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19

塞拉扭过头,也没提问。难民们不得已脱光衣服了衣服通过身体检查,按年纪可分三组。塞拉和另外四个少女被安排好在一个帐篷里,有个叫丽达·加布丽埃尔的女孩和塞拉很投契,两人成了了朋友。接下来的三天,丽达带着塞拉在营里转了转,两人距离最远没办法去到难民营周围的垃圾场,接下来的两天,丽达带着塞拉在营里转了转,两人最远只能去到难民营周围的垃圾场,每天早上,垃圾场附近会有一个小小的集市。营中物资奇缺,人们不得不把财物和自制的工艺品用来交换食物。。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精选

塞拉转过头,没有回答。难民们被迫脱光了衣服进行身体检查,按年纪分为三组。塞拉和另外四个少女被安排在一个帐篷里,有个叫丽达·玛贝尔的女孩和塞拉很投缘,两人成为了朋友。

接下来的两天,丽达带着塞拉在营里转了转,两人最远只能去到难民营周围的垃圾场,每天早上,垃圾场附近会有一个小小的集市。营中物资奇缺,人们不得不把财物和自制的工艺品用来交换食物。

塞拉花了两个月,摸清了岗哨的分布和换班规律。她发现每隔一段时间,营里就会有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之后又会出现。塞拉选择了其中一人,试着跟踪了他几次,但对方警觉性很高,每次都会跟丢。一定有自由进出难民营的办法,塞拉决定利用这个机会。但考虑到家人如果逃到图兰,可能会被送到营里,她暂时没有行动。

这一年的冬天比以往更艰难,不断有人被冻死,塞拉蜷缩在狭窄的帐篷里,密切关注着时局。她贿赂了一个卫兵,他会带来每日的报纸,塞拉把报纸小心的保管起来,祈祷能读到家乡的消息。

新年的时候,一个巡回演出的乐团来到了难民营。人们凑和着买了些肉举办了庆典,直到惊动了卫兵,吆喝着把他们赶回帐篷。当晚塞拉刚睡着,地面突然剧烈摇晃起来,她光着脚跑到外面,远方的天空一片通红,仿佛一门巨炮正在发射。红色的激流直冲夜空,山体裂开一道几十英尺宽的缝隙,沸腾的岩浆涌出山口,转眼便把山坳吞没。

人们惊慌失措的跪了下来,祈求神明的宽恕。清理火山灰花了整整两个月,而在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一场比火山爆发更骇人的危机正在酝酿中。

1月2日,北方军区司令埃德里克在王储堡谈判时遇刺,和平的希望破灭了。他的继任者“红色魔女”莉迪亚·海林斯在沿途大量使用生物兵器美杜莎,南方诸镇赤地千里,联军损失惨重。

为了阻止损害继续扩大,2月23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梅格镇上方传来,这里是安道尔家族制造美杜莎的工厂。核聚变产生的高温立刻让所有生命在千分之一秒化为蒸汽,富庶的米亚尔平原从此成为禁区。核辐射产生的危害在未来一百年都会持续,慢慢杀死着不幸靠近辐射中心的人们。

联军投掷核弹不到两个小时,当场就有六个国家宣布退出战争,连隔岸观火的教廷都坐不住了。教皇克拉伦斯十一世公开谴责交战双方的残暴,并积极为停战周旋。尽管安道尔政府还在苦苦支撑,明眼人都知道联军离胜利不远了。但在可怕的伤亡数字面前,他们的胜利显得如此苍白。

3月2日,安道尔政府宣布策划战争的前格尔达亲王裴吉·安道尔突发急病身亡,由其孙霍尔继位。自开战起一直不曾露面,曾被怀疑已遭暗杀的大法官迪恩·多明尼克和亲王公开宣布停火,双方进入和谈阶段。

3月8日,坎特伯雷首都曼索尔举行了反战游行,大量学生和市民聚集到王宫外,要求国王和议会出面制止军部愈演愈烈的暴行。

3月13日,第六区大法官遭到暗杀,策划者被怀疑是数名情绪过激的反战人士,次日下午审判结果公布,6人死刑,2人终身监禁。但一名混入军事法庭的记者录下了当时的一幕并送往电视台,宣称军部为了尽快平息事端而刻意栽赃。电视台播出了记录密谋过程的录音,引发轩然大波。

3月20日,霍华德·卡夫曼少将接任北方军区司令,同日和联军总司令朱尔·霍尼克会面,但双方均拒绝对本次和谈发表任何意见。

4月9日,暻国皇帝病危,要求尚在军中的两位继承人立刻回国,第三区不得不临时撤军。为了掩饰此事,第六区的士兵冒充友军居住在已经撤空的帐篷里,几日后才被对方的观察员发现。

4月15日,经过了漫长的讨价还价,双方终于拟定初步协议,联军开始从白海沿岸撤退,协议内容尚未公布。

4月20日……

“我们战败了!”

