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2

霍华德和国王始终聊到半夜,塞拉却辗转反侧,一闭上眼就回血腥屠杀那天夜里。她放佛看见士兵挥动着棍棒和皮鞭趋赶难民,一但有人滑倒,狼犬便嘶吼着扑上去把他撕成碎片。她听见军用皮靴很沉重的脚步声,女人的尖叫,婴儿惨嚎的哭声,难民们一排排站在壕沟前,随着枪响塞拉突然惊醒过来,满身冷汗,惊喘连连。她从床上坐起来,披衣走出房间,想出去散散心。宫阙深深,寂静无人,庭院里只有隐约的蛙鸣。水流从带廊柱的喷泉中涌出,流入一个老旧的斑岩池子,石隙里生着蕨类。。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精选

霍华德和国王一直聊到深夜,塞拉却辗转反侧,一闭上眼就回到屠杀当夜。她仿佛看到士兵挥舞着棍棒和皮鞭驱赶难民,一旦有人摔倒,狼犬便咆哮着扑上来把他撕成碎片。她听到军用皮靴沉重的脚步声,女人的尖叫,婴儿凄厉的哭声,难民们一排排站在壕沟前,随着枪响,所有人像坏掉的木偶般掉入沟里,尸体堆满了垃圾场。一次又一次,她眼睁睁望着父母的脸蜡像般融化,一次又一次,她梦到自己在焦黑的尸堆中挖掘着幼弟的遗骸,一次又一次,她想象家人的头骨变成了庆功宴上的酒杯……

塞拉突然惊醒过来,满身冷汗,惊喘连连。她从床上坐起来,披衣走出房间,想出去散散心。宫阙深深,寂静无人,庭院里只有隐约的蛙鸣。水流从带廊柱的喷泉中涌出,流入一个老旧的斑岩池子,石隙里生着蕨类。

夜风吹在身上,塞拉不禁打了个寒颤。她正心烦意乱,远方却传来了歌声。歌声如烟似雾,飘荡在夜色之中,宫里不知何时起雾了,露水凝结在花叶上,倏而咚的一下坠入塘中。声音忽远忽近,每当她觉得已经到了,歌声却像长了翅膀一样飞走了。不知走了多久,塞拉来到一座白色的神殿前。她拾级而上,殿里静悄悄的,没有点灯,浮雕在月光下呈现晚霞的颜色。殿中没有神像,没有供奉,没有祭司,只有连绵不绝的银白色的墙、天花板和柱子,仿佛能将永恒的黑夜变成白昼。

塞拉放慢了脚步,越往里走歌声越响亮,飞鸟从树丛中振翅而起,发出哗啦啦的声响。转过拐角,神殿的柱子消失了,眼前是一个巨大的露天温泉。月光仿佛银色的雨洒落在水面上,清澈的水微微冒著热气。一个人赤足站在池中,只披着柔软的黑色长袍,双手交叠在胸口,仰首站在月光之下歌唱。歌声陡然一转,声调高昂悲怆,令人想起千年前的月光下,人们艰难的跋涉在茫茫沙漠中,父母背着幼子,夫妻相互搀扶,身后是王国的追兵,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漫长的队伍就像漫长的苦难,仿佛永远没有尽头。当太阳从海面升起,晨光照亮大海尽头的希望之地。人们的眼中有了亮光,他们歌颂着美好的未来,仿佛已经看到孩子们在金色的土地上自由奔跑。

塞拉屏息凝神,眼中满是赞美和难以置信。她正想开口,不小心碰到了一个水瓶。砰的一声响,在寂静的神殿里尤为醒目。歌声中断了,池中的人霍然回头:“谁?”

不远处传来振翅声,一只大鸟朝祭坛俯冲而下,落在少年肩头拍打翅膀:“克洛伊!克洛伊!”

塞拉端详着这只怪鸟,它长着红色的巨喙,胸前交错着柠檬黄和绿色斑块,眼睛周围还有一圈蓝色,好像刚从染缸里捞出来。“你叫克洛伊?”

少年抚摸着怪鸟的背,满怀警惕的注视着她。塞拉结结巴巴的说:“我叫塞拉,我……我能和你聊聊吗?”

