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18

芙蕾喜滋滋的捡起一串宝石项链套上,又给自己戴上王冠,套了十多个金镯子,腕间琳琳琅琅响个不停地。她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把黄金珠宝往里装,边装边哼着歌,但墓室里的宝贝真的过多了,她每次装进来又会意外发现更弥足珍贵的东西,只好把原来的又倒出,迅速“你们都过来!”塞米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棺盖太重了,我一个人抬不动。”。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精选

芙蕾喜滋滋的捡起一串宝石项链套上,又给自己戴上王冠,套了十多个金镯子,腕间琳琳琅琅响个不停。她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把黄金珠宝往里装,一边装一边哼着歌,但墓室里的宝贝实在太多了,她每次装进去又会发现更珍贵的东西,只得把原来的又倒出来,很快膝上就堆满了黄金。

“你们都过来!”塞米尔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棺盖太重了,我一个人抬不动。”

国王的棺椁就在前方,和传说中记载的一样,纯以黄金雕刻,长二十肘,宽十肘,高八肘,四角镶嵌象牙,鹰首人身的雕像持利剑守卫着棺椁。塞米尔担心墓室中有机关,先将利刃切断棺内密封的长钉,再以长矛撬开棺盖。开棺后他立即俯下身,但雕像没有任何动静。他直起身,突然愣住了。

棺内是空的。

准确的说,棺中堆满了各种金饰和明珠美玉,遗体却不翼而飞。塞米尔匆忙俯下身,研究着棺椁上的铭文,确信这就是西萨尔的棺椁,而且没有任何开过棺的迹象,说明封棺时里面就没有遗体。

“怎么是空的呢?”塞米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布莱恩脱下外套,匆忙把宝贝往衣服里装:“哪里空了?不是有这么多宝贝在吗?”

“不对,遗体怎么不见了?”他在墓室里踱着步子,被这个疑问折磨得焦虑不安。就在这时,他又发现了一件怪事。墙上绘着许多壁画,都是为统治者歌功颂德,但有一幅明显霉烂得严重,连人脸都模糊不清了。

“芙蕾,你的照相机还在吗?”塞米尔仔细打量着油画,嗅到了一股重重墨水掩饰的恶臭。芙蕾正坐在黄金堆里,完全沉浸在发现宝藏的狂喜中。她闻言抬起头,沉重的金冠立刻垂下来。

打从进入墓室,在短暂的震惊后,塞米尔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别处。芙蕾眨了眨眼,又瞧瞧塞米尔,脸突然红了。她连忙拍拍裤子站起来,把王冠放回陪葬品中,又扭捏的摘下金镯子,跑到那面墙前。“怎么回事?”

“这副壁画不对劲,受潮太严重了。”塞米尔说,“墙背后有水源。”

“水源?在墓道里?”

“可能是河水。图兰流行空心砖墓,墓室下方都有用于排水的洞穴。这是为西萨尔建的寝陵,附近肯定还有一间墓室。”

“隔壁还有黄金?”布莱恩两眼放光,立刻扔下宝贝冲过来。塞米尔戴上手套,轻轻刮下一撮壁画上的碎渣,放在指尖嗅了嗅,脸色遽变。“不,别动——”

他话音未落,布莱恩往墙上一推,墙壁竟多出了一个大洞,跟着轰然倒塌。塞米尔躲得快,只避开了砸下来的石块,墓室背后的东西倾泻而出,将他活埋在底下。

“芙蕾!布莱恩!你们没事吧?”他高声叫道,半晌黑暗中传来微弱的呻吟,他连忙爬过去,把芙蕾挖出来。她断了几根肋骨,被血呛得直咳嗽。塞米尔摸索着打开电筒,突然倒抽一口冷气,脸色刷的变白了。

周围是一片尸海。

没有黄金,没有聚宝船,只有成千上万具白骨,堆得像山一样高,有些尸体身上软组织尚存,颅骨森森。芙蕾吓得高声尖叫,拼命推开身上的人头。这里距离墓室足有二十多英尺高,多亏了这些尸体垫在下面,他才没摔断腿。

两人从尸堆中挖出了布莱恩,这位人类学者已经断气,几十吨重的砂石瞬间砸断了他的脊椎。塞米尔叹了口气,替他合上眼睛。

“是血。”芙蕾脸色煞白,“整堵墙全被血浸透了,所以壁画才霉烂得厉害。”

“你不是说城里没人么?”塞米尔的五官微微扭曲,声音竟有些发抖,“城里的人全在这里了。”

雪白的光束照亮了墙壁,前方是一幅长达数百英尺的浮雕。浮雕中全是人像,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竭力朝前伸出手臂,面目惊怖,表情鲜活得几近狰狞,仿佛有魔鬼在身后追逐。最靠前的一个人指尖离塞米尔近在咫尺,恐惧、欣喜和绝望同时呈现在他的脸上,让这张人脸奇异的拉长扭曲。

这根本不像一副浮雕,而像整座城市的人都被驱赶到墓道里,凄惨的封死在墙中。他的目光落向走廊尽头,那是人群竭力逃离的方向,谁知道里面藏着什么魔鬼?

“我……我们回去吧。”芙蕾害怕得快哭了,连宝藏都忘得一干二净,一心只想离开这片恐怖的墓室。塞米尔举起电筒,指着头顶的豁口:“你带登山绳了吗?”