营里回响着同一个声音,报纸和传单雪片般满天飞舞。所有新闻头条都是一个内容,解散北方军区,分治白海两岸,割让拉塞尔港在内的十个港口,格尔达亲王私自签订了这项协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北方军区公开表示拒绝履行协议,霍华德将军带着大批将士离开了首都,宣布成立复国组织埃里温,旨在驱逐外敌,收服失地,公然与安道尔政府唱反调。

塞拉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春天。当冰雪开始消融,这个消息却冻结了他们仅剩的希望,从这一天开始,她真正成为无家可归的人了。绝望像瘟疫一样在营里蔓延,更多的难民跋山涉水来到了图兰,设在埃因奥尔的三个收容所一下子人满为患。

“希望之星”号事件被曝光后,图兰总督担心难民会成为政治问题,不敢进一步激怒他们,只要不出营区,士兵们便对发生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营里的治安状况越来越糟糕,偷盗,杀人和强奸成为了常态。

战争已经结束,但人们的生路在哪儿?越来越多的难民来到了岛上,带来的消息无一不令人绝望。塞拉焦虑不安,只要有新人进来,她就立刻前去打听家人的消息,但他们却像从世上消失了,一直杳无音信。

一天傍晚,丽达面色沉重的走进帐篷。塞拉立刻从床上坐起来,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她的心头。

“塞拉,你一定要冷静。”丽达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刚得到消息,你的父母和弟弟都已死在联军对凯特尼亚的轰炸中。”

塞拉感到一阵眩晕,丽达紧张的打量着她,好像在思考该怎么安慰,她的反应却异常平静:“知道了,谢谢你。”

当晚,她吞下了藏在枕头里的毒药。第二天清晨,巡查的士兵发现塞拉停止了心跳,便不顾丽达的恳求收走了塞拉的所有财物,把尸体带走了。营里每天都有人自杀,士兵早已见怪不怪。尸体通常会被扔到垃圾场,等卡车运到几公里外集中焚焼。

在搬运的过程中塞拉就醒了,毒药是她用母亲的首饰向一个医生换来的,可以让人在二四小时内呈现假死状态。她在垃圾场躺了整整三天,周围弥漫着呛人的尸臭,苍蝇在脸上嗡嗡飞舞,到了夜晚,还会有穷孩子跑来偷尸体身上的东西。她的财物已经被收尸的士兵盘剥一空,这些孩子却不忌讳,把她的外衣和鞋子都扒了下来,又去拔另一具男尸嘴里的金牙。

塞拉一直忍耐着,直到孩子们走了,才从垃圾堆里翻出残羹剩饭果腹。

一直到第三天的深夜,她终于听到了卡车的声音。司机包着方格头巾,把身体藏在黑袍下。他把尸体一具具搬上车,跳进驾驶座发动卡车。塞拉感到了车辆传来的颠簸,没多久,卡车停了下来。她听见司机骂了两句,跟着传来另一个柔缓的声音,两人的对话隐约飘来。

“……最近埃里温的活动越来越猖獗了,哈文将军怀疑营里混入了叛乱分子,下令严查每个营的外来人口,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探照灯的红光打在脸上,塞拉听见了军靴的声音。来人走到最近一具尸体前,翻开眼皮检查。他围着卡车转了两圈,突然拔出军刺,刺入最上面的一具尸体。

塞拉的心脏差点跳出喉咙口,刀尖正碰着她的鼻梁。冷汗瞬间浸湿了脊背,塞拉拼命控制着呼吸,指甲深深掐进掌心。来人抽出军刺,缓缓甩落上面的血迹,见尸堆毫无动静,才朝亲兵使了个眼色。最后一道岗哨升起,卡车在寂静的夜色中驶出难民营。

直到远远离开难民营,塞拉才敢低下头,发现手心已经血肉模糊。奇怪的是卡车没有去郊外,而是径直驶向环山公路,中途只停下来加了一次油。塞拉本想伺机跳车,却一直没有机会,只好耐心等待。

不知过了一天还是两天,卡车终于停了下来。塞拉的神经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车一停立刻醒了过来。她听见司机跳下来打算卸货,塞拉小心的积蓄着力气,在厢门打开的一刻全力撞了上去,揽住司机的脖子,刀片横在他的颈动脉。

“给我水和食物,还有钱。”她哑着嗓子说。司机明显愣住了,她环视四周,顿时吓了一跳。院子里围着不少人,人人都荷枪实弹,有人已经拔出了枪。

塞拉心中暗暗叫苦,正在她思考是投降还是奋力一搏时,不远处响起一个清朗的男声:“这是怎么回事?”

“卢恩先生。”倒霉的司机明显松了口气。一个年轻女子朝他看了一眼,目光依然充满警惕:“是我们不小心,让军部的间谍混了进来。”

“间谍?”卢恩挑了挑眉,目光落在塞拉身上。他很年轻,容貌俊雅,一头银发十分显眼,气质和这群人格格不入。当他走过来时,塞拉看清了他右眼下的泪痣。“你是谁?是什么人指示你来的?”

“指示?”塞拉的脑子有点懵,她茫然的张望周围,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图兰风情的院落里,院子里有几间平房,门口种着一棵高大的椰枣树。卢恩打量着她沾满血污的衣服和伤痕累累的赤脚,目中渐渐浮现了讶异之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