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窗花文学网
大家都在看
杏林 镇魂之人祖后裔 真实 晴天 苏玥 老师 村色满园
妻御 绿色 极品女房客 夏夏 情缘 弟弟 可可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2-05-15 12:02:22

“啊难以置信。”不知道过了多久,丹尼尔长长吐出口气,“为了能够实现国家完全的独立,能放下自己民族之间的成见,这位国王很值得后人尊敬。”“将军曾提过,的话他能生在安宁的国家,肯定是位大有作为的君王。”女人叹道,“我说你这些,是将军的意思。虽然相知相识时间很短“将军曾提过,如果他能生在安定的国家,一定是位大有作为的君王。”女人叹道,“我告诉你这些,也是将军的意思。尽管相识时间很短,将军一直十分敬重景衍,希望有人为他正名。”。

>>>《雨燕的恸哭》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精选

“真是难以置信。”不知过了多久,马修长长吐出一口气,“为了实现国家独立,能放下民族之间的成见,这位国王值得后人尊敬。”

“将军曾提过,如果他能生在安定的国家,一定是位大有作为的君王。”女人叹道,“我告诉你这些,也是将军的意思。尽管相识时间很短,将军一直十分敬重景衍,希望有人为他正名。”

“能令卡夫曼将军引为知己,果然英雄惜英雄。”

“英雄?”女人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神色复杂,“将军不喜欢别人这么形容他。他的确很了不起,但‘英雄’二字,对他而言实在太沉重了。”

马修凭借记者的直觉,立刻意识到这是挖掘霍华德往事的机会。“这么说来,您和卡夫曼将军很熟?能否帮我引见——”

“抱歉,将军讨厌外人打扰,尤其是媒体人士。”

年轻的记者满脸沮丧,女人揶揄道:“好啦,别这副表情。你们人人都想采访将军,其实他有什么好看的呢,又比大家多长一只眼睛一张嘴。”

“但他可是不死鸟霍华德啊。”马修仍然很惋惜,“听说图兰独立后,他仅仅在联合政府呆了一年,就辞职跑到乡下建立了一支自卫队,我不少同事都吃过他的闭门羹。”

“是吗?”女人大笑,“我家的混小子最崇拜他,三天两头往他家跑,可从没被赶出来过。将军一向拿小孩子没辙,要恨就恨你们没有晚生十年吧。”

“请您别打趣我了。”马修尴尬的屈指敲敲眉心,“说起来,您有见过王军统帅费尔南多·柯伦泰吗?”

“没有。”女人回忆道,“传闻他性情冷酷,桀骜不驯,只有国王能驯服这匹烈马。”

“是吗?”马修来了兴趣,“但我听说国王跟他一向不和,费尔南多还把国王气得缠绵病榻。”

“如果这两人真的不和,费尔南多早就扔下军队走了,不会等到国王去世。他虽然是柯伦泰家族的后人,却一直遭到迫害,甚至沦为奴隶。是国王买下了他带回宫廷,把他培养成一代名将。他对图兰没有任何感情,完全为了国王才勉强留下。”

“照你这么说,他们还是挚友了?”

“不知道。”女人摇了摇头,“让我们回到这一年的夏天吧。当卢恩和克洛伊启程前往起义军总部,费尔南多正在黑石城静候消息——”

滴答。

费尔南多眼前一片漆黑,山洞里的露水慢慢凝聚,滴落在他的唇上。他仰首接住,盼望能滋润干裂的嘴唇。

他已经四天没有进食了。开始还有人来送死,但当他把尸体啃光之后,就没有人进来过了。他们用石块封住了岩洞,盼望他能渴死在里面。他摸到了左臂上的奴隶刺青,发泄似的抠挖着皮肉,直到刺青血肉模糊。他在心里盘算,要花多少力气才能推开石头,能否在瞬间制服外面的守军?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领主恭敬的声音:“陛下,这就是那个逃奴藏身的山洞。”

景衍的目光落在洞口,领主连忙解释:“他杀光守军,把所有奴隶都放走了,我们的人追了两天一夜,才把他堵在洞里。但是……”想到这几日的情形,领主打了个寒颤,“我本来想让士兵把他捉出来,但他委实是个怪物,来一个杀一个,甚至把活人撕成两半,我不想妄造杀孽,才叫人封住山洞。”

他的语气越来越凄楚,哀求道:“陛下,您一定要为我作主啊。”

“真有趣。”景衍笑了起来,“来人,把石头移开。”

领主一下子跳了起来,肥胖的脸上满是冷汗:“陛下,您没听到我的话吗?”

“听到了。”

景衍使了个眼色,侍卫立刻把石头往外搬。但是石头实在太重,景衍抱臂等待着,在洞口露出一道缝隙时,一个身影突然扑了出来,血红的眼睛如狼似兽。领主尖叫一声,士兵立刻把他团团围住。景衍站在洞口,又没有闪躲,费尔南多轻易拧住了他的脖子。

费尔南多抬起头,景衍漆黑的凤眼里没有任何恐惧,他被瞧得一个愣神,眼前就天旋地转,嘴里传来呛人的土腥味。

一名侍卫按着费尔南多的头颅,强迫他转过头。景衍轻轻安抚着受惊的马儿,走到他面前:“你的名字?”

费尔南多咬紧嘴唇,一言不发。景衍平静的说:“不会说话么?让他开口。”

侍卫抓起地上的泥土塞进他嘴里,费尔南多被呛得直咳嗽,生理性的泪水模糊了视野。“费尔南多。”他开口道,嗓音砂石般粗砺。

“姓氏?”

见他又不说话了,景衍的目光投向领主。领主搓着手,讪讪道:“陛下,他是柯伦泰一族的后人。”

“柯伦泰,那个英雄家族?怎么沦落成这样了。”景衍随口说的话,却像一把钢针扎在了费尔南多心上。他紧紧抠挖着地上的泥土,直到十指血肉模糊,才控制住自己不当场掐死这个貌似文弱的国王。英雄,什么英雄?他想起因反抗政府被枪杀的父亲,被轮奸至死的母亲,还有沦为军妓的弟妹们。柯伦泰的荣誉,他们至死不忘柯伦泰的荣誉,就是这种东西!

眼前突然一暗,费尔南多才意识到景衍正站在自己面前,他的愤怒和悲哀一滴不剩的落入男人眼中。长长的睫羽下,景衍的眼瞳幽深:“告诉我,你为什么杀害那些人?”

“他们强暴我的同伴。”费尔南多像被蛊惑了一样开口,“我想阻止,他拿鞭子打我。”

“他说的是真的吗?”景衍回过头,领主涨红了脸:“是又如何?这群奴隶是我名下的财产,我当然有权处置自己的财产!他造成了我这么大的损失,我才想哭呢!”

费尔南多猛的抬头,领主被他的目光骇得连退好几步,撞在了景衍的马上。景衍却放声大笑:“不愧是英雄的后人,还有几分骨气嘛。”

他拔出佩刀,砍断了费尔南多的镣铐。费尔南多不知所措的站着,他比景衍整整高出一头,依然从国王的目光中感到巨大的压力。更令他惊讶的是,国王的相貌完全不像图兰人,如果不是衣袖上帕伦卡一族的家徽,他会以为面前是某位东方贵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