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17

“你在写什么?”理查立马合上日记,莉娅很好奇的瞅瞅:“又在写日记啊?你还啊执著。”“天一亮卫兵就会回家去,我们要赶在卫兵回家去前步入圣城。”帕特里克说,“对了,你真的不再带瑟琳娜吗?”理查缄默沉默不语。趁山上的祭典告一段落,众人回家去安歇,他溜出“天一亮守卫就会回来,我们必须赶在守卫回来前进入圣城。”布莱恩说,“对了,你真的不带上瑟琳娜吗?”。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精选

“你在写什么?”

塞米尔立刻合上日记,芙蕾好奇的瞧瞧:“又在写日记啊?你还真是执着。”

“天一亮守卫就会回来,我们必须赶在守卫回来前进入圣城。”布莱恩说,“对了,你真的不带上瑟琳娜吗?”

塞米尔沉默不语。趁山上的祭典告一段落,众人回去歇息,他溜出了帐篷,直奔山下和同事会合。但他要求芙蕾给瑟琳娜下药,拒绝和她同路。

瑟琳娜的出现实在太凑巧了,这个神秘的女人带着解开谜题的钥匙,一步一步把众人引向圣城,塞米尔需要她的帮助,但心里一直信不过她。

天蒙蒙亮,湖面平坦如镜。三人的小船穿过乳白色的晨雾,微风偶尔吹过湖面,浮起层层涟漪。圣城的遗址就建在湖上,犹如一艘巨大的驳船,水面倒映着欲曙的天光,呈现出绿宝石的颜色。

“听说过去图兰国王登基时,都会乘船前往太阳金字塔。”塞米尔说,“他们会在国王身上涂满松脂,用空心芦苇管在他身上吹洒一层金粉,然后给他戴上金冠和金质的首饰,划着船来到湖心,等待太阳升起。”

“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对。”

他将长蒿一撑,小船拨开苇丛,轻盈的驶入湖心。雄伟的太阳门屹立在湖心,门楣上刻着放射光芒的太阳神像,肩上的雄鹰振翅欲飞。小船穿过太阳门,水道两旁立着许多蛇首人身的石柱,在碧波荡漾的湖中洒下颀长的影子,拱卫着通往湖心的道路。蛇柱尽头就是巍峨的太阳金字塔,四面有阶梯通往方型的庙宇。

一千年前,图兰国王就是在祭司的陪伴下乘坐小船穿越湖心,来到金字塔顶端,等候太阳升起。当旭日初升,侍从们会吹响海螺壳,年轻的君主对着朝阳张开双臂,把黄金的饰物投进湖中作为贡品。

“一切荣耀都将死亡,只有永恒的诗篇长存。”塞米尔低声吟诵,把船停在了金字塔脚下。这片遗址宛如漂在水上的破船,桅杆没了,船的名字被海水冲刷掉,船员们都死了,没有知道这艘船来自何方,航行了多久,只能根据船的遗骸想象遇难的人们曾经历了什么。

“他们真的把黄金扔进湖里了吗?”布莱恩紧紧跟着他的脚步,迫不及待的问道。芙蕾说:“不可能,当年图兰总督把湖水都抽干了,里面什么都没有。”

“现在湖里的淤泥层已经过几百年的沉积,他还没挖到有黄金的那一层。”

“嗨,你不会真的相信湖里还有个城市吧?”芙蕾一脸无奈。她拉紧了背包,握着一条吊索荡到了岸上。三人一边走一边拍照,城中建筑大都毁损严重,积着厚厚的火山灰,倒塌的石碑间青藤蔓生,碑文被岁月风蚀。有价值的古物都被军队和探险家带走了,三人转了一圈,只发现了一些刻在墙壁上的铭文。

塞米尔停在一个石刻罗盘下,罗盘雕刻成同心圆,外围则是玉石和绿松石饰带,太阳光线穿过其中,象征年岁的两条火蛇盘绕在石头边缘,头相聚在底部,每一条蛇的头饰上都有七颗星。

“这是什么?”

“图兰的太阳石。”塞米尔轻轻抚摸着凹槽,侵略者挖走了蛇头的宝石,“七颗星象征着昴宿星团,四个同心圆象征着四个世界。据说世界曾被毁灭过三次,第一个世界的居民是矮人族,当时太阳还未出现,他们在黑暗中劳作,建造了大型金字塔和神庙,初升的第一缕阳光把他们全部变成了石头。”

他拍了拍金字塔的外壁,石块坚硬结实,切面光滑平整。塞米尔登上阶梯,让芙蕾在下面计数,每面阶梯都有九十一级台阶,第三百六十五级台阶位于金字塔的顶点,正好象征着一年的天数。站在最后一层阶梯仰首望去,塔顶直入云霄。塞米尔打开电筒照亮墓道,金字塔内部布满了落石,光秃秃的墙壁上空无一物。

“里面的东西呢?”布莱恩问道。

“让人偷走了吧。”塞米尔说,“盗墓贼连壁画都刮走了,太可惜了。这些壁画的拓本放在拍卖会上都能卖出天价……把光打高一些,我要进去瞧瞧。”

通道一片黑暗,塞米尔打开手电筒,眼前出现一道朝下的台阶。台阶一直往下,中途经过了好几个拐角,却被高墙堵住,是个死胡同。

“你该回去了。”塞米尔出来后,芙蕾提醒他,“罗克萨妮醒来后发现你不在,肯定会怀疑你去了圣城。”

塞米尔很不甘心,他恨不得在遗址里搭个帐篷住上一周,但天已经亮了,很快因蒂人的守卫就会从观星山回来。他咬了咬牙,告诉自己还有机会。晨雾渐渐消散,耀眼的启明星悬在山顶,映着东方吐露玫瑰色的天际,朝阳在山脊背后闪烁着金光。

“蛇影!”布莱尔突然兴奋的叫道,“蛇的影子动起来了!”