芙蕾摇了摇头,两人硬着头皮把尸山垒高,塞米尔让她踩在自己的肩膀上,自己则踩在尸山顶上,尽可能把她托起来,放在墓室的豁口处。芙蕾身材娇小,举起来并不十分费力,但脚下的尸堆很不结实,一踩上就往下滑,他费了不少工夫才把她送上去。

“墓室里有绳索,把我拉上来!”他高声叫道。芙蕾呆呆的跪坐在墓室里,由于方才的惊吓依然脸色惨白。她探头往下望去,瑟缩了一下,抱起装满黄金的背包就往外逃。

塞米尔大惊失色。就在这时,头顶突然传来一声闷响。跟着一个重物从顶上掉了下来,摔在白骨堆中。芙蕾双眼惊恐的圆睁,额上的窟窿汩汩冒着血。

他愣住了。半晌之后,忽然浑身都开始颤抖,他一下子扑过去,从喉咙里发出可怕的悲声。

子弹击穿了他的肩胛骨,巨大的后坐力把他摔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壁画上。他捂住流血的伤口抬头望去。一个人影顺着绳索矫健的降落到洞中,背上挂着一支狙击枪。

“瑟……琳娜……”

“你们好过分啊,出来玩都不叫上我,亏我帮了你那么多。”她微笑着捋了捋额发,深紫色的长发高高扎在脑后,一身劲装,迷彩军裤塞进短靴中,腰间绑着格鬥刀。塞米尔惊怖的望着这个女人:“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

“我早就进来了。”她居高临下的望着塞米尔,举枪对准他的头部。“到前面领路,否则我立刻崩了你,就像对这个蠢女人一样。”

塞米尔的目光落在芙蕾的尸体身上,沉默的把双手举过头顶,背过身来。瑟琳娜用尼龙绳捆住他的手腕,坚硬的枪口顶在后心。

“你是谁?军部的间谍?”塞米尔的大脑飞快的运作着,“羊皮卷里记载了倒影城的位置,你一开始就是冲它来的。你一见羊皮卷上的文字就知道怎么回事……这些书卷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别的羊皮卷?”

瑟琳娜一下子笑出声来。她亲昵的拍拍塞米尔的脸,笑得风情万种。“你的确聪明。我早就可以杀了你,但是没有你的话,破解羊皮卷上的文字可能要花上更多时间。”

“你的目的不是宝藏。”塞米尔艰难的侧过脸,“这座城里还藏着什么东西?”

“你马上就能见到了。”

塞米尔只得顺着她往前走,这条令人毛骨悚然的墓道好像完全没有尽头,他只要一侧头就能看到壁画上惊怖的人脸。他克制着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前方,墓道里寒冷寂静,浮雕上的铜锈慢慢剥落,青色的雾气不知何时充满了墓道。墙上的人像开始动了起来,无声的张开嘴,彼此推搡着,像电影的慢镜头一样朝前涌去。

一条小蛇摔在了地上。只要两人一抬头,就能发现头顶蠕动着密密麻麻的青色小蛇,猛然望去好像一条青色的带子。塞米尔走得跌跌撞撞,直到瑟琳娜猛的停下脚步。

“我们到了。”她肃声道。

塞米尔倒抽了一口冷气。光束照射着墙上斑驳的铜絮,那是一面上百尺高的青铜大门。门中央雕刻着一棵枝蔓交缠的巨树,树根下方是幽暗的深渊之国。深渊之神坐在神殿深处,双眼紧闭,握着黄金权杖,脚边伏着一头牡鹿。整幅浮雕一气呵成,生命之树的树干正好位于中轴,树枝用不同元素符号表示,藤蔓构成了一个涡卷图案。

门紧紧闭合着,门锁雕刻成一张细长的蛇脸,嘴里衔着锁眼。瑟琳娜放开了他,疾步走上前抚摸着浮雕,眼神狂热:“这是奇迹!人类竟然以一己之力封住了神!你瞧这上面的雕刻,这棵世界之树,简直美妙绝伦——”

她沉浸在狂喜中,没注意到塞米尔悄悄靠近。他抡起枪托,猛的砸在她的后脑上,将她击倒在地。瑟琳娜一脚踹向他的小腹,劈手夺枪,两人滚作一团,瑟琳娜在挣扎之中拔出腰间的格鬥刀,狠狠扎向他的小腹,连捅了好几刀,塞米尔闷哼一声,鲜血立刻从口中涌出,他捡起地上的手枪,匆忙叩动扳机。

砰。

瑟琳娜的身体猛的一僵,瞳孔骤然紧缩。塞米尔浑身都是鲜血,跪在她身上握着枪,双手抖得不成样子。他猛的扔开枪,跌跌撞撞的爬起来,紧紧捂住小腹的伤口,没走几步就倒在了门前。

鲜血从身下漫开,一个小东西在血泊里闪烁着微光,是男孩尸体上的钥匙,在方才的厮打中掉了出来。塞米尔竭力睁开眼睛,意识却渐渐远去。

身后传来轻微的发条声,复杂的机械系统开始转动,十二根锁舌缓缓收回,青铜门发出吱呀一声闷响,弹出了一道细缝。没有任何人插入钥匙,门却自己开了。门缝中涌出冰冷的风,塞米尔的意识慢慢涣散,在失去意识之前,他仿佛看到一个小小的黑影站在面前,眼神幽暗。

“哥哥。”他轻声唤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