少年打量着她,表情慢慢松弛下来:“我叫克洛伊,这是我的朋友海伦。”

“笨蛋!笨蛋!”大嘴鸟在克洛伊肩上跳来跳去,阴阳怪气的叫道。塞拉脸上一红,知道一直盯着陌生人很失礼。“你是这里的祭司吗?”

“不,我只是个流浪乐师,有事拜访国王。这里实在太空了,又安静得吓人,好像一座陵墓。”

克洛伊轻巧的跳上台阶,来到塞拉面前。他不过十六七岁,腰肢纤细,黑发柔软如鸦羽,嘴唇则像清晨的玫瑰。塞拉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人,甚至令她自惭形秽。

“你刚才唱的什么歌?”

“一首归乡之歌。”克洛伊轻轻哼了几句。他坐在台阶上,修长的手指在石板上打着拍子。塞拉听不懂歌词,但歌声凄怆而不失柔情,让她想起在海上漂泊时,同船的一位母亲给死去的儿子哼的歌。她抱着膝盖,脸埋在胳膊间,出声的听克洛伊唱歌,不知不觉眼中已满是泪水。

克洛伊停止了歌唱,塞拉才察觉自己的失态,慌忙擦掉眼泪:“对不起,你唱的实在太好听了,我有点想家了。”

“你的故乡在哪里?”

塞拉抬起头,一弯弦月垂挂在空中,她有些恍惚。很久以前,久得仿佛前世,一家人围坐在月光下分享甜酒和馅饼。

“我的家乡是格尔达南部的一个小镇。”她轻轻的说,“它是春天最早造访的地方。每年四月雪开始融化,绿色向北推进,草原上开满金雀花、冰原罂粟和石楠,鱼群成群结队跃出水面,渔夫拿起放了一个冬天的渔网,孩子们则采摘田里的浆果酿成果酱。新年到来的前一天,家家户户会点起火把,从第一户人家开始将火把传递下去,如果火把始终没有熄灭,这个村子一年都会得到神明的祝福。”

她顿了顿,无声的笑笑:“现在想起来,那些时光就像做梦一样。”

克洛伊安静了片刻,哄小猫似的摸了摸塞拉的头发,塞拉眼眶一酸,险些又要落泪,连忙擦了擦眼角。

“你不是宫女吧?”克洛伊问道,塞拉摇了摇头:“算是国王的客人。”

“是吗?”克洛伊神情严肃,“你得小心了,这个国王很危险。”

“你见过国王?”

“当然。这人一副病秧子相,却相当心狠手辣。前几天来了位占卜师,就因为说的话不中听,被他下令剜去双眼,拔掉舌头逐出宫廷。”

塞拉打了个寒颤:“他说了什么不吉利的话吗?”

“他说这个国家会毁灭三次,第一次毁于血与太阳,第二次毁于福音书,第三次毁于瘟疫。”

“福音是皇帝的军队,血与太阳……萨乌卡人?”塞拉想起萨乌卡人曾一度征服图兰,令图兰由盛转衰。克洛伊说:“预言还没完。前两次灾难后,废墟上都会诞生新的国家,但图兰终将不复存在。然而一位英雄会在此时出现,他将为这个国家战鬥一生,至死方休。他的存在将给苦难中的同胞带来希望,他的名字将会成为照亮世人的光。”

“他的名字会成为照亮世人的光……”塞拉梦呓般呢喃道。真的有这样的英雄吗?人在绝望时,总是渴望英雄从天而降拯救自己。霍华德是北方的英雄,可他没能守住祖国,守住北方军区,连一群无辜的难民都守护不了。

“只是预言而已,是不是听上去很玄?”克洛伊眯着眼睛,赤足踢着泉水,温泉中荡起一圈圈涟漪。“据说国王听后震怒。不过身为国王,肯定不愿知道自己的国家有朝一日会毁灭吧。”

“但哪个国家不会毁灭呢?国家和人一样,只是寿命长短不同。”

“因为图兰不是你的国家,你才会这么说。”克洛伊从台阶上站起来,“就像人都会死,但亲人的死总让人痛苦不堪。”

塞拉默然:“你要走了吗?”

“我们还会见面的。”少年侧头望着她,月光下,他的眼睛黑得仿佛深夜。他轻盈的跳上台阶,背影宛如一只小鹿,“晚安,塞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