他话音未落,朝阳刺破了雾霭,放射出炽热的光芒。湖面金光璀璨,冬至日的第一缕阳光照在了太阳门上,与蛇柱形成了三十度夹角。蛇的影子与湖面的许多三角形倒影连套在一起,仿佛长着羽毛的毒蛇沿着阶梯急速飞升,一束阳光不偏不倚的照在太阳门的罗盘正中,停在朝下的一条刻度上。三人屏息凝神,欣赏着这一幕奇观。

“当太阳升起之时,将在斯芬克斯的王冠上投下阴影。”塞米尔喃喃念着羊皮卷中的句子,“黄金乡会在水镜中浮现……”

他的脊椎突然一阵颤栗,猛的回过头。湖上刮起了大风,苇丛随风倒伏,发出海浪般的声响。湖面出现了一座完整的城市倒影,巍峨的金字塔屹立在城墙下,随着波浪起伏,城中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房屋,有着葱绿的花园和白色大理石的圆顶,运河纵横交错,庙宇高高矗立,雄鹰垂着头,张开黄金的翅膀守卫圣城。

塞米尔震惊得说不出话,全身血液加速流淌,撞击得指尖微微发麻。他突然醒悟过来,猛推了布莱恩一把,声音发颤:“船呢?船在哪里?”

“在……在金字塔脚下。”布莱恩结结巴巴的回答。塞米尔冲过去解开缆绳,三人跳进小船中,竭力划着船朝倒影中心驶去。圣城的灵魂仿佛在湖中活了过来,鲜明如初,那是鼎盛时期的图拉,无数书籍中歌咏过的黄金之乡。然而小船一直在湖心打转,圣城的倒影就在他们脚下,塞米尔甚至能见到房屋的圆顶和芦竹围起的绿色小岛。他急不可耐的脱掉上衣,准备跳入湖中。

“冷静一点!”芙蕾吓了一跳,连忙架住他的胳膊,“这是海市蜃楼,你打算为了一个幻影不要命了吗?”

海市蜃楼是一种光学幻象,由于光在密度不同空气层会发生弯曲而形成。换句话说,这座城市必然真实存在,但这山中哪来的另一座圣城?难不成它真的在水下?

太阳升上了天顶,倒影开始变得模糊,仿佛映在一面锈蚀的铜镜中。这时,三人突然听到了一阵奇妙的隆隆声,就在他凝望之时,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涌出激流,湖水分裂成上千股相互碰撞的水流,把圣城的倒影撕得粉碎。

“怎么回事?”塞米尔大惊失色,紧紧攀住船舷。不过片刻之间,湖面泛起大条大条带状的泡沫,船舱里全是积水。一个巨大的浪头把小船抛到了空中,他甚至能听到龙骨折断的脆响。一个深达几百英尺的漩涡在湖心陡然成型,小船从半空中坠到了湖面,立刻被引力圈吸了进去,以惊人的速度贴着内壁旋转。朝阳把充沛的金光照进了漩涡深处,漩涡内壁闪烁着亮晶晶的幽光,内里深不可测,犹如冥府的深渊之国。

就在这时,船身突然浮现了裂缝,芙蕾原本紧紧攀住船上的吊索,塞米尔听到了恐怖的脆响,小船就像火柴盒一样被撕成了碎块,围着漩涡飞快的打了三四个转,带着三人一头扎进了幽暗的深渊。

咆哮的波浪漫过金字塔和蛇柱,慢慢归于寂静。阳光灿烂,湖面平坦如镜,一道彩虹悬挂在天际,仿佛方才只是一场梦。一只雪白的水鸟落在船骸上,伸出长吻啄着木头,须臾展翅飞入蓝天,不见了踪影。

罗克萨妮是被爆炸声惊醒的。祭典一直持续到深夜,她喝了许多酒,这时仍有些头痛。刺眼的阳光照入营帐,她这才惊觉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她错过了重要的盛典。她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却发现身旁的床铺是空的。

右眼皮无端的狂跳起来,她依稀记得父母遇难那日,她的右眼皮就跳个不停。她伸手按在眼皮上,披衣起身,听到了一阵炒豆子似的枪响,夹杂着高声的喝骂。

巨大的爆轰声凭空而起,火光映红了天空,无数碎玻璃和弹片飞射,罗克萨妮被冲击波抛出了几十米外,耳道里鲜血直流。被爆炸声惊醒的战士们跑出帐篷,被埋伏在高处的狙击手成批成批打死。她浑身冰冷,挣扎着爬起来拾起步枪,冲过去揭开帐帘。

“塞米尔!”

帐帘猛的开了,她和一个士兵撞了个正着。罗克萨妮的瞳孔放大了,刺刀在阳光下反射着明晃晃的亮光,死神的气息擦着脖颈掠过,带起冰冷的风声。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