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1

霍华德周身一震,放到膝上的双手紧攥,面上却不动声色。国王详细叙说了他的相关计划,霍华德皱眉头听着,这是个胆大包天的相关计划,但又乏有不可行性。埃里温要做的是充分调动难民的情绪,并和港口联盟的媒体接触。一但相关计划启动后,立马炸掉难民营的高墙,记者将以预先拟出好令霍华德顾虑的是计划的成功率,他陷入了沉思。国王从容不迫的拎起茶壶,将滚烫的茶汤倾入杯中,茶芽竖悬汤中,徐徐下沉,散发着清冽的芬芳。他盘腿坐在榻上,细长的手指把玩着景泰蓝茶盖:“卡夫曼将军,你如何看待现在图兰的局势?”。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精选

霍华德周身一震,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攥,面上却不动声色。国王详细叙述了他的计划,霍华德皱眉听着,这是个胆大包天的计划,但又不乏可行性。埃里温要做的就是调动难民的情绪,并和港口联盟的媒体接触。一旦计划启动,立刻炸毁难民营的高墙,记者将以事先拟定好的方式将新闻发表。

令霍华德顾虑的是计划的成功率,他陷入了沉思。国王从容不迫的拎起茶壶,将滚烫的茶汤倾入杯中,茶芽竖悬汤中,徐徐下沉,散发着清冽的芬芳。他盘腿坐在榻上,细长的手指把玩着景泰蓝茶盖:“卡夫曼将军,你如何看待现在图兰的局势?”

“一团糟。”

“但在我眼中,图兰的局势就像这盘棋。”国王说,“起义军占着南部六个城市,却始终无法统一全国,而军部在北方损失惨重,抽不出兵力来解决图兰的麻烦,你们的到来是打破僵局的变数。只要争取到你们,就有希望团结图兰所有势力,把军部赶出去。”

他欺身上前,移动了一枚黑子。黑子已被完全包围,但他这么一下,跳出的黑子一下子接上了新的眼。黑子本身并不厚,棋面仍是白子占优,但整局棋毕竟活了过来。

“风险太大了。”霍华德摇了摇头,“首先,你如何取得起义军的信赖?费尔南多平叛时杀了不少士兵,起义军对你恨之入骨。况且我无法说服部下为图兰独立卖命——”

“你是北方的英雄,你的部下不是对你言听计从吗?”

霍华德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转头望着窗外,好一会儿才说:“我不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送他们去死。况且……”他的声音慢慢低了下来,眼神晦暗,“我根本不是什么英雄。”

一瞬间,国王突然觉得面前的人不是拥有不死之躯的英雄,而是一位已经被岁月压垮的老人,霍华德眼中闪烁着国王从未见过的苍茫。但他很快恢复了冷静,脆弱的表情像蒸汽一样消散。

“你能许给我的同胞什么?”他问道。

“如果图兰独立,我会释放所有难民,任其自由返乡。我会全力为他们争取中立国的居住权,如果做不到,他们将得到图兰国籍,和土生土长的图兰人共同生活。”

“恕我直言,陛下。”霍华德说,“你的承诺很美好,但我不相信你做的了主。况且一旦你去世,这些就是空头支票,你的继任者未必会兑现。”

“那你打算怎么对待难民?”

“我自有办法。”

“如果你的办法是指在营下挖条暗道,每次悄悄运五六个人出去,或者替他们准备通关文件和签证,帮他们前往中立国……难民营中就有六万多人,以你这种办法,两百年都运不完。”国王意味深长的望着他,“卡夫曼将军,希望你尽早认清现实。你和你的同胞都回不去了。”

最伤人的莫过现实,霍华德面色阴沉。国王拈起一枚黑子,思考从哪里落子。棋盘上黑黑白白厮杀成一片,仿佛岛上错综复杂的局势。“以你多年的经验,假如和安道尔政府打内战,你胜利的机会有几成?”

“至少三成。”

“我觉得革命失败后,你心里已经很清楚了。你可能打赢,但会花上许多年,你的同胞将血流成河。”国王说,“你会让你的战友沦为通缉犯,他们的亲人会遭到政府屠杀。亲王容不下你,不推翻政府,你自己永远回不去。怎么样?我会在图兰给你们一个家,这是最好的结局。”

“我不希望同胞在难民营被关一辈子,才会坐在这里。”霍华德沉默半晌,“但是陛下,你必须给出可靠的承诺。”

“我随时可能死于疾病或暗杀,我给的任何承诺你都不会信。”国王语气平静,“我已经立下遗嘱,如果我死在起事之前,政权将移交到起义军的领袖吉恩·斯图亚特手中。如果你有心,不妨命人和他谈一谈。”

“你竟然甘心把国家交给你的敌人?”

“我本来不是这么打算的。”国王说,“我希望保存实力,等军部在北方拼光了实力,再一举将他们赶出图兰,但我活不到图兰独立的时候了。如果我无嗣而终,军部必然会扶持有王族血统的贵族登基,作为傀儡统治图兰。图兰宗室里没有足以担当一国之人,不如交给吉恩,至少他跟军区有血仇,不会助纣为虐。”

“你这样做,塞蒙王朝就彻底完了。”

“我虽然流着景家的血,却是图兰国王,绝不会把国家交给一个傀儡。”国王凛然道,苍白的脸上洋溢着骄傲。霍华德注视着国王瘦削的面颊,轻声说:“我以为你还当自己是暻国人。”

国王安静了下来。他的目光落在墙上的一张瞪羚皮上,羊皮已经卷曲泛黄,绘着大陆的轮廓,图上一个龙飞凤舞的写着“暻”字。

“你去过暻国吗?”半晌,国王突然问道,“据说暻国的领土比几十个图兰还要大,有十州三岛,有托不起一片鸟羽的弱水,有人鱼和蛟龙,海港能容纳万吨巨轮。从小到大,每个人都在向我描述暻国的美好,但那个东方的盛世早就不是我们的国家了啊。三足金乌从景家飞走的那天起,我们就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了。”

他凝视着墙上的图画,梦呓般喃喃道。霍华德没有开口,被故国抛弃的悲伤跨越了漫长的岁月,沉重得让人窒息。

这是何等执着的一族啊,为了在异国把血脉延续下去,不肯被同化,不肯被征服,众海对岸,唯有世家子弟的茕烛日日夜夜亮着。尽管当年迁到图兰只是无奈之举,尽管四百年来他们时时不忘保护血统,时时不忘复国大计,故国的影子终究慢慢淡去,留下的只有脚下的土地。这片贫穷落后,尽管排斥着他们,却在景家最无助时接纳了他们的土地……他们的第二个祖国。

夜幕已经降临,从王宫的窗口可以俯瞰首都全景。稀稀落落的灯火从山下陆续亮起,在夜色中荡漾着,仿佛群星的海。

“卡夫曼,你认为国家是什么?”国王望向窗外。霍华德答道:“领土,政府和人。”

“即使改朝换代,只要有人还在这里生活,国家就不会死亡。”国王回过头,眼中慢慢亮了,“将军,有舍才有得。时间不多了,希望你尽快做出决断。”

“明天之内,我会给你答复。”霍华德回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