香飘满了山巅。人们纵情饮酒,传唱古老的赞歌。

“向你致敬,伟大的太阳神——

你端居云巅升腾并闪耀,

以众神之王的光辉显现。

你光芒普照,泽被众生,

你像雄鹰展翅翱翔,

你的双翅是图拉的黄金。

你在白昼的天空泛舟,

俯瞰远古的时光,

当你在海平面上下沉,

不倦之星向你垂首。

你是天空的君主,

是创造众神的君主,

愿那些在上的尊崇你,

愿那些在下的尊崇你。”

“西元44年,冬至日,晴。

今晚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人祭。一想起当时的场景,我的胃中就阵阵作呕。罗克萨妮向我保证这种事每五十二年才会发生一次,但我依然觉得很恶心。

史学界普遍认为,北方的萨乌卡人入侵后,图兰才染上了人祭的恶习。我问罗克萨妮怎么看待这种事,她回答为了让整个部族存续下去,牺牲在所难免。我想我必须重新认识我的妻子和她的民族。

人会牺牲少数来换取族群的延续,我们的文化保留着殉教的观念,把为人类利益牺牲视为至高的美德。这一事实掩盖了一个真相:在多数时候,被牺牲的人并非自愿。我们都踩着同胞的尸体生存,这是人类的原罪……”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